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厨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改变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改变

    话说到这里就够了,苏油其实已经决心要修这条铁路了,区区五百万贯,他有的是手段搞得到。

    但是铁路不光光是铁路,他要的是提振四路工业和机械的加工能力,让河北自己具备生产钢铁,加工铁轨,甚至制造火车头的能力。

    积累技术和培养人才,远比一条铁路还重要得多。

    所以大佬的心思不能让这两人知晓,得让他们自己去争取,这样把他们的主观能动性才能调动起来。

    而且苏油对沈括和宋用臣,比对自己都有信心。

    为了鼓励沈括,苏油还打了包票:“河东路如今隔绝在三路之外,我可就都交给存中了,不过该给的支持,我一定会给。”

    “我会从郑州给你订购两条柴油火轮,三条蒸汽火轮,给你拿去挂拖船,算是给你加加油,打打气,提提功率,怎么样?”

    这就是白送三十万贯的设备,沈括不禁大喜:“多谢明公襄助,沈括定不辱命!”

    给沈括与宋用臣打完了鸡血,苏油又视察了真定的封桩库和粮油食品加工基地,这才顺流而下,在藁城转入沟通滹沱河和葫芦河的寝水,抵达巨鹿,从巨鹿旁边的大陆泽转进漳河,一路南下抵达肥乡。

    一路视察,行到吴家庄,已经到了今秋十月。

    在苏油心目中,这是堪比九岁那年去二林部的伟大航程,到了吴家庄,就查明了河北三路黄河海河流域的水网,成功探索出了沟通河北几个大镇与前线的主要水路通道。

    如果按照一条水道价值一千万贯来计算,这一趟相当于跑出了五千万贯的价值。

    当然这只是原始价值,这还只是主要水道,其实还有下游还有很多可以通航,或者稍加改造疏浚,就可以通航的航道。

    只是要真正发挥作用,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比如码头的修建,卫所的设立,堤防和水闸的设立,船队的组建等等。

    但是影响经济的最大几个问题——资本、资源、技术、人力、交通、金融,到此全部解决。

    今年的河北很安稳,人力的痼疾解决之后,只要给钱,役务就不再是什么问题。

    又是一个丰年,河北四路迎来了一个相当丰硕的年头。

    这一点从吴家庄的发展就能够看得出来。

    李辛娘在吴家庄漳河边修起了一个码头,酒厂就在码头上不远,沿河各地过来买酒买饲料的船只络绎不绝,最远的客商来自清河、涉县和相州。

    有了商贸,就要设置酒店、旅舍。

    酒糟是牲畜们催肥的好东西,有了饲养牲畜的饲料,也就有了牲畜。

    有了牲畜,耕地的人口就可以大大减少,李辛娘将他们组织到商贸和工坊上来。

    坐在吴家祠堂,苏油看着美滋滋的辛娘跟他汇报这一年的变化。

    今年的各乡的地三分之一种植了红薯,红薯已经收了,如今正在按照苏油教的办法弄淀粉,弄粉丝,弄烧曲。

    红薯地现在变成了麦子地。

    另外三分之二的土地,去年十月中下旬种下小麦,小麦间留得宽,然后在十一月上旬,在预留的行间种上了油菜。

    今年五月上旬,油菜收获后,又在油菜在油菜茬带内栽种两行棉花,五月下旬,在麦垄内点种上花生或者土豆。

    除了麦子,一亩地今年还收了三千五百株油菜;两千株棉花;五千株花生,或者两千株土豆。

    这样的种植方法,前期投入也是巨大的,一亩土地追加农家肥七千斤,还有苏油给吴家庄调拨来的碳酸氢铵一百五十斤、过磷酸钙一百斤、氯化钾四十斤。

    棉花移苗和坐花前后,还要追加复合肥。

    李辛娘原本压根就没有指望着庄子上能够有多好的收成,这几年庄上的存粮早就够了,有红薯地和酒厂保底,一亩顶以前四五亩,就算剩下的地颗粒无收都不怕,因此就大着胆子让苏油“搞实践”。

    结果一年下来,一亩地收了小麦两百斤,皮棉一百斤,菜油子一百斤,套作花生的能收花生两百斤,套作土豆的能收土豆四百斤。

    吴存之是从来不管庄子上这些琐事的,他一天到晚就是照顾牲畜,伺候自己几匹好马,教授子弟习武射箭。

    等到庄上最近喜事不断连着被好些人家拉去参加喜宴,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庄上今年怎么这么多家都在起新房子了?



    可不是吗,吴家庄户均百五十亩,今年没有歇耕全都种上了,户均就是小麦三万斤,棉花一千百斤,菜油四千五百斤,花生三万斤或者土豆六万斤!

    麦子值两百贯,棉花一百贯,油就贵了,整整七百贯!

    不要油的,六万斤土豆,按麦子半价算也是两百贯。

    吴家庄平均一户人家,今年靠种地,少的挣出了五百贯,多的挣出了一千贯!

    这还没算吴家庄一直在搞着的养殖业。

    以往的吴家庄,一年户均收入两百多贯,已经是河北一等一的庄子,今年少的直接翻了一倍,多的甚至到了四倍,不抖起来才怪了。

    吴存之在门口拿帕子抽着满身的麦灰:“今年收成好,害得我都三月没骑马了,起来就被辛娘支使着拉着去磨面榨油,天都还没亮乡亲们就挑担子排着了。”

    说到这里辛娘就做了个拜佛的手势:“天幸使相给我们配了这么多的机器,又提前开了酒坊,建了码头,不然这些粮食也变不成钱财。”

    吴存之最心爱自己的马:“按探花郎说的,给牲畜吃切细的料加膨化饲料和糟子,比以前节省不说,那膘长的……反正以前见的夏马没法跟我的比!”

    这个不是苏油的本事儿,这是京师大学堂农学院用理工方法统计出来的马匹饲养方法。

    马匹一日喂饲量等于马的体重乘以零点零二五到零点零三五之间。一匹七百斤的马需要二十一斤草料。

    草和精料比例可根据草的营养量和役用量,在八二开到六四开之间调整,全看草的营养含量和役用量。

    最普通多为七三比,即为十五斤的草和六斤精料一天。

    精料的成分最普遍就是麦麸、玉米碎或粗面、豆粕、鱼粉蚕蛹和粗盐按照比例构成的膨化饲料。

    如果自己制作,麦子最要要打碎,豆类要煮熟或者榨油之后。

    一天要分作四顿喂养,每次要按照先草、中水、后料的顺序进行,还要遵照餐后一小时不役,役后一小时不餐的规矩,来保证马匹肠胃健康。

    这还仅仅是喂食方面,其余林林总总的学问还有一大堆,汴京城权贵们的养马方法更加厉害,那些马是用来参与马赛赢取大额奖金,或者在猎场上显摆用的。

    任何时代都一样,就跟后世买车需要缴纳的杂费变成毛毛雨之后,私家车如雨后春笋般泛滥一个道理,大宋在牲畜不计入征税标准以后,大宋养马养牛的人家也如同雨后春笋般迎来一个爆发性增长。

    之前的政府是想尽千方百计从百姓身上搜刮,现在苏油教会了他们,你得想尽千方百计让老百姓先富起来,然后你才有搜刮的可能。

    以前收赋税,三年收两年老百姓都还要“抗暴”,现在的吴家庄,苏油的政策是亩输三斗也就是三十斤之外,剩下的全是你们的。

    亩收三斗,在汉唐就已经算是酷政了,现在吴存之却交得忐忑不安。

    收了这么多,却交这么点给官中,国家不会拿咱当逃户,影响到恂儿的前程吧?

    吴家庄上光吴氏一族三千亩地,今年就交了九万斤公粮,就这样老吴家还有酿酒和往外换钱的剩余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