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 跨纪元的婚礼

三日后,悄然而过。

    第四日,未等天色大亮,便闻一连串鞭炮声。

    叶荒帝娶亲了。

    今日的恒岳,异彩喷薄,漫山都挂满了红绸,都铺满了红毯,有古老的仙曲,响彻天地;有虚幻的花瓣,凌空倾洒;更有绚丽的仙光,交织共舞,云雾缭绕,氤氲也朦胧,便如一片不存世间的梦幻仙境。

    天穹多神虹。

    那是一道道人影,诸天众帝、天庭众至尊、大楚皇子、列代诸王、皇者后裔、帝尊神将、冥府十殿阎罗、天界三清、东华七子、四大剑修....诸天凡能叫上名号的人,基本都来了,一个本已衰败的黄金大世,又一次拉开辉煌,只为见证这场跨纪元的婚礼。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那么多的媳妇,俺都替他着急。”

    “一万多年了。”

    话声颇多,有怅然亦有感慨。

    看过叶辰的一生,才知这场婚礼,来的有多不容易。

    所以,他们得在,要亲眼见证。

    “来来,里面请。”

    “别说,你穿上新郎衣,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滚蛋。”

    “若是夜里人手不够,俺们都可以帮忙的。”

    “今日,我尽量不打人。”

    玉女峰下,叶辰身穿新郎衣,可谓春风得意。

    也对。

    娶媳妇了,能不高兴嘛!

    啥个天道。

    啥个永恒。

    今日,都去他娘的,老子要娶媳妇。

    “来来来,放这。”

    既是跨纪元的婚礼,哪能空手来。

    玉女峰下,堆起了一座山,是用一个个麻袋堆起来的,还生怕外人不知,每一个麻袋上,都工工整整的写着“大楚特产”四个字,都是苍生送来的贺礼。

    诸天民风彪悍。

    而大楚特产,恍似成了随份子的标配,哪哪有满月酒,哪哪有喜宴,都必不可少,仿佛成了通用货币。

    “难得大日子,都正经些。”

    人王沉声道,一话说的颇有长辈威严。

    然,待他拿出贺礼,世人才知,人王还是那个人王。

    份子不够,特产能凑。

    “有此先辈,吾心甚慰。”

    叶辰深吸了一口气,今日真他特么太开心了。

    “此宇宙的人,真有意思。”

    梦魔也来了,路过时,还下意识仰眸看了一眼。

    这么多。

    得吃多少年,想想都觉反胃。

    “仙子,租你一日做伴侣,行不。”

    帝尊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已揣着手,在她身侧溜达了不知多少圈儿,人都成双成对,就他是老光棍儿。

    “就一日。”梦魔淡淡一声。

    好嘛!此话一出,帝尊顿的来了精神,瞬时跟上了梦魔的脚步,并肩而行,逢见人,腰板挺得格外笔直,寓意明显,旁边这位妹子,是我媳妇,刚撩的。

    “早知这般好说话,我就先租了。”

    玄帝深吸一口气,见帝尊那般嘚瑟,手特别痒痒。

    “那没人,撒泡尿去照照。”

    鬼帝推了他一把,人帝尊找个媳妇,容易嘛!

    “这位仙子,好是面生啊!”

    “滚!”

    “得嘞!”

    冥帝是个上进的帝,见自在天落单,麻溜凑了过来。

    两人的对话嘛!不止快,还通俗易懂。

    “你这撩妹的本事,不咋地啊!”

    东华女帝走过,身侧还有帝荒,一左一右瞥了一眼冥帝,一个眼神儿的寓意,也只冥帝看得懂:今日多喝点儿,吃的饱饱的,完事儿,老娘送你投胎。

    “别闹。”冥帝一声干笑。

    “投胎前,莫忘把珍藏版留下。”圣尊如风走过。

    “娶媳妇了,高兴不。”

    红尘雪与楚灵玉来了,一同来了还有红尘,她俩倒是笑靥如花,红尘的神色嘛!就颇显木讷了,只会在不不经意间,僵硬的侧首,看看四方,眸有迷茫。

    “你们那啥时,他是清醒的,还是浑噩的。”

    叶荒帝说话,就是有学问,废话不多,全是重点。

    “要你管。”

    本是心情不错,两女的美眸,顿的绽放火苗。

    本是精心准备了贺礼,麻溜收了起来,鉴于叶辰这般没脸皮,把贺礼换做了特产,一麻袋,足够分量。

    “一人弹琴,两人翻云覆雨?”

    叶辰摸了摸下巴,已是脑洞大开,能脑补那画面。

    人影不绝。

    其后过来的,就成双又成对了,千殇月和神玄烽、帝姬与六道、昆仑神女与剑非道、酒剑仙与瑶池仙母、姜太虚与凤凰、红莲与魔渊、神尊与齊婳....。

    这一批,还算是正经的,没带特产。

    只神尊那厮,路过是塞给了他一部古卷:珍藏版。

    昊天玄震来时,让众人眸光一亮。

    人都成双成对,他倒好,领来了一大片。

    凡大楚人,哪个不知昊天玄震,年轻时也算是一号人物,也是一头颇为上进的猪,专喜拱人家的白菜。

    如今,他身侧除了华胥,还有十几个。

    就这,多半还有没来的。

    而叶辰,终是见到了传说中的念慈,那一世,昊天玄震临死前,唤的便是念慈的名,以为是叶辰的娘亲,轮回转世后才知,两人从头到尾都是在闹笑话。

    为此,还总会被人拿来调侃。

    “纵不是我儿子,那也是我女婿。”

    昊天玄震的回应,也足够霸气侧漏,世人无言以对。

    “老当益壮啊!”

    “有啥样的老丈人,就有啥样的女婿。”

    “别闹,跟咱家叶辰差远了。”

    与叶辰一并杵在山下迎亲者,自是不少,不缺司徒南、谢云、熊二、霍腾、小灵娃、龙一和龙五他们。

    待玄荒的人才到来,更加热闹。

    特产堆成的上,边上又加了一座,更高更巍峨。

    “小长虫,东神瑶池要嫁人喽!”

    小猿皇说道,口中的小长虫,指的自是龙劫,整个万域都知,这条小长虫,很不老实,上个纪元,不知被叶大少锤了多少回,就这,那厮依旧不长记性。

    “哎,我的青春哪!”

    龙劫唉声叹气,看叶辰的眼神儿都是斜的。

    叶辰无视,整了整衣领。

    动作代表一切:那我媳妇,你哪凉快哪待着去。

    “一梳梳到尾。”

    “二梳姑娘白发齐眉。”

    “三梳儿孙满堂。”

    “...........。”

    “十梳夫妻两老到白头。”

    说到媳妇,山内一处阁楼,最是养眼。

    多少个岁月了,圣体家的妻,今日该是最齐的一回。

    望着镜中的自己,都心神恍惚。

    东方玉灵、慕容妙心、唐如萱、青鸾她们也都在。

    是为新娘梳发。

    你说,这么多好白菜,咋都被同一头猪拱了呢?

    这话,也是众多老丈人想问的。

    如上官家、如九黎族、如刀皇...他们来时,脸色很黑,尤属上官世家,老脸最黑,俩女儿都被拐跑了。

    “就这阵容,一桌都坐不下。”

    龙五意味深长道,媳妇不少,老丈人自也一大堆。

    咳!

    叶辰就自觉了,只仰头看他处。

    今天,是个好日子,今天的天色,也格外亮丽。

    “来来赖,放这。”

    “三炮,你梳个中分,还挺好看的。”

    “没贺礼不让进。”

    “瞎说,刚放那一麻袋特产,你眼瘸?”

    “嗯...懂事儿。”

    山脚下,人影如潮如海,来了一票又一票。

    还是叶辰有先见之明。

    如今的玉女峰,自外看是一座山,进去内有乾坤,整个万域诸天的人、哪怕把狗都牵过来,一样装得下,主要是给面子,也没空着手,都搁那堆着呢?

    “老大,今夜去喝花酒啊!”

    叶星辰来了,道身们也都来了,笑眯眯的。

    “没空。”叶辰揣手而立。

    老子有媳妇,十好几个呢?喝你妹的花酒。

    一万年多年了。

    俺家的小叶辰,都快生锈了,谁叫都不走。

    “你只管去,弟妹们俺们帮你照看。”

    “不瞒你说,俺把铁床都带来了,不知睡不睡的下。”

    “明人不说暗话,俺喜欢瑶池那号的。”

    几个人才,就不能扎堆儿,走哪都能满嘴放炮。

    啪!啪!啪!

    没有啥,是一顿巴掌解决不了的。

    逢这桥段,某些人三七分的发型,都会变成三八分。

    “我轻易不打人,除非忍不住。”

    叶辰吹了吹手,哥几个都还搁那摇摇晃晃呢?

    “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无泪如梦而至,递上十几块玉佩,新娘人手一个。

    “抽空,送你一份大礼。”

    叶辰笑着接下,准确说,该是一段情缘。

    天道嘛!无所不知。

    找人是个技术活儿,这方面,他还是很专业的。

    “大喜之日,果是意气风发。”

    混沌体踏祥云而来,身侧还有一女子翩然而立。

    这是叶辰,第一回见混沌体的媳妇。

    乍一瞅,有些面熟,仔细一瞅,真就是个熟人。

    乃阿黎。

    没错,就是那个执念不散、等哥哥归来的小阿黎,曾转世到天魔域,成天女魔君,第一次天魔入侵大楚,她也在场,不成想,与混沌体凑成了一对儿。

    不知何时,叶辰才进山。

    玉女峰中,入目皆人影,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皇者聊皇者的,神将聊神将的,阎罗们则扎堆儿扯淡,走到哪,都能听到骂骂咧咧的声响,很闹腾。

    黄金大世,由此可见。

    也对,混乱了足两个纪元,终是得以太平。

    “新娘到。”

    身为主婚人的龙爷,这一声格外亢奋。

    喧闹声湮灭。

    美妙的琴曲,响满玉女峰。

    万众瞩目下,台阶的最尽头,多了一个个翩跹的女子,如画中走出的仙,沐浴着花瓣,步步扶摇而上。

    那是楚萱、楚灵、红颜、姬凝霜、南冥玉漱、九黎慕雪、上官玉儿、夕颜、上官寒月、柳如烟、林诗画、碧游、玄女、洛曦、昊天诗月、苏心儿、狐仙儿、念薇、齐月,皆是凤冠霞帔,穿的最嫣红的嫁衣,各个容颜绝世,各个风华绝代,美的如梦似幻。

    天下女子,果是出嫁的新娘最美。

    如今,便很好的阐述了这句话,那就是一副美妙的画卷,一个个新娘,如踏着岁月长河而来,自上个纪元,走到了这个纪元,一件件嫣红的嫁衣,都是情与缘结的果,等了足一万多年,终是走到了今日。

    这一瞬,没有人调皮捣蛋。

    这一瞬,也值得纪念,万域苍生皆有祝福。

    前尘往事太苦。

    寥寥六字,可很好的阐述他们的情缘。

    叶辰心神朦胧,看的神色恍惚。

    该是新娘们太美,该是那永恒的一幕,太远太梦幻。

    “还看。”

    谢云与熊二上前,踹了他一脚,你不去我去了。

    叶辰温情一笑,走下了云阶。

    “这,该是一头猪...与一片白菜的故事。”

    “此比喻,吾甚喜欢。”

    “各个领域的人才,他拱了个遍儿吧!”

    “拱白菜,大楚第十皇是专业的。”

    今日,是个大场面,每一句话...都是真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主婚人还是很专业的,龙爷嘛!也还是挺帅的。

    喝!

    其后场面,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欢声笑语。

    酒香弥漫。

    跨纪元的婚礼,尽显了人世繁华。

    “天不早了,都回吧!”

    如这句话,叶辰已不知叨叨咕咕多少回了。

    等着洞房呢?都回家喝呗!

    他的话,无人搭理,说好的一醉方休,都还没喝尽兴,这就往外赶人了?晓不晓得,俺们都随份子了。

    无论咋说,就不走,急死你。

    夜幕,悄然降临。

    至此,娟秀的玉女峰,才见一个个人影出来。

    不过,大多都不是走着出来的。

    如猿飞,如夔牛、如那些喝懵逼老家伙,基本都是有多远送多远,喝酒喝上瘾了,得正儿八经的治治。

    主要是。

    急着入洞房的叶荒帝,已六亲不认了。

    待把小伙伴们送走,这厮才搓了手,嘿嘿直笑。

    月夜皎洁。

    映着月光,身穿嫁衣的新娘,更美。

    哐当!

    新郎登场了,一张几十丈的大铁床,霸气侧漏。

    新娘们的脸颊,集体红了,美不胜收。

    继而,便是一道永恒的光,遮掩了整个玉女峰。

    哇!

    龇牙咧嘴声,四面八方皆有。

    大半夜的,总有人睡不着,总想找点儿乐子。

    譬如,瞧瞧玉女峰。

    譬如,看看爱情动作片。

    奈何,永恒不朽,天道的永恒更不朽,莫说准荒帝级,纵是荒帝穷尽目力,所望见的,依旧是一片虚妄,啥都没看着不说,还被晃了眸,满眼都金星儿。

    永恒的光,便是床边的帷帐。

    而叶荒帝的春天,终是伴着帷帐落下,缓缓降临。

    啊...!

    女子的娇.吟,伴着梦幻的红烛火,还是很美妙的。

    ..........。

    ↑→省略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