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变更阵营?

上官玄灵一句反问,顿时让上官虹哑口无言。

    是啊,如果二皇子与十三皇子联盟的话,那么大皇子还有胜算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

    大皇子虽然在三人中处于领先地位,但还没到可以碾压的程度,至多只是某些方面的一点优势而已。

    光是二皇子一人,便足以与大皇子抗衡,更别说如今还多了个新崛起的十三皇子。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考虑,大皇子的胜率都极其渺茫。

    所以听到自己女儿的话后,上官虹很快陷入了沉思。

    “女儿,变换阵营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一旦没处理好,很有可能是两边不讨好,从而将我们上官家推入深渊!”

    沉思半响后,上官虹一脸严肃的道:“最关键的是,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并没有什么根据,如今在大局上也没有显现出任何苗头,突然更换阵营,实在是太冒险了。”

    更换阵营,就相当于向敌人投诚。

    这种行为,一来本身就为人不耻,二来,也很难取信于人。

    毕竟一个降将,远远没有自己培养的心腹更靠谱。

    且不说能不能成功,一旦此事泄露,后果不堪设想,这才是他说考虑的事。

    “爸,更换阵营的利弊,我自然是清楚的。”

    上官玄灵继续道:“但从如今的局势来判断,您确实应该改变扶持的对象了,风险肯定有,但这天底下,又哪有什么白吃的午餐?您趁着苗头还未显现,越早做出新的选择,越是于家族有利,一旦大局已定时,您就算想改都改变不了了!这时雪中送炭与锦上添花的根本区别!”

    “照你这么说,那我应该扶持谁?”

    上官虹皱了皱眉,继续问道:“难道是二皇子?此人性格暴戾,喜怒无常,实在不是明君呐!”

    “二皇子一介武夫而已,纵然身边有高人指点,但也很难泛起大浪,如您所说,当个将帅没问题,但要当君王的话,还差了不少。”上官玄灵点评道。

    “不是二皇子,难道是十三皇子?”上官虹脱口而出。

    “没错!”上官玄灵顿时点了点头。

    “女儿,你没开玩笑吧?”

    听到这话,上官虹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十三皇子可是三人中最弱、最废物的一个,你居然还要我扶持他?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爸,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也知道十三皇子联姻回来后,势力大增,早已经今非昔比了。”上官玄灵笑道。

    “那又怎么样?就算他有所增长,但相比于大皇子与二皇子而言,底蕴太差了,根本挑不起大梁!”上官虹连连摇头,明显不赞同自己女儿的看法。

    说到底,在他眼中,黄子洋终究只是个纨绔子弟。

    这么多年来,完全没展现出什么才干来,这次两国联姻,完全是靠江朝天,才占据了先机。

    要不然,不知道会被自己两位哥哥欺压到什么程度。

    让他扶持这么个纨绔,他是万万不肯同意的。

    “爸,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相比于大皇子与二皇子而言,十三皇子有两个很明显的优点。”

    上官玄灵笑了笑,开始分析起局势来,“第一,十三皇子身边有扛鼎之人,其一人,便可达到力挽狂澜的效果,此人是谁,相信不用我说您都知道。”

    “哼!就算有镇北王辅佐又如何?说到底,终究是个付不起的阿斗。”上官虹依旧有些不服。

    “爸,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上官玄灵翻了个白眼,“除了有扛鼎之人辅佐之外,十三皇子还深得官家的喜爱与信任,换句话说,如今的十三皇子,就是朝堂上的新宠,是官家最看重的人!能得到官家的支持,其意义代表着什么,您比谁都清楚。”

    “这……”

    听到这话,上官虹不禁皱了皱眉。

    如果单单只有个江朝天,还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但如果能得到官家支持,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作为一国之君,随便一句话,便可左右朝堂上的局势。

    “官家虽然有心偏袒,但也要十三皇子能当大任,要不然,即便官家再喜爱,也万万不会将龙国,交到一个废物手中。”上官虹据理力争。

    到现在,他都还不怎么看得上黄子洋。

    打铁还需自身硬,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爸,您怎么就确定,十三皇子是个废物呢?”

    上官玄灵笑了,“如果真是个废物的话,你以为江朝天会甘心辅佐他?你以为他能得到官家的疼爱?以前他确实是默默无闻,那是因为前面有两个哥哥压制,所以他一直没有机会大展拳脚,如今有贵人相助,那便是他一飞冲天的时机!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让你们这群老臣刮目相看!”

    “女儿,你真就这么看好他?”上官虹露皱了皱眉。

    “爸!如果您信我,那就听我一言,及时转变阵营,将宝压在十三皇子身上!”

    上官玄灵收敛笑容,一脸严肃的道:“当然,我不指望您孤注一掷,我只希望,您可以早做谋划,省得错过良机。”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试试吧。”

    犹豫片刻后,上官虹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我倒要看看,那个黄子洋到底有没有你说得这么怀才不遇?”

    “呵呵……希望您到时候别被吓到就行。”上官玄灵展颜一笑。

    “你老爹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点小事能吓到我?”

    上官虹傲然的一抬头:“还有,经过你刚刚一番话语,我已经猜到杀南宫楼的人是谁了。”

    “哦?是吗?到底是谁?”上官玄灵一挑眉。

    “哼哼!你这么推崇十三皇子,那么此事定然与其有关,而且整个燕金,除了江朝天外,试问,谁会这么无所顾忌的行事?”上官虹咧嘴一笑。

    “爸……您可真是个老狐狸啊!”上官玄灵摇头感叹。

    “臭丫头!怎么跟你爹说话的呢?没大没小!”上官虹一瞪眼。

    “好好好,是我错了,您不是老狐狸,您是正人君子,这样总行了吧?我还有点事,就不陪您在这聊天了。”

    一句话说完,上官玄灵很快便告辞离开。

    “这丫头,真不知道世界上哪个男人能降得住你……”

    看着女儿欢快的背影,上官虹不禁笑着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