第2072章 第三刀

超脱境就算逃到其他混沌树世界,也会因为本混沌树世界的毁灭而遭到反噬?

    大魏天子似懂非懂,周凡一脸错愕。

    “这种反噬不好受,一个说不准,说不定会从超脱境跌出道境都有可能,这种反噬是无法逆转的。”船平静说:“其实在平时,就算本混沌树世界没有毁灭,超脱境穿越暗幕空间到其他混沌树世界去,也因为离开了本混沌树世界而只能发挥出虚界境的实力。”

    “到其他混沌树世界去其实也是要冒着风险的。”

    周凡忽而想到了佛主,“佛主替我在其他混沌树世界找来虚界之体,这是不是冒了很大风险?”

    “是的。”船有些随意点头笑道:“你知道为什么佛那家伙隐秘联盟没有拉拢他吗?”

    佛与李家先祖都是超脱境后起之秀,李家先祖被拉拢进入了隐秘联盟,但佛却是没有受到拉拢……周凡很快就想到一个可能,“是因为佛走的是神道流吗?”

    “正是如此。”船笑道:“佛天赋还是不错的,他改进了神道流,成为有神道流以来第一个进入超脱境的修士,但可惜他的底子依然是神道流。”

    “聚愿力成神的他要是没有了信徒,他就什么都不是,其他超脱修士可以脱离本源混沌树世界,但他不行,没有愿力,他就会跌出超脱境,他想脱离本源混沌树世界就成了笑话。”

    “隐秘联盟根本就无法拉拢他,至于想杀他,也没有这心思,因为佛修的可是因果大道,他注定只能站在我这边,我就不急着招揽他,而是等着他找我。”

    可怜的佛,连站队的机会都没有……周凡在心里面为佛默哀,“你说了这么多,是不是毁灭意志能够帮助隐秘联盟那些修士解决境界跌落的问题吗?”

    要不是如此,周凡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这些超脱修士要帮毁灭意志。

    “正是如此,与本源混沌树世界牵扯越深,境界跌落得就越厉害,所以那些准备逃离本源混沌树世界的超脱境修士除了本命法宝不舍得抛弃外,这世界的一切东西都不敢拿,但这样做还是不够。”

    “本源混沌树世界的毁灭,始终都会牵连到他们,他们在本源混沌树世界出生,他们本身就属于本源混沌树世界,想不被牵连,除非他们把自己也杀死。”

    “而毁灭意志能够毁灭本源混沌树世界,同样也能够帮这些超脱修士从本源混沌树世界中分割出来,当然这还是因为超脱修士本来就有着超脱本源混沌树世界的性质,才能做到。”

    “要是换了其他非超脱生灵,毁灭意志就无法做到了。”

    船说到这里就有些恼火道:“与本源混沌树世界牵扯最深的我就更不可能了,要是毁灭意志能够替我分割,让我得以离开本源混沌树世界,我还跟它斗什么斗?”

    周凡微微沉默,如此一来混沌树世界的超脱修士就分成了两派,一派就是可以抛弃一切的,只希望自己活着的超脱境修士,这些修士组成了隐秘联盟。

    另一派是出于各种原因无法割舍亲人族人,只能站在船这边,周凡同样如此,他不可能放弃自己的亲人去逃命。

    隐秘联盟的修士没有站在

    船这边的理由也很简单,估计是认为船没有任何胜算,毕竟毁灭意志可是在不断变强。

    他没有问毁灭意志为什么能让隐秘联盟的超脱修士相信它这种问题,因为答案很简单,那些修士不得不信它,就算最后毁灭意志骗了他们,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回到了原点,有毁灭意志在,他们至少还有维持超脱境的希望。

    “看来当初站在你这边的超脱修士也没有几个。”周凡轻叹口气道,他知道的只有青铜书它娘青小微前辈。

    船翻了一下白眼道:“胡说八道,虽然不如毁灭意志那边多,但也没少多少,只不过我给他们都派了任务,他们现在都在本源混沌树世界之外。”

    “你派他们去做什么?”周凡不解道。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寻找生机。”船说,它那张俏丽的脸忽而微白起来。

    “怎么了?”周凡关心问。

    “没什么,毁灭的力量有些超出我的想象,我恐怕拦不住它多久了。”船秀眉微蹙说:“你必须尽快寻回自己才行了。”

    周凡无语道:“我也想,那你倒是说我该如何做?你把我送到镜宫里来,我在这里能寻回我自己?”

    “不是。”船摇头道:“你想岔了,我把你送到这里来,是因为通天镜确实很不错,能起到一定的隔绝作用,尤其是毁灭正在与我厮杀的情况下,它想寻到你就更难了。”

    “但你想寻回自己的关键并不在通天镜,而是在……”

    “谁?”一直旁听的大魏天子忽而脸色一冷喝道。

    宫殿之外,十二蹄黑兽拖着沉重的黑铁爬犁缓缓走来,红木棺椁旁的灰影女子与两个灰影小孩一动不动盯着周凡。

    ……

    ……

    天穹有着一团暗红的火焰坠落,火焰拉出长长的火尾,最终砸在了荒野上。

    伴随着轰鸣巨响,荒野大地起了一层层涟漪,在外面化作了一个个往外扩散的岩圈,而火焰砸中的地方出现了巨大的陨坑。

    陨坑深处的是妖皇。

    它的九个头颅现在只剩下一个,没有头颅的八脖子看起来无比突兀,它的身体不断渗出血来,要是凭它以前的神通,这点伤瞬间就会痊愈,但是现在,它连痊愈的力量都失去了。

    唯一剩下的头颅一双妖眼布满了骇然之色,看着天上手提门板宽巨刀的舟小猫正缓缓降落,她的身体有着金色光粒正在飘散,这是她的生命力量在消散。

    妖皇眼瞳缓缓收缩,它输得这么快是因为这女人疯了,居然使出了这么疯狂拼命的刀法,仅仅三刀,尤其是第三刀,它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疯狂的刀法。

    “我……”妖皇不想死,所以它必须开口,但它刚说出第一个字,舟小猫那门板宽的巨刀就砸了下来,砸在它唯一的头颅上。

    砰的一声,那颗怪异丑陋的头颅就爆开了,爆出无数深绿的血液。

    门板宽的巨刀不断落下,把那庞大身躯同样砸得稀巴烂,血液飙溅,溅在了她那张漠然冰冷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