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五十八章 叶荒帝,永恒仙

诸天,祥和宁静。

    叶辰在沉睡,宇宙的演变却未止歇。

    “跑,哪跑。”

    “你姥姥的,你个墙头草,说好的咱俩揍它。”

    “骂,我让你骂。”

    月下的玉女峰,甚是热闹。

    遥望而去,才见是一口大鼎、一团烈焰和一道雷电。

    乃混沌鼎、混沌火与混沌雷。

    自叶辰沉睡,它们便被主人的轮回波及,已复原,与天道干架时,个顶个猛,复活后,还是那般不老实,众女皆已习惯,这仨货,逢见面儿,必掐架。

    “来来来,跟我走。”

    不知那个瞬间,混沌鼎窜出了玉女峰。

    “还想溜?”

    混沌火与混沌雷追杀了出去,整个两片火海与雷海。

    今夜,混沌鼎是靠谱的。

    仨货一前一后,堕入了一片星河,混沌鼎自河中,拉出了一片七彩的星沙,七彩的光华,映星光颇梦幻,看的众帝都一阵眼亮,七彩星沙可是好东西。

    没错了,那是碎成灰的诛仙剑。

    天道的大轮回,诛仙剑也染上了那么一丝。

    它,该是上个天道最后的残留。

    也或许,是叶辰故意为之,是他留给世间的瑰宝,这一点,曾未荒帝的神尊与女帝皆知,只不过并未拿,叶辰既然留下它,自有用途,譬如:做养料。

    “我就不客气了。”

    混沌神鼎嘿嘿一笑,很实在的说,吞了个干净。

    嗡!

    融了七彩沙,这厮立地蜕变,成诸天级别最高的帝器,瞬入荒帝最巅峰,自行演化道音,更有遁甲环绕,一幅幅永恒的异象,在浩瀚的星空,交织共舞。

    “得,打不过它了。”

    混沌火与混沌雷啧了舌,那货一飞冲天了。

    “真他娘的晃眼。”

    “浩瀚寰宇,级别最高的竟是一尊法器,尴尬不。”

    “也不看看是谁的本命器。”

    众帝唏嘘,见识了混沌鼎的强大,难怪能打灭诛仙剑,能伴随叶辰一路逆天,那口鼎,才是真的神器。

    更多人,看的则是叶辰。

    混沌鼎成巅峰荒帝,主人哪能不受益,通体光辉绽放,不见修为有提升,就见一缕缕永恒,成不朽光。

    “老夫掐指一算,他要醒了。”

    玄帝捋了胡须,是一尊,也是一个老神棍。

    可惜,这回姿势没摆好,算的有点儿不怎么准确。

    叶辰是有反应。

    但,不久他又归于平寂,睡的那是那般安详。

    “跑,哪跑。”

    混沌鼎大展神威了,满宇宙追打混沌火与混沌雷。

    凡帝器,见了它都不敢冒头的。

    莫说帝器,众帝也都安安分分的,荒帝最巅峰啊!纵神尊与女帝联手,也未必是它对手,主人威震寰宇,他的本命器,也一样吊炸天,谁来看不够看。

    轰!

    蓦的一声轰鸣,响彻浩宇。

    而后,便是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压,笼暮了诸天。

    “荒帝。”

    神尊与女帝色变,众至尊也色变。

    待仰天看,整个天穹都化作了一片昏黑,被黑幕遮掩,有一道通体乌黑的人影,藏匿于其中,血发飘荡,说是人影,也并不确切,那厮并没有特定的形态,时而是人形,时而乃魔龙,各种形态各种变化。

    那,是一尊货真价实的荒帝。

    “混沌魔。”

    天庭老准尊轻喃,似看出了那货来历。

    所谓混沌魔,是混沌成灵智,演化出的魔,颇为贪吃,喜吞生灵,貌似没它不吞的,以此做混沌养料。

    “凡人天道,有意思。”

    混沌魔幽笑,看的是玉女峰,一眼便能洞悉玄机。

    话落,便见他探了手。

    自是要捉叶辰,把天道吞了,又能来一次大蜕变,搞不好,还能涅槃,无尽岁月了,他已吞了这不止一个天道,但皆是小天道,就属叶辰这个最大了。

    “欺俺诸天无人。”

    混沌鼎一喝,大展神威,稳住了大楚的乾坤。

    “小小法器,也敢挡吾?”

    混沌魔一声冷叱,一掌拍的大鼎嗡动,险些裂开,非鼎不够强,是主人沉睡,且是凡人之躯,它之战力,便大打折扣,对上荒帝级,足够他喝一壶了。

    轰!

    抡翻混沌神鼎,混沌魔又一次探手。

    轰!轰隆隆!

    荒帝威压是毁灭的,一掌还未落下,大楚便欲崩塌。

    铮!

    剑鸣声起,神尊与女帝齐出,合力一剑,斩退了魔手,凡准荒帝级,也在同一瞬,打出了巅峰的一击。

    奈何,没啥个吊用。

    除神尊与女帝,有圆满永恒,其他谁来都不好使。

    货真价实的荒帝,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有意思。”

    混沌魔嘶嚎不怒,变化的形态,终是定格了,成人形,长发如被鲜血洗过,血淋淋的,一双混沌的大眸,演尽了毁灭,雄武的魔躯,已席卷着滔天的魔煞,立于其中,他真就是一尊魔神,俯瞰着人世间。

    轰!砰!

    女帝与神尊到了,挡在了大楚前。

    “米粒之光,敢与日月争辉?”

    混沌魔一语枯寂,冰冷也威严,震得宇宙轰隆隆。

    “他娘的。”

    混沌鼎已归回,悬在了天穹。

    轰!砰!轰!

    凡是至尊皆登天,一尊尊列满了虚无,如漫天星辰。

    虽知无用,那也得战。

    女帝与神尊不语,神色足够的凝重。

    偏偏,他们跌落了阶位。

    偏偏,有荒帝级砸场子。

    偏偏,叶辰在沉睡之中。

    这尊混沌魔,可真会挑时候,纵观整个寰宇诸天,也找不出一尊帝,能与之匹敌,荒帝级是齐肩天道的,叶辰不出,谁能压制,搞不好,宇宙会崩塌。

    “找死。”

    混沌魔暴喝,一掌遮天而下。

    战!

    众帝齐开异象,无数仙光冲天,灌入了混沌鼎中,整个诸天,也只它是荒帝级,也只有它,能硬憾荒帝,极尽复苏它之神威,才能有希望挡下荒帝级。

    磅!咔嚓!

    这两道声响,不分先后,随之便是轰隆。

    混沌鼎败了,凌天坠落。

    众帝也败了,如一颗颗陨石坠下,湮灭了该有的光。

    其后,即为山河破碎。

    自纪元开启,还是头回遭这重创,不知多少星辰炸灭,不知多少生灵惨死,其中,不乏帝道级的至尊。

    没办法,荒帝太强了。

    足一万多年了,光明的诸天,又染了嫣红的血。

    “天道,好美妙的天道。”

    混沌魔狞笑,舔着猩红舌头,再次探手。

    轰!

    未等他手掌落下,便见一道璀璨的永恒光,冲天而起,将遮掩浩宇的黑暗,都戳出了大窟窿,永恒绽放,一道金色的拳头,自恒岳轰出,裹满了不朽光。

    噗!

    混沌魔手掌炸裂,一路横翻了出去。

    嗡!

    未等他定身,一杆永恒战矛便杀至,携毁天灭地之威,一矛将其钉在了星空,漆黑的鲜血,如似光雨。

    啊....!

    混沌魔嘶嚎,剧烈的挣扎,却是无用,啥个混沌,又啥个荒帝级,在永恒战矛前,都成摆设,任他哀嚎,也无法冲破禁锢,被永恒,生生的抹灭成灰。

    咕咚!

    万域苍生齐吞口水,惊得无以复加。

    荒帝啊!

    竟被一矛钉死了。

    嗡!

    世人震惊时,一道永恒的光晕,自恒岳蔓延寰宇,所过之处,破碎的山河重塑,葬灭的生灵也随之复活,自新纪元开启,诸天第一次绽放最璀璨的光。

    醒了。

    天道彻底醒了。

    他是叶荒帝,也是永恒仙,已一步步踏天而上。

    他的光辉,是不朽的延续。

    他的苏醒,也让苍生见证了...何为活着的神话。

    “这逼格,真他娘的晃眼。”

    “如今的圣体,才是真的苍生统帅吗?”

    “果是永恒不朽。”

    芸芸众生都仰了眸,只见刺目的光辉,难见那道人影,只知他,登临了宇宙最巅峰,洒下了永恒的仙雨,每一滴都落地生花,抚慰着残破宇宙的伤与痕。

    顿的,宇宙异彩喷薄。

    古老的异象,又重新演绎了一回,一副接着一副,都映着永恒光,非永恒延续,那就是真真正正的不朽,将岁月定格,将轮回凝练,造了无上的乾坤。

    “同是天道,非吾等宇宙能比。”

    自在天喃喃轻语,该是叶辰太强太可怕。

    联合成天道,与一人是天道,先天便有无上的差距。

    “束缚终是解开了。”

    神尊一笑,有望见了荒帝门。

    女帝也一样。

    能望见,可不止他俩。

    纵宇宙依旧修不到最完整,但天道能做的,着实太多,起码荒帝数量,是有增加的,四尊该是不成问题,而这四尊,是不包括他叶辰的,他已属天道级。

    “论逼格,还得是大楚第十皇。”

    “都是恒岳出来的,还没我长得帅,咱是咋混的。”

    “要点儿脸吧!”

    “若时光能倒流,纵把老子阉了,也不找他拜把子。”

    “这下,玉女峰该热闹了吧!”

    尘世间,议论成一片,说着说着,都特么笑了。

    万众瞩目下,叶辰从天而降。

    待光辉敛入体内,才见搁那伸懒腰的他,这一觉,睡的足够久,一万年的雪,一万年的轮回,太久远了,久远到连他的永恒,都被蒙上了岁月的灰尘。

    “三日后娶媳妇了,份子钱准备好。”

    叶辰彻底清醒后,说的第一句话,还是很霸气的。

    “一块娶,还是一个个娶嘞!”

    世人说着,还不忘侧眸瞅了一眼那帮漂亮的妹子。

    一块娶,就随一份儿。

    一个个娶,那就哪凉快哪待着去,没那么多份子钱。

    “份子不够,特产能凑。”

    人王一语,该是吐露了芸芸众生的心声。

    “嗯,精辟。”

    【作者题外话】:PS:距结尾,差不多还有五六章左右。

    仙武篇幅有点儿长,可能有些坑忘记填了,大家可以在这一章后面,留下有关坑的评论,我尽量去填。

    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