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六十章 姻缘美满

跨纪元的婚礼,终是落幕了。

    自那一日,足足有一月未见叶荒帝。

    而玉女峰的永恒光,也一月未见散,还是那般璀璨。

    “行,够持久。”

    不知多少人,对玉女峰竖了个大拇指。

    可惜,就是望不见里面啥情况。

    如冥帝,急的上蹿下跳,总想拍一部珍藏版。

    完事儿,月殇与帝荒,就去他家喝茶了。

    这一顿揍,差点儿冥帝打成灰,连带着十殿阎罗,也一并被收拾了,逢冥帝挨揍,整个冥界都跟着尴尬,愣是一批批搬家,都搬到了天界,天界安全。

    玉女峰,春意盎然。

    映着晨曦之光,叶荒帝终是起来,狠狠伸着懒腰,看脸上,还刻着个大大的“爽”字,前前后后一万年,就属这一月最舒坦,没有天谴,也没有战乱。

    看媳妇们,各个脸颊**。

    想起那些个香.艳画面,就想捂脸颊,真太羞人了。

    叶荒帝不以为然。

    不是吹,再来个把月,依旧坚挺。

    不久,饭香四溢。

    大楚的第十皇,还是那个居家好男人,厨艺颇好。

    这一日,永恒光终是散了。

    而后,仨人就组队上来了:熊二、谢云和司徒南,找的理由,也很清新脱俗:俺们代表诸天,来慰问一下,若实在顶不住,俺们这些,都是能帮忙的。

    “完了,俺的青春完了。”

    “老夫掐指一算,来年会多一群小娃娃。”

    “那得结个亲家。”

    仨人左瞅右看,也嘀嘀咕咕。

    已想好了,回去就把自个那些玄孙,挨个的培训培训,主要是教咋撩妹,等叶辰的小女儿们能打酱油时,便玄孙都送过来泡妹子,这么一整,就是亲家。

    如此,叶辰见了他仨,还得喊一声玄祖。

    越想越靠谱,想着想着,仨货就头顶头的笑了。

    很快,山外的歪脖子树上,就挂上去了三个人。

    “洗干净等我。”

    饭后,叶辰拍拍屁股走了,一句话霸气外漏。

    身后,碟子碗筷,扔过来一大片。

    叶荒帝跑的快,出门儿便见小灵娃。

    “来,与哥说说。”

    “哪个舒服。”

    “哪个叫的好听。”

    “摆了啥姿势。”

    这小东西笑呵呵,圆圆溜溜的大眼,扑闪闪的。

    这,也是代表万域诸天问的。

    此问题,不知有多少人竖起耳朵。

    叶辰就干脆了,一手捉了巴掌大的小灵娃,而后,使劲揉成了一团,又如抻面,拉成长条,打了个死结,那骨骼噼里啪啦的声响,仅听着就他娘的疼。

    叶荒帝走了,消失不见。

    再现身,是一颗凡人古星,宁静安逸。

    叶辰在这,偷偷跟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凡人,背着书篓,跋山涉水,进京赶考。

    乃唐三少,也是李逍遥。

    第一世,长得忒磕碜,黑的有点儿感人。

    第二世,生的太俊,帅的掉渣。

    如今的第三世,普普通通,也平平凡凡,无前世记忆,就是一个凡人,只为高中状元,只为衣锦还乡。

    记忆残缺,亦是天道轮回有缺。

    这一点,叶辰早知道,纵是天道大轮回,也不完美。

    叶灵还在跟着,一路随行。

    第一世,被她所杀。

    第二世,为她而死。

    第三世,换她守着他,平平淡淡,如此便好。

    哎!

    叶辰未现身,也未叨扰,默默离去。

    再显化,已是诛仙镇。

    能望见叶凡和杨岚,在牵手逛街,画面温馨。

    “你还真是随你娘啊!”

    叶辰一声干咳,一万年了,也不见儿媳肚子变大。

    还等着抱孙儿呢?

    这倒好,叶凡随瑶池,呆的太感人。

    “今夜洞房。”

    叶辰张口,却是有一人抢了先,是玄帝那厮。

    看吧!皇帝不急太监急。

    好歹是天煞,好歹是天谴,不寻思着造娃,逛啥街嘛!学学你老子,一月都没出门儿,至今还很坚挺。

    叶凡干咳,杨岚低眸浅笑。

    叶辰走了,其后的桥段,貌似不适合他看。

    他不适合,某些人也不适合。

    临走前,他留下了一道永恒光,谁偷看谁遭殃。

    当夜,就有太多人瞎了眼。

    这,是一片桃花源,花瓣飘飞,如梦似幻。

    能见帝荒,也能见东华女帝。

    除他们,还有紫萱。

    那画面,咋看都是一家三口,一个丈夫俩妻子。

    如此,也算功德圆满。

    叶辰笑着转身,一步入了一座神山。

    入目,便见帝尊那厮,正被挂在树上摇啊摇。

    “被揍了?”

    “眼瞎?”

    “好歹是我的第一世,忒没面子了。”

    “所以,帮帮哥啊!”帝尊龇牙又咧嘴。

    “好说。”

    叶辰拂手一道永恒光,融入了帝尊体内。

    这货之所以挨揍,原因也简单:打不过梦魔。

    那他得帮一把。

    所谓帮一把,便是为其开个后门,解其一抹天道禁制,如此,突破修为会容易很多,但也要看其造化。

    “回见。”

    叶辰来的快,去的也快。

    “你特么的,给老子放下来啊!”帝尊大骂。

    奈何,没啥回应。

    按叶辰的尿性,没给他揍一顿,就很给面子了。

    不过,他的永恒光,的确很好使。

    他走后不过三日,帝尊便一飞冲天了,整个霸天绝地,一日而已,连破了几境,天道的叶辰都开了后门,那还说啥,一路准荒最巅峰,强势杀入最圆满。

    那日,神山鸡飞狗跳。

    某个欲霸王硬上弓的主,终是降服了那个梦魔。

    也可能,是梦魔放水。

    该是看开了,在这生存了一万多年,也有了归属感。

    从此,两人便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他两人的婚礼,比叶辰的更加有意义,不止跨了纪元,还跨了宇宙,成亲那日,不知多少人跑来喝喜酒,特产堆成的那座山哪!巍峨磅礴,极其的养眼。

    “无泪,快递到了,签收一下。”

    这边,叶辰已杵在了无泪城外,往里扔了个东西。

    准确说,是扔进去一个人。

    为找这货,他可费老劲了,以永恒,强行打穿了纪元,偷摸从第一纪元,把其单拎了出来,或许有人问,捉错了咋办,开玩笑,天道出手,还能失手了?

    “是他。”

    无泪见之,顿的捂了玉口,顿的泪眼婆娑。

    “来,送的赠品。”

    城外,叶辰又传了话语,又有不分物体飞了进来,乃一个个大麻袋,一个接一个,愣是堆出了一座小山,其上还挂着一个横幅,横幅上写着大楚特产。

    无泪哭着哭着便笑了。

    也不知是感动的,还是被逗笑的。

    “不够还有。”

    叶辰摆了摆手,渐行渐远,又成就了一段姻缘。

    仙府之巅,他又现身。

    打老远,便望见了神尊那厮,正坐在那抹鼻血。

    “诶呀呀。”

    叶辰啧舌不已,这特么的被谁揍了。

    “你家的红颜,在床.上老实不。”

    神尊捂着老腰起身,看样子,被齊婳揍的不轻。

    “不怎么老实。”

    叶辰深吸一口气,一话说的语重心长。

    “我就说吧!”

    “不亏是姐俩,齊婳也不老实,看给我挠的。”

    “来,珍藏版的特产。”

    曾经的大舅哥,曾经的妹夫,勾肩搭背,杵在山巅上,对床.上的事儿,进行了一次亲切而友好的交流。

    瞧那背影啊!咋看咋猥琐。

    那一夜,仙府中的画面,格外的香.艳。

    也是一月,未见神尊出门。

    这边,叶辰已到一座凡人间的小古镇,已是夜晚,大红灯笼高挂,街上人影熙攘,吆喝声、叫卖声不绝,人世是繁华的,有一种仙界不曾有的烟火气。

    “来,与我算算姻缘。”

    叶辰驻足,找地儿坐下了,跑来算命。

    再看算命的相师,是个青年,准确说,是个女扮男装,生的清秀俊俏,一个灵澈的眸,不见尘世污浊。

    竟是古天庭女帝。

    跨纪元的婚礼,并未见她,竟是入世化凡了。

    “算的不准不给钱。”

    叶辰不知从哪摸出一个果子,啃的没脸没皮。

    “姻缘美满。”

    女帝一语浅笑,无喜无忧,平平静静。

    “你我,还有一盘棋未下完。”叶辰笑道。

    月下,繁华的尘世,算命的桌子,摆上了残局。

    第一纪元的统帅。

    第二纪元的统帅。

    下的是一盘红尘间的棋,也或许...是一段因果。

    “曾经,我有一个宏大的夙愿。”

    “何愿。”

    “把古天庭的女帝,挂在树上。”

    “然后呢?”

    “然后,我感觉抱到床.上更香。”

    “莫打趣。”

    两人拈棋下子,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平平淡淡。

    对他,是否有情?

    或许,世人会这般问女帝。

    情已斩。

    这,会是女帝的回答,在分出楚萱楚灵的那一瞬,便将所有情,放在了她们身上,若叶辰便是她的红尘,那她便已看破,一情、一缘,相忘江湖便好。

    残局,没有成败。

    平局,即是最好的结局。

    “叶辰,请我看一场烟花吧!”

    “好。”

    旋即,一束烟火冲天,于星空傲然绽放,如鲜花姹紫嫣红,如彩蝶翩翩起舞,映着星光,格外的梦幻。

    女帝仰了脸颊,美眸朦胧。

    烟花绚丽,转瞬即逝,像极了人的一生,极尽的升华,暗淡的落幕,不在红尘世间,留下任何的痕迹。

    可她,会记得它的美好。

    叶辰走了,如褪去的时光,一步步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