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紫坛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214、深情葬歌

连氏知道黄铁蛋向来说话满嘴跑火车,喜欢编瞎话骗人,对黄铁蛋的话心生疑惑道:“真的假的,怎么可能?”

    黄铁蛋见几人将信将疑,心中好笑,流着几滴眼泪,一本正经的说道:“本大人怎么会骗你们,本大人最爱的小娘子,啊呸,嫣然,最爱的嫣然都挂了,成了肉酱,现在就在青木峰的山底,本大人好伤心的,你们居然敢怀疑本大人,要论对嫣然的感情,本大人可不比你们少,啊,本大人那娇艳欲滴的嫣然,你怎么就这么没了,本大人心好痛,好痛。”

    众人看着黄铁蛋流着鳄鱼的眼泪,无语至极。

    黄铁蛋还没完,他又说道:“你们想想,本大人那娇艳欲滴的嫣然啊,那么高的地方,她硬爬,就是硬爬,结果,唉!你们再想想,如果她不是掉到山谷里摔成肉酱了,本大人至于这么伤心欲绝吗?几位老姨,还有这几位小朋友,先等等,让本大人再好好悲痛一下,本大人这娇艳欲滴的小娘子啊,本大人,本大人真是,肝肠寸断啊!”

    众人见黄铁蛋在那干嚎,还是无语。

    黄铁蛋又说道:“好了,本大人要坚强,你们想想,如果嫣然没有挂掉的话,是不是该和本大人一起回来的,我们向来都是形影不离、恩恩爱爱的,现在没在一起,岂非是她出了大事了,对不对?没错吧?本大人这么说,你们总该信了吧。好了,现在为了祭奠嫣然的亡魂,我们一起喝首歌来祝贺一下吧,啊呸,来悼念她吧,啊,本大人这娇艳欲滴的小娘子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一脸怪异的表情。

    柳飘香和连氏看着黄铁蛋没完没了的嘴遁,似乎黄铁蛋的嘴角边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狡黠微笑,总觉得黄铁蛋在信口河,但是呢,事实却又如黄铁蛋所说,如果李嫣然没死,为什么没回来。她们早先听到的传闻,参加招灵大会之人,那是九死一生,再加上她们两人还参加过铝字辈的招灵大会,当然见识过百步登仙梯的凶险,她们就是因为害怕黑白巨球的杀灭,这才忘而却步,依旧回来当乡民的。

    柳飘香和连氏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再加上黄铁蛋的话滴水不漏,因此被黄铁蛋嘘得一愣一愣的,她们万万没想到,其实李嫣然、魏生巾、花丽坤三人此时已是内门弟子,短时间不会回通驿堂,当然也没办法当面戳破黄铁蛋的鬼话了。所以,一时间,她们竟然信了黄铁蛋的邪。

    于是,众人听说李嫣然挂掉了,一个个眼泪潸潸,小声呜咽起来,柳飘香带着哭腔道:“我魏氏一族,怎么总是命运多舛?前有魔族涂炭之劫,现又,唉,仅存的几名本族弟子,也不受苍天庇佑,就这样,呜呜呜。哦,对了,生巾怎么样了?他没和你一起回来,是不是也?啊!痛煞我心也!”

    黄铁蛋暗暗好笑,突觉人生多姿多彩,虽然自己因灵根低下不能成为内门弟子而心中郁气凝结,但此时能够调戏一下魏氏众人,也可令自己稍稍心有安慰,正是别样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黄铁蛋装腔作势,挤了两滴鳄鱼的眼泪,说道:“夫人没猜错,小巾子也和嫣然一样,一齐掉下了山谷,当时情况危急,小巾子见嫣然交足掉下悬梯,他想也没想,就想去抓嫣然的手,可力有不逮,结果,结果,苍天哩,本大人这娇艳欲滴的小巾子啊,啊呸,这活蹦乱跳的小巾子啊,你怎么年纪轻轻就挂了,可叹、可悲,惜哉、痛哉!”

    柳飘香又下意识的问道:“那么,花丽坤呢?是不是也?”

    黄铁蛋说道:“没错,丽坤也,唉!本大人这娇艳欲滴的丽坤啊,你怎么年纪轻轻就走了。”

    众人听黄铁蛋说得言之凿凿,开始是将信将疑,这回倒全信了,主要是黄铁蛋这演枝,实在一流,再加上感情真挚,说的话也是感人肺府的,只要是不明就里之人,保证被骗得死死的。

    柳飘香说道:“唉,如今之计,该如何是好?”

    黄铁蛋提议道:“反正他们三人的尸体都掉入山谷里摔成了粉末了,就当是天葬吧,常语又说道,修真之途,渺渺茫茫,死在半途,也很正常的,所以,老几位,不用太伤怀,你们不是还有本大人这位英姿勃发、万人景仰的大英雄吗?只要有本大人在,保证会对你们照看一二的,你们刚才不是恭贺本大人来着,成为,对了,成为大大上修。”

    众人见黄铁蛋说话五不搭六,一脸怪异表情看着黄铁蛋。

    黄铁蛋振振有词道:“怎么了?本大人说错了吗?本大人本来就是万人景仰的人物,你们摇什么头?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为了抒发悲伤之情,我们一起来唱首歌祝贺一下吧,啊呸,唱葬歌来悼念亡魂吧。”

    黄铁蛋说完,第一个唱起葬歌来,众人下意识的跟着唱歌,都是一腔悲伤之意,一时间,一股悲凉之意弥漫在空气当中。

    吾友之亡魂兮,远渡冥界。

    大道之不孤兮,冥皇永伴。

    黄泉之落寞兮,曼珠沙华。

    轮回之不眠兮,永照大地。

    唱一首长长的葬歌,祭奠逝去之亡魂,众人都是一脸悲伤,唯有黄铁蛋似乎与众不同,如果有心人仔细听时就会发现,黄铁蛋完全是在干嚎,干嚎当中似乎还能听出些许得意之情,不过,众人皆沉浸悲痛当中,未发觉异样。

    黄铁蛋见乐子逗得差不多了,就煞有介事的向柳飘香告辞道:“柳老姨,还有连老姨,本大人现如今乃是名大公员了,马上要去走马上任了,这厢公务要紧,暂时无法对你们照料周全,你们,那个啥,你们节哀顺便,本大人先走一步了,还有,记住,本大人就任于桑石谷,有空去找本大人联系感情哦!再见了您。”

    众人正在伤心,压根不鸟黄铁蛋。

    黄铁蛋偷着笑,进自己的住所收拾一番,将自己的东西打包好,然后放在早就准备的马车上,驾着早就卖好的一头乌灵马,向众人告别道:“柳老姨,代本大人向余大人问好。”

    说完,黄铁蛋驾着乌灵马车,绝尘而去。

    黄铁蛋出了内城,绕向青城北城,向守城卫士出示一下青鸟令和弟子令,然后微笑向守城卫士们一一告别,一副新官上任的骚气表现,然后上了北城大桥,向青城山脉进发,大叫一声道:“乌鸦鱼,我们走!”

    北城众卫士听黄铁蛋给乌灵马取的倒霉名字,叫什么“乌鸦鱼”,众人听来,一个个脸部抽抽,无语至极。

    青城山脉巨大无比,有无数的山峰,最高者有五,为青鸟、青女、青子、青老和青木,除了众多的山峰之外,青城山脉内部还有众多的山谷,比如有:情人谷、登仙谷、青火谷、移前谷、移后谷、碛雨谷,等等,除此之外,黄铁蛋的目的地桑石谷也是青城山脉众多山谷之一。桑石谷位于青老峰北侧几十公里的地方,要想去那里,可以从青老峰东、西两侧的山脚之路到达,这路并未经过黄铁蛋最熟悉的情人谷。

    黄铁蛋好歹新晋外门弟子,按照他自己的意思,他现在可是名“鼎鼎大名的大公员”,当然,其实不过是在青城山脉某山谷种植灵木、灵药的药农罢了,不过,黄铁蛋最好摆谱,未能成为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当个外门弟子也不妨拿来炫耀一下,这时可趁机向情人谷的居民稍稍炫耀一下。

    其实,黄铁蛋要去情人谷,是早先有约定的,今天这次参加招灵大会者,情人谷青、少年一辈,就只有黄铁蛋和宋大桥二人,黄铁蛋算是情人谷一派的“嫡系”,这时新晋成了“公员大人”,自然少不了要去情人谷报平安,让谷里关心自己的众人心安。

    于是,黄铁蛋驾着乌灵马车,先到了情人谷,在谷口望时,情人谷今天分外美丽,黄铁蛋到了村口,先嚎一嗓子道:“各位老爷、老奶、老叔、老婶,还有小朋友们,我黄铁蛋回来了,还不快来迎接新晋的黄公员大人哩,哈哈哈!”

    因这天是百年一度招灵大会的开始之日,情人谷的居民自然也是十分关注的,况且情人谷又有黄铁蛋和宋大桥两人参加招灵大会,所以,与二人有密切关系的人,早早在村口等候,等待二人平安归来的佳音。

    这情人谷的居民,多为中、老年修士,皆是外门弟子,他们参加过金、铝两届招灵大会,对招灵大会的项目和考核内容门清,自然知道招灵大会的凶险,他们当中有的人暗暗想来,不奢求黄铁蛋和宋大桥成为内门弟子、外门弟子,只求二人能平安归来就行。

    这时,在村口等侯的人,听了黄铁蛋一声嚎叫,又见黄铁蛋驾着马车装着满满的东西,再听黄铁蛋自称“公员大人”,以他们的见识,自然知道黄铁蛋成了外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