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回忆满满!

王康有感而发。

    最大的敌人天问也死了,而他也建立起来一个最强大的王朝,站在大陆顶端,掌控无数人生死生计……

    敌人朋友相继离去,这种登高而孤的感觉,越发明显。

    有这种心态也正常,王康也不过是短暂的情绪迸发,调整过后也就好了……

    对于以后,他也有了粗略的打算,就像他说的那样,去各地转一转。

    秦国现在有太子王安不会有什么问题。

    倒是赵国这边发生的事情给他提了醒,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比如说草原。

    当初他平定草原各部,成为草原王之后就做了甩手掌柜,这些年草原也一直是由欧阳文代管,又有阿娜妮这个先知守着,才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可隐患还是有的。

    草原从来就不是安定的地方,之前也出现过几次部落暴动,那是被王庭镇压下去。

    王康也收到过传信,因为他长时间不在,威信降低,很多部落已经有了异动,这也是正常的。

    他该露面了。

    而且这次去也是要将草原划分入秦国,改为自治管辖的模式,促进一统。

    这也是当务之急,是为了减少以后的麻烦……

    越国也是他必须要去的地方。

    因为地域相隔的原因,跟越国的交流接触很少,但越君夏颜淳始终跟他保持一致,王康还想着怎样才能加强联系……

    坐在这里,王康想着之后的打算,这边很安静,他的思路也相当顺畅。

    这般孤坐了几个时辰,王康的情绪也调整了过来,便离开了皇陵……

    近日,新皇加冕而对于发动政变反叛等人的相关处决也开始了。

    新皇姜烨听从了王康的意见,绝不姑息,一杀到底!

    连日来,不断有人被斩杀,被抄家,查抄官员几百人,借此机会来了个大换血,姜岚武等势力全部被肃清。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

    这在任何时候都是相同的。

    而在新皇登基之后,发布诏书,言明赵秦两国永世交好,任何人敢破坏两国关系,以重罪论处。

    诏书的中心思想就这一个。

    并且新皇还将此正式确立为最高国策,后代子孙,必须遵守……

    姜烨或许不是一个明君,但绝对是最识趣的。

    赵国跟秦国相差太多,姜承离驾崩,跟秦国关系何去何从,决定着赵国未来,现在终于有了定论。

    而在此期间,王康没有插手任何关于赵国的相关政务,他就是这样的人,既然做了决定,就不会随意违背。

    话又说回来,现在赵国跟秦国的融合已经深入到很高的程度,赵国就算想要脱离也不是容易的事。

    而且新皇姜烨也明确表态,继续延续先皇姜承离的意志,以秦国为首,构建同盟……

    至从政变日之后,王康再没有在公众露面,也不过是小范围的老友相见相聚,比如姜岚封等人。

    他一直都待在张敖的府邸,很多想拜访他的人都没有见到……

    张敖年纪大了,但精力还不错,王康确实也年久没见,有些愧对老人……

    接去秦国肯定是不可能了而且王康接下来还要去很多地方,所以决定送去阳州。

    正好王康也要回阳州去看望父母。

    现在的阳州可真是养老院,王康的父母,林语嫣的父母,还有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都在阳州。

    人上了年纪,都会念旧,王康多次想要接父母回去,但都不去。

    王康也没有办法。

    幸好二老也不孤单,女儿王妤一直在阳州陪着。

    王妤相当的懂事,那可真的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王康对其也很是宠爱,但王妤从来不娇气……

    定下了计划,王康在上京城又待了几天,便带着张敖等一行人悄然离开,依旧是他一贯的作风,不起眼,不惹人注目,低调行事……

    上京城去阳州也算有些距离,不过这些年赵国发展极好,道路修缮也相当不错,四通八达,很是方便。

    这条路对于王康来说,可是相当熟悉,当年往返多次,也是走着这条路,从阳州来到京城,他开始崛起成名……

    现在看来,每一处对王康来说都是回忆满满。

    他离开赵国确实已经很久了。

    行程虽要保密,但也不紧不慢,张敖年纪大了,经不起颠簸,每到一地,便会停留歇息,便衣外出,旧地重游。

    赵国比以前确实好太多了,商业繁荣,安居乐业,热闹至极……

    这些可以说都是姜承离的功绩,中兴之主实至名归。

    这般不紧不慢的赶路,过了半月时间,便回到了阳州……

    说起阳州,现今应该算是赵国最特殊的地方。

    很早以前,阳州已经不纳入地方以及朝廷的管辖范围,姜承离明确说过,阳州属富阳家族管辖,谁人都不许插手。

    哪怕不用他说,别人也不敢插手。

    富阳家族是赵国第一家族,而今也成为大陆第一家族。

    虽说如此,但王鼎昌还是有些避嫌,阳州官员依旧由朝廷委派,但实际上,还是富阳家族说了算。

    以前有任江夏郡郡守不太识趣,起了异心。

    富阳家族甲天下,谁都知道财富无尽,这位官员就起了贪念。

    在他的暗操之下,阳州等地几位官员开始施压,起初王鼎昌也不在意,略微应允。

    可后来这几个人贪念越来越重,惹怒了王鼎昌……结果这几个人都被判了重罪,处以极刑,还牵连几族。

    从那以后,再没有人敢有其他心思。

    就连江夏郡的郡守任命都特别慎重,你可以得罪朝廷,但不能得罪富阳家族。

    这已经成为赵国人的共识。

    按理说这种情况在一个国家内绝对不会允许,本身也不合规矩。

    但规矩就是被打破的。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种局面,而且是人人都认同的默契。

    因为富阳家族出了一个王康!

    回家了!

    对于王康来说,也格外的亲切,这么多年过去,新奉城的建设更加完善,同样也超然物外。

    同样的王康没有引起太大的声势,以他如今的声名,回到阳州必然会引起轰动,王康不喜欢这些,能陪着父母女儿,对他来说,才是难得的享受……

    Ps:这次是真的快要结尾了。

    https://c/14450_14450092/2348671.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