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五十四章 永恒延续(三)

夜下的大楚,祥和宁静。

    雪还在下,映着月光,每一片花瓣都如梦似幻。

    玉女峰。

    还是那棵老树,永恒中不知刻下多少年轮,树下的人,一个个皆白发,等了一万年,依旧不见雪停下。

    铮!嗡!

    太多帝器悬浮,有帝剑、有神镜...皆是众女的本命器,绕着一堆废铁在震颤,嗡嗡声中难掩的是哀鸣。

    那不是废铁,那是混沌神鼎。

    万年前叶辰战天道,它与诛仙剑,拼的同归于尽,叶辰天道轮回后,混沌神鼎的碎片,被一块块捡回来,早已没了灵魂,身毁神灭,就只是仙料而已。

    一万年,未等来叶辰。

    一万年,也无法重塑混沌神鼎。

    月光皎洁。

    一个个白发女子,有倚着老树堕入了沉睡,睡的安详,眼角有泪,嘴角却挂着一抹浅笑,该是做了美梦,现实中没有的,梦中有,便如那个叫叶辰的人。

    “怕是已分不清真实虚幻。”

    神尊一声叹,执念太深的帝,显然已有些魔障。

    齊婳不语。

    如今的众女,与上个纪元的她,何其相像,真如傀儡,也如患上了毒瘾,大多时候,基本都神志不清的,太古路给苍生一个机会,那一瞬,活的最真实。

    哎!

    神尊收了眸,一眼望尽整个宇宙。

    盛极而衰。

    天道轮回中的永恒,已有渐渐衰败之势了,万年岁月,花草本无枯萎色,如今却有了;江河本无干涸意,如今也有了,永恒的光辉再不如当年那般璀璨。

    自这一日,足十年不见有人成帝。

    也是自这一日,天地灵力日渐稀薄,突破艰难了不少,且在渐渐增强,除此,即一种不可言喻的压抑。

    宇外,女帝归来了。

    自她离去,已有五十年之久,颇显疲惫,未寻到宇宙,还落了一身的伤,虚妄多厄难,她撞上了不少。

    诸天的变化,她自能觉察。

    奈何道行有限,难以逆转乾坤。

    她回来了,神尊走了。

    多年来,两人就是这般交替外出,一次比一次走的远,是寻宇宙,也是寻小娃,愿刑字小娃重归未知。

    如此,便有可能将叶辰复活。

    遗憾的是,小娃如销声匿迹一般,怎么寻都寻不到。

    “又是一年。”

    月下,大楚列代诸王扎堆儿,于雕像前拜祭。

    自不缺神玄烽,还是那般木讷。

    千殇月自也在,众王看她的眼神儿都怪怪的,从前是,如今也是,主要是这段姻缘,整的月皇很是尴尬,那么的人才,月皇之女偏偏瞧上了神玄烽,如此,若是论辈分的话,大多数人还得喊她一声老祖。

    同样尴尬的,还有楚苍宗。

    如红尘,可是曾经锤过老丈人的狠人,纵楚苍宗是帝,每回见了红尘,都只觉浑身不自然,该是那个夜,被红尘打的忒狠,纵过了万年,依旧有阴影儿。

    相比他俩,帝姬是真的平淡。

    沐浴着万年的雪,她带着六道,走遍了大川山河,世界太多角落,都能见他二人身影,除了六道很木讷、很空洞,无论从哪看,都是极为般配的一对。

    十年后,神尊归来。

    这回的动静很浩大。

    他寻到了宇宙,如当年的叶辰,寻了一个残破小宇宙,并不大,约莫与南楚差不多,其内文明早已消亡,神尊化身永恒,用了颇多岁月,才演出了生机。

    轰!

    伴着一声轰鸣,小宇宙融入诸天。

    那一瞬,寰宇异彩喷薄。

    继而,便是永恒光雨倾洒,渐渐枯败的诸天宇宙,好似又焕发生机,当日便有人证道成帝,且还不是一个。

    这,是个极好的开端。

    若寻到的宇宙,数量足够多,便能延续永恒。

    有造化,自有厄难。

    神尊归来第二日,便有不明生物跑来,是个人形怪物,货真价实的荒帝级,一片黑云,遮了整个宇宙。

    宇外的一战,打了很多年。

    女帝与神尊,战的颇惨,比第一次更惨,足用了百年,才杀死人形怪物,为此,两人都险些身毁神灭。

    “宇外,究竟还有多少可怕的存在。”

    众帝心境不平静,对宇宙虚妄,是心存敬畏的。

    还是他们道行太低,难见另一片天地。

    女帝闭关了,神尊也闭关了,用了十年恢复伤痕,宇宙级的怪物,所残存的杀意,连永恒血继都无视的,这一点两人早有觉悟,永恒也并非是万能的。

    “老七。”

    星空中的敲锣打鼓声,一次次响彻寰宇。

    是那头牛,是那只猴儿。

    身为把兄弟,俩人才是真的敬业,走到哪敲到哪,不过今日的形态,貌似不怎么和谐,被揍的没了人形,也怪他俩不老实,跑去调.戏红莲女帝,被打惨了。

    他俩还是好的,另外几个还搁家躺着呢?

    红莲脾气不怎么好,邪魔也是个有暴力倾向的帝,总有那么些个不长眼的小兔崽子,没事儿总特么的找刺激,把兄弟几个,被她与红莲女帝,一窝儿端了,连带他几家的至尊,也被一并捎上锤了一顿。

    就这,魔渊与牧流清都没插上手。

    看吧!某些人没他家老七,都撑不住场面的。

    越是如此,越得敲锣打鼓。

    得让叶辰死回来,带着他们一起装逼一起飞。

    这是一片桃花林。

    有雪花飘飞,有桃花翩然,真真一个梦幻的仙境。

    花树掩映深处,能见梦魔与自在天。

    花好月圆,是个下棋博弈的好日子。

    准荒帝级下棋,非同凡响,拈的是棋子,对弈的是道,各种异象各种演绎,还有缥缈的天音无限响彻。

    除她俩,还有另一人。

    乃帝尊,被五花大绑挂在了树上,在随风摇啊摇,又不老实,又被梦魔一顿胖揍,已在这挂了足几十年,论逼格,还是他的第九世晃眼,第一世太尴尬了,曾炸过天虚的狠人,愣是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至此刻,还被一块抹布塞着嘴。

    两女颇悠闲,俨然无视这货的存在,静静博弈。

    梦魔俏眉微颦,该是落下风。

    同是准荒圆满,她还是与自带天差点,自斩一刀的神,曾经是做过天道的,仅此一点,就远非梦魔能比,她手中这一子,拈了足十年,都未放在棋盘上。

    第十一年,才见她轻轻落子。

    然,手到半空,她又蓦的停了,下意识抬了眸。

    同样抬眸的,还有自在天。

    连被挂那的帝尊,都俩眼珠上下左右的转。

    停了。

    下了一万年的雪,在上一瞬停了,毫无先兆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