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五十六章 天道回归

“回来了,终是回来了。”

    浩瀚星空,人影如潮如海,各个喜笑颜开。

    雪停了,他就会回家,虽迟了百年,却是不晚。

    “老夫已等不及要踹他了。”

    “举世降阶迎圣体,定是一段不朽的佳话。”

    “一万年了,又赚了俺多少眼泪。”

    “不哭了,坚决不哭了,他若再死,谁哭谁孙子。”

    “别闹,过场还是要走的。”

    星空热闹非凡,骂娘者有、喜极而泣者有、唏嘘啧舌者有、感慨着也有,各种心绪,各种神态,各种言语,交织成了一副难以言喻的画面,为纪念永恒。

    “真是神奇。”

    神尊喃喃自语,静静望着诛仙镇。

    女帝也在,看的更真切。

    大楚第十皇回来了,自他身上,看不到过往,望不见前世今生,便如一个虚无缥缈的存在,凭空出现。

    或许,是他们道行不够。

    也或许,是那个叫叶辰的人,从未离开过。

    举世献祭,举世复活。

    身为天道大轮回的献祭者,他活在每一人的心中,众生依旧奉他为意志,依旧定他为信念,意志、信念、供奉、永恒,所有所有的一切,又重新造出了天道,而叶辰,便是那个天道,一尊不朽的天道。

    前尘往事,皆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复活了,一万年的雪为他祭奠,举世降阶迎他归来,若这也算一个传说,定是永恒的神话。

    “出来了,出来了。”

    不知是谁咋呼了一声。

    而后,便见太多人捋袖子,一副要干仗的架势。

    很显然,要收拾某人。

    万众瞩目下,一群白发女子踏星河而出,楚灵的手中,还拎着一只兔子,嗯,拎着一个人,是叶辰了。

    不过,那厮已昏厥。

    看样子,是被打懵的,头发蓬乱如鸡窝,该是被挠的,浑身上下多娟秀的脚印,天晓得他挨了多少揍。

    “老实说,俺都不好意思再打了。”

    “若是那帮妹子出的手,老夫就放心了。”

    “打圣体,她们是专业的。”

    不正经的人,又扎堆儿扯淡,唏嘘声颇多。

    正经人,眼角还挂着泪,瞧见了,不知是哭还是笑。

    “玄祖,他就是圣体?”

    “除了那厮,谁还有如此晃眼的逼格。”

    “与俺们想的...不怎么一样。”

    太多后辈挠头,想象中的叶辰,便如雕像所刻画,背影古老,帝躯雄武,是睥睨八荒的,是威震寰宇的,如今得见嘛!却是与那形象不怎么沾边儿啊!

    “弟妹们,让俺踹他一脚。”

    “一边儿去。”

    “就一脚,俺就踹一脚。”

    “嘿你个死猴子。”

    星空一度混乱,总有那么些个不安分的,总想凑上前,总想踹人叶辰一脚,集体被锤的不分东西南北。

    按玉女峰的规矩:

    我家的相公,我们可以打。

    外人嘛!哪凉快哪待着去。

    “有媳妇,真好。”

    “圣体还是凡人之躯,到床上撑不撑的住啊!”

    “撑不住的话,俺们可以帮忙的。”

    诸天的民风,一如既往的彪悍和正经,想乐于助人者,也是一抓一大把,帮忙是其次,主要是担心叶辰,一点儿修为都没有,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咋办嘞!

    “我们那个纪元,人都是要脸。”

    天庭的众至尊,狠狠吸了一口气,而后,不约而同的望了一眼神尊,寓意也明显:某个叫神尊的除外。

    神尊不以为然,拉着齊婳走了。

    万年了,不是修复乾坤,便是找宇宙,都没好好歇歇,也没好好享受美满的生活,譬如,与媳妇聊聊。

    议论声中,一片倩影渐行渐远。

    看吧!某人复活了,她们一个一个精神。

    身后人多微笑,功德圆满了。

    这个夜,诸天平静一片,太多人都睡的无比香甜,悬了一万年的心,终是放下了,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也有颇多不好使,在恒岳玉女峰下唧唧歪歪。

    叶辰已醒了。

    老树下,他人畜无害,坐的规规矩矩,动都不敢动的,以他为中心,众女成扇形围坐,皆双手托着脸颊,皆笑吟吟的看着他,一个个的都笑的傻不拉几。

    也对,她们本就有病。

    这话,他已在心中骂了千百遍了,都不知哪跟哪,就被一顿胖揍,你说,都长这般漂亮,脾气咋这坏嘞!打人起码给个理由,老子是招你们惹你们了。

    “他在骂我们。”

    “听见了,可能下手太重,吓到他了。”

    “别怕,我们都好人。”

    众女也真有意思,大半夜的不睡觉,搁这逗叶辰,这画面,咋看都像一群流.氓,堵了个刚放学的乖宝宝,在商量要多少钱,而且,回家不能与大人说。

    在外人看,就是另一幅画面了。

    叶辰嘛!还是那头猪;他的媳妇嘛!还是一棵棵白菜,至于那头猪,为嘛不拱白菜,可能是他没睡醒。

    没睡醒这个词儿用的好。

    在众帝看来,叶辰真就没睡醒,需一段岁月醒醒神儿,一旦他睡醒了,那玉女峰就热闹了,必地动山摇,等来年这个时候,玉女峰上就会多一群小娃娃。

    不知何时,叶辰才堕入沉睡。

    楚灵凝出了一片云彩,将叶辰放在了上面。

    月下,她们就那般围着,一阵傻笑。

    映着月光,她们都消失了,入了叶辰的梦,他的梦境,空白一片,无半点儿记忆,该是被轮回给抹去了,但空白的他,纵有一日会回来,她们会一直等。

    新的一日到来。

    睡醒的人,都跑来了大楚,也都来了玉女峰。

    自是探望叶辰的。

    可那货,谁都不认识,就知道自己,是一只猴儿,而这帮人,就是跑来看猴儿,有那么几个不老实的老家伙们,时而还伸手,捏捏他的小胳膊小腿儿。

    “看给人孩子吓的。”

    “别怕,我们都好人,以前俺们经常喝花酒的。”

    “老夫以为,打一顿就醒了。”

    逢有大场面,总少不了不正经的。

    逢有他们扎堆儿,都免不了一顿胖揍。

    圣体的妻,打相公的是专业的,打外人更专业。

    “毫无记忆。”

    “就是一个空白的人。”

    “未知?”

    不靠谱的有,作风正派的老辈自也有,自坐下来,便在窥看叶辰,许是道行不够,到了都未瞧出所以然,只知叶辰的状态很怪异,好似世间并不存在。

    “吾有他大半记忆,可印入他意识中。”

    玄帝捋了胡须,说着,还侧眸瞟了一眼神尊。

    “吾早已试过,依旧空白。”

    帝尊深吸一口气,说着,也瞟了一眼神尊。

    为嘛都看神尊。

    主要是这位,今日有些狼狈,该是昨夜那啥未遂,被齊婳揍了一顿,自来了这玉女峰,鼻孔便流血不止,该是被揍的不轻,鸡窝似的头发,忒养眼了。

    “所以说,还得凭叶辰自身恢复。”

    鬼帝深吸一口气,倒是没看神尊,只将一包东西,偷偷塞了过去,正是传说中的特产,回去给齊婳吃了,啥个暴脾气,啥个准荒帝,吃了都会乖乖的。

    “已是天道,时间不是问题。”

    冥帝话语悠悠,也塞给了神尊一包东西,随意间,手还伸入了神尊怀中,将鬼帝给的特产,又拿了出来,随手扔了,寓意明显:用我这个,我这好使。

    这一万年,他啥都没干,就研究特产了。

    关键时刻,还得看这玩意儿,不是自家人都不给的。

    完事儿,帝道F4便被一路扔到了宇宙边荒。

    足有几日,玉女峰人影不绝,到了都未恢复叶辰记忆,也无人能插手,只因他是天道,别看是凡人之躯,整个诸天,包括神尊包括女帝,谁都杀不死他。

    主要是没记忆。

    他若有记忆,一瞬便能成荒帝,天道就这般任性。

    自这一日,山河有变动。

    望看宇宙,生机更显盎然,先前稀薄下去的灵力,如今又复苏,且一日更甚一日,一眼望去,云雾缭绕,氤氲也朦胧,连凡界,看上去都如仙境一般。

    所有人都知,是因叶辰。

    还有先前,奇景怪象、规则混乱、举世降阶。

    如这些,都与他有关。

    只因他是天道,在冥冥之中影响着乾坤,所以说,他若恢复记忆,会是造化,先前神尊与女帝做不到的,天道的他却能做到,譬如,修复这残破宇宙。

    而这些时日,他也有变化。

    他的眸本是迷茫,却深邃不少,多了一丝丝清明,还有气蕴,其身上,总会在不经意间,闪烁出永恒光,有那么一种不朽的道音,无限响彻万域诸天。

    “该是走向正轨了。”

    人王与龙爷来了,已绕着叶辰,转了好几十圈儿,冥帝说的不假,他恢复,只时间问题,而且不需太久,天道的特权,远非他们所想,荒帝都比不了。

    “你我,多半认得。”

    叶辰看了看人王,也瞅了瞅龙爷,语意不确定。

    “他,是你三叔。”

    “我,是你爷爷。”

    龙爷是个实在人儿,辈分拎的很清。

    “别闹。”

    人王瞅了一眼四周,偷偷摸出了一包大楚特产,来这,就是想让失忆的叶辰尝尝,搞不好能恢复记忆。

    世人再见他俩,已是三年后。

    天晓得被扔哪去了,只知回来时,都蔫不拉几的,再不敢去玉女峰找刺激,那帮妹子,见不得大楚特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