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南宫家灭!

“二爷你误会了,我们不是要赶尽杀绝,只是以防万一罢了。”

    八字胡男子微笑着道:“来之前,家主已经亲口交代过,南宫家是庞然大物,在燕金根深蒂固,根本不是一朝就可以拔除的,一旦让南宫家恢复元气后,定然会展开报复。”

    “我可以保证,绝不会发生如此情况!”

    南宫二爷信誓旦旦的道:“我们南宫家已经败了,再也没有翻盘的资本,所谓的报复,只是找死而已,试问谁会这么傻?”

    “呵呵……这可说不准,南宫家的热血男儿还是很多,不怕死也有不少。”八字胡男子笑道。

    “那阁下到底想怎么样?”南宫二爷一皱眉。

    “很简单,只要南宫家所有骨干成员,全部自尽而亡,那么我们保证,绝不会再伤害南宫家一人!”八字胡男子语出惊人。

    “你说什么?”

    此话一出,南宫家众人纷纷色变。

    所有骨干全部自尽,这不就相当于灭了他们南宫家吗?

    “二伯!这群家伙根本就是在耍我们!要我说,还不如和他们拼了!”

    “没错!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和他们拼了!”

    面对八字胡男子的无理要求,南宫家众人顿时怒了,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上去拼个鱼死网破。

    “都给我闭嘴!”

    南宫二爷一声爆喝,终于制止了情绪激动的众人。

    跟着他目光一转,看向了八字胡男子,沉声问道:“你们的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不管是地盘,资源,还是利益经济,我们都可以双手奉上,你们为何还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

    “二爷,这话你可就冤枉我了,如果真要把你们往绝路上逼的话,那么今日,你们南宫家所有人,将一个不留!”

    八字胡男子微微眯眼,淡淡的道:“而现在,我们不过是要求你们百余人自尽而已,相对而言,已经是格外仁慈了。毕竟,你们用自己的死,保卫了族内的老弱妇孺,这种牺牲是值得的。”

    听到这话,南宫二爷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他何尝不知道对方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是怕他们南宫家东山再起。

    只要所有骨干成员死亡,整个南宫家将彻底的分崩离析,此后没有挑大梁的人来重新组织,就意味着南宫家,一辈子都无法再崛起。

    这是釜底抽薪之计,根本不留后路。

    但偏偏,他们又没有别得选择。

    “诸位,看来今日我们不死,这群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南宫二爷回过头,目光复杂的看向了身后一群骨干成员,“为了保全南宫家年轻一辈,为了保全那些老人、妇女和孩子,我们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只能以死谢罪,为他们谋求一条生路。”

    此话一出,南宫家众骨干成员顿时沉默了。

    尽管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如此。

    “诸位,我们南宫家的男儿,可有贪生怕死之辈?”南宫二爷突然朗声问道。

    “没有!”众人嘶吼。

    “为了自己的家人,朋友,你们,可否愿意赴死?”南宫二爷再次开口。

    “愿意!”众人齐声大喝。

    “好!你们都是好样的,都是我南宫家的骄傲,即便到了九泉之下,面对列祖列宗时,你们依旧问心无愧!”

    南宫二爷双目发红,冲着众人深深鞠躬。

    众人不敢犹豫,立刻鞠躬回礼。

    “拔刀!”

    南宫二爷突然爆喝一声。

    “锵、锵、锵……”

    伴随着一道道金属摩擦着,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上百名南宫家的骨干成员,纷纷拔出了武器。

    “今日已到绝路,老夫,恳请各位与我……一同赴死!!”南宫二爷颤抖着声音喊道。

    “为家族赴死,虽死无憾!”

    “为家族赴死,虽死无憾!!”

    “为家族赴死,虽死无憾!!!”

    南宫家众人齐声大吼,声音如同惊雷一般在空中炸响,久久没有平息。

    看着那一张张坚毅的脸,南宫二爷满脸愧疚。

    他颤抖着身体,缓缓抬起了手。

    南宫家的众人也跟着举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咱们,黄泉路上见!”

    南宫二爷闭上眼,抬起的手猛的往下一挥。

    “唰、唰、唰……”

    伴随着一片刀光闪现,南宫家众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拿刀在自己脖子上用力一抹。

    “咚、咚、咚、咚……”

    只见大量的鲜血喷出,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为了家族,为了亲朋好友,为了子孙后代,南宫家所有骨干成员,全都自杀身亡。

    看着地上的大片尸体,南宫二爷一时间老泪纵横。

    之前守卫大门的一群年轻子弟,也是哭喊连连,悲愤不已,因为在刚刚自杀的人当中,有不少是他们的挚爱亲朋。

    “现在,你们满意了吗?”

    南宫二爷深吸一口气,目光看向了八字胡男子。

    “南宫家满门忠烈,确实令人佩服,若非立场不同,我们也不会如此行事,希望二爷莫怪。”八字胡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尊敬。

    不管双方是不是敌对,但在这一刻,他很佩服南宫家的牺牲精神。

    “对你们威胁的人已经死绝,你们,可否放过南宫家剩余的人?”南宫二爷再次问道。

    “既然答应了,我们自然说到做到,只要南宫家的人从此以后离开燕金,不再施行报复,我们绝不会再造杀戮。”八字胡男子保证道。

    “希望你们说话算话……”

    南宫二爷笑了,缓缓蹲下身,捡起地上一柄带血的刀。

    “二爷!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您不必如此!”见到这幕,八字胡男子不禁出声劝道。

    “他们都已经走了,老夫,又岂能独活?”

    南宫二爷举着刀,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刀抹在了自己脖子上。

    刹那间,鲜血喷涌而出。

    “南宫家的二郎们,都各自散了吧,从今以后,四海为家,决不可再复仇!”

    用尽最后的力气嘶喊一声后,南宫二爷一头栽倒在地,彻底没了动静。

    “唉……”

    八字胡男子轻叹一声,当即下令道:“从此刻起,所有势力休战,凡是投降者,全都放其生路。至于这些尸体,厚葬了吧……从今天开始,整个燕金,再也没有南宫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