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六十二章 后会...无期

不知何时,才见宇宙平静。

    去仰望苍缈,多有奇景异象,更有奥妙天音。

    宇宙完整,苍生皆得益。

    叶辰未回家,走入一片大陆,落在了一片竹林。

    林中,九幽仙曲响彻。

    能见女子翩然起舞,欢声笑语频频不觉。

    乃楚灵玉、钟霄和红尘。

    早在几月前,便离开了大楚,寻了这片世外桃源隐居,她抚琴、她起舞,而木讷的他,难得一分清醒。

    “有饭没,蹭一顿。”

    叶辰真身显化,也不拿自个当外人,寻了一石凳坐下,随手自果盘拿了一颗灵果,啃的还是没脸没皮。

    琴音停了。

    舞也停了。

    清醒的红尘,也因此堕入了浑噩,木讷而空洞。

    红尘雪与楚灵玉皆不语,只默默看叶辰。

    这尊天道,可不是跑来蹭饭的,定是为红尘而来,正因如此,她们的神态,才格外紧张,早在上个纪元,便知红尘身份,乃这个时空的外来客,叶辰到此,搞不好就是带红尘走的,毕竟时刻在扰乾坤。

    的确,红尘扰乾坤。

    不止红尘,还有神玄烽和六道,自始至终都干扰者冥,如唐三少那种,记忆为何残缺,皆因天道轮回不完整,天道轮回为何不完整,大半便是因他三人。

    三个平行时空有交错。

    纵他已成天道,也抹不掉这个事实。

    叶辰不语,只在那静静啃灵果,似是在等人。

    果然。

    不久后一道人影划天而来,正是神玄烽。

    准确说,是未来的叶星辰。

    今日的神玄烽,一样木讷。

    之所以来此,是叶辰呼唤了他。

    神玄烽方才落下,千殇月便跟来了,神色亦紧张。

    “可有遗愿。”

    叶辰蓦的开口,曾经问红尘的话,也问了神玄烽。

    实则,问的是未来的叶星辰。

    “苍生葬灭的年代,便是吾之归宿。”

    神玄烽的回答,与红尘如出一辙。

    他们的心境,叶辰自是懂,这个时空,并非他们的家,原本时空才是,轨迹不同,便是走上了一条陌生的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便是一个个陌生的人。

    “如此,了尔等夙愿。”

    叶辰淡淡道,终是站起了身。

    “叶辰。”

    钟霄和楚灵玉挡在红尘身前,千殇月挡住了神玄烽。

    他与他,同等的木讷。

    而三个女子,音色皆有哭腔,语气皆带哀求。

    叶辰不语,一个拂袖将三人挪到了一边,以永恒禁锢,连说话的权利都封了,三双美眸,皆泪眼婆娑。

    预感应验了。

    她们的爱人,要被天道给送走了。

    叶辰可没那般狠心。

    如红尘,如神玄烽,皆双重人格,也可说双重灵魂。

    在一体的双重灵魂。

    浑噩时,一个是未来的叶辰,一个是未来的叶星辰。

    清醒时,一个是炎黄第九十七代圣主,一个是神王。

    这,便是两人的状态。

    而他,要送走的便是未来的他和未来的叶星辰。

    有人走,自会有人留。

    炎黄圣主留下,这才是红尘雪和楚灵玉的爱人。

    杀手神朝神王自也留下,也便是千殇月的爱人。

    他抬了双手,红尘与神玄烽。

    两人体内,皆有一道光飞出,乃炎黄圣主与杀手神王之灵魂,被叶辰以大神通偷换概念,强行分离出来,而后放入了轮回,乃此宇宙、此时空中的轮回。

    得送他们去转世,当是以轮回了断因果。

    这一点,身为天道的他,还是做得到的。

    这些,三女却望不见。

    未来的叶辰、未来的叶星辰,则还立在原地。

    两人皆如石刻的雕像。

    此刻,纵再弹九幽仙曲醒世篇,他们也不会清醒,只因天道叶辰已剥离了炎黄圣主,也剥离了杀手神王,剩下的,乃最纯粹的未来叶辰和未来叶星辰。

    “一路...走好。”

    叶辰开口,已永恒开出了时空路,两人是怎么过来的,便顺着那条路,再走回去,这是一个逆天大神通,原本时空的女帝,能勉强做到,而这个时空的他,做的更好,不为其他,只为安全将他们送回家。

    两人皆动,一同踏上了时空路。

    临走前,都曾回眸,第一次对叶辰露了清醒的笑,也不知是沧桑、感慨,还是欣慰,他们逆转时空而来,虽改变了这个时空的轨迹,却救了万域苍生。

    “后会...无期。”

    两转身,顺着时空路渐行渐远。

    走着走着,两人便融合了,他们本就是一体。

    两道人影,化作了一道。

    叶辰不语,只静静望看,直至时空路闭合,都未收眸,隔着时空虚妄,他似能望见一副画面:最原本时空,寰宇黑暗无光,苍生已葬灭,只剩逆转时空的那个人,已披上浑天战甲,也已握紧了戮天大戟。

    他,是最原本时空的叶辰。

    逆走时空,他终是回到了他的故乡。

    战!

    这声嘶吼,是他发自灵魂的咆哮,最原本时空的最后一个人,提着他的染血大戟,冲向了铺天盖地的魔,背影萧瑟,背影也孤寂,那是他一个人的冲锋。

    这,便是他的夙愿。

    这,也是他的归宿。

    纵死,也要与故乡的山河、故乡的人,葬在一起。

    良久,叶辰才收眸。

    这一瞬,最原的本时空,与此时空彻底断了。

    至此,他才解了三女的封印。

    “叶辰,你好狠的心。”

    三女同时瘫倒,哽咽不堪,已是泪流满面。

    “来,你家的红尘。”

    叶辰拿了一块玉简,塞给了楚灵玉与红尘雪。

    “来,你家的神玄烽。”

    还有一枚玉简,是塞给千殇月的。

    其内,记录的便是转世的红尘与神玄烽。

    “这....。”

    三人怔了一下,才知缘由。

    “他日成亲时,莫忘请我喝一杯喜酒。”

    叶辰摆着手,走着走着便消失了。

    “你个死叶辰。”

    三女抹干了泪水,忍不住骂了一句,哭着哭着就笑了,就说嘛!大楚的第十皇者,不是棒打鸳鸯的人。

    三人奔向了两方。

    一个去寻转世红尘。

    一个去寻转世神玄烽。

    他们的爱人,再回来时,该是完完整整的人。

    “前辈,没打搅你们吧!”

    这边,叶辰已到星河之溿的一个小村落,鸟语花香。

    口中的前辈,指的自是帝姬。

    他送走了两个,自不会拉下六道。

    如先前红尘雪他们,帝姬的神态,也莫名的紧张了。

    “晚辈还是有职业道德的。”

    叶辰一笑,自六道体内分出了一道光。

    那是青羽,一个世人不知的名,却是帝姬的爱人。

    依如先前,他将青羽送入了轮回。

    “前辈,去找他吧!”

    叶辰笑着,递出了一枚玉简,标明了精确位置。

    “那他...。”

    帝姬欲言又止,指了指木讷也空洞的六道。

    “苍生葬灭的年代,便是他之归宿。”

    叶辰深吸一口气,同样开出了时空路,而这条路,帝姬是望不见的,但天道叶辰的话,她却是能听得懂,这是要送未来的红尘,回归他自己的时空啊!

    “多谢。”

    帝姬留下一语,转身消失在星河。

    轰!

    未来的红尘,踏上了时空路,曾回眸,露了一抹清醒的笑,沧桑古老,逆转时空一行,他见证了神话。

    而叶辰,便是那个活着的神话。

    “一路...走好。”

    叶辰微微一笑,独自为他送行。

    “后会...无期。”

    他走了,一步步踏着时空路,走向了自己的时空,行走中,浑天战甲一寸寸浮现,其手中也多了那么一杆大戟,红尘是一人孤独的冲锋,他自也一样。

    “后会...无期。”

    叶辰静静伫立,静静看了良久。

    未来的他,走了;未来他的未来他,也走了。

    此宇宙乾坤,至此真正恢复正轨。

    他该感谢那三个逆行者。

    若非他们的降临,也不会有这个时空的延续。

    “咋还有点儿伤感嘞!”

    叶辰揉了揉眼,终是踏上了归途。

    再回玉女峰,画面那叫一个养眼:一大帮的媳妇,都挺着大肚子了,连楚灵儿、连姬凝霜,也都不例外,生了个叶灵、生了个叶凡,还能再造出一个。

    老子枪法这么准吗?

    也对,一个月啊!纵枪法再不准,总有一枪能打中。

    “还知道回来。”

    楚灵瞪了一眼,瞅见没,这都是你的杰作。

    “别待太久。”

    “日子若到了,都给我麻溜出来。”

    “因你们,床都上不去了。”

    这,便是某个爹说的话,指着一个个媳妇儿的大肚子,骂的很欢实,早知枪法这准,就该来个半年套餐,宇宙的天道,纵来个一年,一样雄赳赳气昂昂。

    “要死啊!”红颜美眸冒火。

    别看人挺着大肚子,还能踹叶辰一脚。

    “别闹。”

    某人又死皮赖脸的凑了回来,那得听听胎动。

    好嘛!

    肚子里的小家伙,也给他来了一脚。

    “随我,这个随我。”

    叶辰这一语,说的那叫个语重心长。

    好你个小兔崽子,还未出生,就敢踹老子?

    咯咯咯!

    众女见之,捂着大肚子笑了,那小家伙,何止随他爹,还随他娘呢?红颜是个暴脾气,小娃娃也不赖。

    “这若办满月酒,得随不少份子。”

    暗中不知有多少帝,意味深长的唏嘘了一声。

    “份子不够,特产能....。”

    “滚。”

    “听我的,这回换珍藏版。”

    “嗯,靠谱。”

    不正经的人,还是不能扎堆儿,走哪都扯淡。

    总的来说,玉女峰上的画面,还是很温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