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紫坛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215、先入情人

因为外门弟子主要分卫士和公员,能自称为“公员大人”,那必定是新晋成了外门弟子。

    众人本就不奢求黄铁蛋成为内门弟子,这回见黄铁蛋新晋外门弟子,自然满心欢喜,一个个迎了上来,其中在谷内德高望重的老修士马化盆开口说道:“阿蛋,先别大呼小叫的,小心有巡察使过来问罪。”

    外门当中,各级的头领,皆是由内门弟子担任,副城主由具名弟子担任,各堂主、副堂主、团长、副团长由护宗弟子担任,各卫长、公长由核心弟子或内门弟子担任,各队长、庶长由内门弟子担任。青城宗各谷的庶长也是由内门弟子担任,由于内门弟子人手不足,一名庶长一般要管好几个山谷。

    情人谷和附近的曲雨谷、捉盐谷、湖夜谷、大犀谷,这五个山谷,皆是灵木产出之谷,它们皆归一个庶长管,一般来说,这个庶长多由巡察堂的巡察使担任,担任庶长的这位巡察使,即要管理五谷,同时还要巡察各山谷,等于是两职在身,算是一个权力比较大的内门弟子。

    黄铁蛋听马化盆说得小心翼翼的,不免放低声音问道:“马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马化盆说道:“这不是因为招灵大会开始了嘛,宗门早派巡察使来情人谷,还有曲雨谷、捉盐谷、湖夜谷、大犀谷,你以为这巡察使是做甚么的?那正是我等药农的顶头上司,来我们这当庶长的,管我们的。”

    按照青城宗的惯例,每届招灵大会,新晋的内门弟子,需要在五峰之上呆够五年之久,其间不可下山,自然也不可见父母好友,等于是新晋的内门弟子与世隔绝了,要在五峰之上潜心修真。这也是青城宗对待新晋内门弟子的方式,令他们无欲无求,一心修真,这样才能在修真一途上长足发展。再加上招灵大会凶险无比的传说,内门弟子的父母好友,有的甚至以为这些新晋的内门弟子已然死在招灵大会的途中了,只能暗自伤心一阵。

    这也是修真一途的普遍表现,修士要做到无欲无求,抛却个人情感,做到薄凉无情,方能自证修真大道。

    在内门弟子潜心修真的这五年之内,他们不可下山,自然也不可担任各级的堂主、团长、卫长、公长、队长、庶长等,按照惯例,这段时间内,担任外门各级头领的,多由上届高辈弟子来担任,然后等到五年之后,权力重新分配,级别较低的庶长、队长之职,就须由新晋的内门弟子来担任,高辈弟子的职务就交付到新人手中,完全权力的新老交替。

    此时,锡字辈招灵大会开始,上层自然就会派内门弟子下到各谷担任庶长,一来是加强管理,二来是接待新晋外门弟子,在新晋外门弟子前面显示青城宗的威严,就如黄铁蛋要去的桑石谷,为此,那里也指派了一位姓“干”的铝字辈内门弟子担任庶长。

    接下来,马化盆又大致解释了一下这五谷庶长如何任命的来龙去脉,然后又说道:“早年间,你父亲黄公正是巡察使,又是我们五谷的庶长,不过就当了一段很短的时间,至那时到如今,也有许多年不曾派庶长下来。今次锡字辈招灵大会一开,又要派庶长下来,要干五年,五年之后,就会换新晋的内门弟子来担任五谷的庶长。据说,这次派下来的庶长姓夏,与姓秦的交好,所以呢,老夫这才叫你小心别大呼小叫的。”

    黄铁蛋听了一番解释,明白其间的厉害,他暗道:紫菜萝卜大蛤蟆,这姓秦的,本大爷如今倒不怕,今天本大爷不就刚打死秦宝强这个死王八吗,不正是秦氏一族吗?本大修如今有魏小娘这位大靠山,又有阿桥、小森子、小巾子几名打手小弟当了内门弟子,就算发生比斗,也不会怕了姓秦的。不过呢,情人谷的乡亲好友终究要归上面的管束,不可为他们树了强敌。就为此,本大修也不好太过胡来了。

    黄铁蛋说道:“原来如此,本大人,啊呸,小修不胡来就是,马爷爷,还有各位老爷、老叔、老奶、老姨,你们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如今小修也成了宗修,将来必成大修士,这情人谷的安危,由我来守护。”

    众人当然知道,黄铁蛋如果新晋内门弟子,必然是五年不会在山下露面的,此时他站在这里,说明顶多就是个外门弟子,也就是说,黄铁蛋能量还不足够大,不足以守护情人谷,说“守护”之言,有吹牛之嫌,于是马化盆笑道:“你这傻孩子,怕是脑子胡涂了吧,你想想,你父亲黄公正,因是内门弟子,才好说守护山谷之话,你如今这样子,也就是个外门弟子,看情形也是来情人谷当药农的吧?就这样子,谈何过护之言哩!”

    其他人也纷纷说道:“对、对、对,你是外门弟子,无法与内门弟子抗衡的。”

    黄铁蛋被众人鄙视,不以为意,哈哈笑道:“列位,别急啊,我虽然不敢说完全有能力守护情人谷,但我还有一位小弟,他一定可以的。”

    众人疑惑道:“小弟?什么乱七八糟的。”

    黄铁蛋笑道:“就是阿桥哩。”

    宋青书和周芷若因宋大桥、李美兰、黄铁蛋三人去参加招灵大会,早早就在此等侯三人平安归来,此时只见黄铁蛋一人归来,就上前迎接,想向黄铁蛋打听宋大桥的消息,不过,黄铁蛋刚才与马化盆正说话,二人出于礼貌并未插嘴问话,此时听黄铁蛋提到了宋大桥,二人心中着急,同时急切问道:“阿桥?怎么样了?为什么还不回来?”

    黄铁蛋说道:“宋叔、周姨,大喜降临、大喜降临。”

    宋青书见黄铁蛋说得高兴,自然知道自己的不会出事,否则黄铁蛋不会说“大喜”之话,于是先将石头放入肚子,然后问道:“何喜之有?”

    黄铁蛋说道:“正是阿桥,成为这届招灵大会内门第一人。”

    宋青书说道:“哦?”

    接下来,黄铁蛋就将宋大桥在招灵大会上大放光彩之事说了一遍,有关“宋大桥拥有六灵根”之事说了个仔细。

    宋青书听言,大喜到眉飞色舞,周芷若喜极而泣,她和老公宋青书当了一辈子的药农,自然知道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这间的天壤之别,此时欣闻儿子成了内门弟子,还是千年难遇的六灵根弟子,哪能不令人欢欣鼓舞。周芷若眼含泪花,不断说道:“太好了,阿桥这孩子,真替我们争气了。”

    众人纷纷向宋青书夫妇恭贺,同时说道:“大喜、大喜也,从此,我们情人谷再不用受人欺负了。”

    宋青书夫妇一一谢礼,同时答应摆下宴席,请众人喝酒,众人纷纷答应,一时间,气氛融洽极了。

    黄铁蛋见众人的表现,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的,自己灵根天资低下,不能如宋大桥一样受人吹捧,不难受,那是假话。

    马化盆见众人冷落了黄铁蛋,于是上前同黄铁蛋说道:“阿蛋,你装了一车东西来,莫不得也成了我们情人谷的药农了?那就可喜可贺了。”

    黄铁蛋说道:“马爷爷,您猜对了一半,我确实是当了一名药农,弟子令九五二七,不过呢,并非是情人谷的药农,而是桑石谷的,这不,我特意来向你们告知一下,也向宋叔道喜。”

    马化分说道:“能成为外门弟子,也算不错,恭贺、恭贺!”

    黄铁蛋说道:“唉,可惜天资太差,只是单灵根,没办法成为内门弟子,倒令你们失望了。”

    马化盆说道:“没关系,总比乡民强许多了,我们这情人谷的人,不全都是外门弟子,这之后也算后续有人了,哈哈哈!”

    黄铁蛋说道:“多谢马爷爷宽言。”

    其他的人见黄铁蛋说话兴致比开始之时有所降低,知道他心有不如意,于是纷纷上来道贺,特别是宋青书,他发现自己为了儿子的之事冷落了前来报喜的黄铁蛋,连忙上来向黄铁蛋道贺,以缓解一部分尴尬。其实,黄铁蛋对成为外门弟子之事已经认命,知道就算再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这灵根是天生,谁也无法改变的,所以,黄铁蛋笑盈盈的,将众人的恭贺欣然受了。

    接下来,众人又聊了招灵大会、宋大桥、李美兰、桑石谷相关的事,其间黄铁蛋向众人问及艾扫地的去向,众人表示已经许久未见艾扫地出现了。

    黄铁蛋跟众人扯了许久闲篇,这才出了情人谷,上了某条山路,朝青老峰北侧的桑石谷去了。黄铁蛋沿着青老峰北侧的某条山路,在山间穿梭行驶,远远的可以看见,巨大在的青老峰如同一尊巨像耸立于众山当中,将四周的小山峰掩在其下。黄铁蛋行了许久,这才终于到了桑石谷的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