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6章

第1706章

    宁初回过神来,就看到许阳,已经关上门走了出去。

    她转过头,就看到坐在床上的人,颤抖着想拿过旁边的玉佩戴在身上。

    他的脸上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绯红,即便他明明够不到,但就是不愿求助旁边的人。

    大男子主义惯了的男人,是不容许自己在别人面前,露出任何一点胆怯的。

    无论是夜擎还是L.J,他都是那个领域独一无二的王,从来没有过任何失败。

    但是刚刚许阳,却把他所有的弱点都暴露无遗,而且还是在他一直保护着的徒弟面前。

    他是觉得颜面扫地了,竟然要一个女孩儿来同情他。

    看着他有些别扭的样子,宁初眼圈一红,赶紧走过去帮他。

    夜擎还想拒绝,但是宁初已经料到了他的脾性,不给他任何还手的机会,她一把抓过玉佩转身就给他戴上。

    宁初始终低着头,挣扎了很久,才从喉咙里发出一个比较清楚的音符。

    “对不起,师父......”

    她不知道这个时候,除了这三个字她还能说点什么,她欠他的太多了,多到不知道要用什么才能还清。

    夜擎垂在旁边的手一顿,低头,就看见一滴晶莹的热泪落在他的手背。

    他原本已经积攒了一肚子的脾气,只要这个小爆竹敢大声质问他,他就要训得她狗血淋头。

    可是没想到,这一秒看见她的眼泪,所有来到喉咙的怒气,都在一瞬间消失了。

    他佯装嫌弃的皱起眉头,食指抬起她的下巴,“这是干什么?我救你回来是让你哭给我看的吗?丑死了,别哭了。”

    宁初笑了一声,眼泪却掉得更凶了。

    他永远都是这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可偏偏就是这种,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样子,越发让她觉得愧疚。

    她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他。

    见她不停歇,还越哭越凶,像个被人抢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只知道哭。

    L.J被她逗笑了,“你是水做的吗?小丫头,省着点花,眼睛哭坏了,哥哥没有第二块玄天镜给你了。”

    宁初憋了一口气,想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明明是安慰的语气,但是她却感觉不到任何安慰。

    回顾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好像每次都在她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都能闻到他身上这股熟悉的檀香味。

    他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但是她却到最后都没有发现。

    她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味道来自他身上,也从来不知道,这个味道对他意味着什么。

    他做到了一个师父该做的所有事,但是她却没有成为一个合格的徒弟。

    宁初哽咽着,抬起头看着他,“你......是不是很早以前就出现了?”

    夜擎皱着眉轻笑,“什么?”

    “战西沉报复战诗颖的时候,还有暗夜和他在密室的时候,我每次做这些梦的时候,都能闻到你身上的味道,这些是不是和你有关?”

    夜擎眸光动了动,一双清隽的眸子干净清尘,脸上的笑意却逐渐消散。

    https://c/15871_15871397/49257.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