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紫坛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216、又至桑石

桑石谷的景色与情人谷一样,也是极致优美,它的面积与情人谷相差不大,但形状却完全不同。桑石谷的形状,如同七星葫芦,葫口朝着正西方,相对较宽的葫底则靠在东侧的山峰脚下,它的北、南两侧也是奇峻的山峰,南侧十几公里之遥正是青城山脉东北之主青老峰。

    桑石谷西部,是一处湖泊,称为桑石湖,它的面积比之情人湖稍小,桑石谷四周的山上,长年有溪流入桑石湖,桑石湖南部形成了一个较大的河流,令满溢的湖水流向南去。

    桑石湖往东走,乃是桑石谷的主体,这里有一片片巨大的药原,其内岸芷汀兰,各种灵木、灵药在其间生长,令谷内芳香四溢。巨大的药原中心,建了一个修士部落,正是桑石村。

    黄铁蛋驾车绕行桑石湖,到了桑石村,早有桑石谷的居民热情的上来迎接新晋的药农,黄铁蛋见众人如此热情,连忙满脸堆笑与众人打招呼。黄铁蛋巧舌如簧,不久就将桑石村的男女老少哄得开开心心,就这样,黄铁蛋很快就与这群原住居民打成了一片。

    桑石谷的居民,和情人谷一样,皆是金、铝两辈的外门弟子,说好听点,就是青城宗的公员,说普通点,那就是药农,是为青城宗种植灵木、灵药的底层弟子,他们在这里居住了至少上百年,今天是百年一度的招灵大会,有新弟子要加入,他们对此,自然抱有十分的热情,前来欢迎新来的弟子。

    居民们盼新弟子加入心切,黄铁蛋又善言辞,就这样,黄铁蛋很快就与大家打成一片,宛如故交基友一般。

    桑石谷来迎新的居民当中,有一位老修士,叫做“羊角塔”,他在谷中德高望重,是大家尊重的长者,也是桑石谷实际的“管理者”。黄铁蛋问羊角塔道:“羊爷爷,我在人事堂时,那里的公员要我来此找干庶长报道,烦请问一下,我去哪找这位干庶长?”

    羊角塔说道:“阿蛋,你小子说的这位干庶长,其实哩,本名叫做干由贝。”

    原来,现任桑石谷的庶长,本名叫做“干由贝”,乃是青老堂的内门弟子,为铝字辈弟子,从上次铝字辈招灵大会结束几年之后,一直担任桑石谷的庶长。干由贝除了是桑石谷的庶长外,还是桑石谷附近其它四谷的庶长,也就是说,干由贝是五个山谷的庶长,桑石谷是他管辖的山谷之一。

    羊角塔又说道:“这个叫干由贝的庶长,是青老堂的弟子,为人十分忠厚老实,爱大家的拥护,他对我们桑石谷很是照顾,不过,老朽已经许多年没见过他了,按说,今天乃是新届招灵大会开始的日子,他也应该来安排一下新晋的弟子的一些俗务,可这时还没来,却是怪了。”

    黄铁蛋说道:“原来是这样,羊爷爷,那我现在该怎么做呢?”

    羊角塔说道:“无妨,老朽年纪大了,桑石谷的事务老朽皆可以安排,今天是迎新的日子,你们这群新小子,还有小姑娘的住处,就由老朽安排,前面早先来了三个小子,都不错,老朽已派人安排了住处,你也一样。”

    原来,这天新加入桑石谷的弟子有数人,本来新晋弟子第一件事是向谷中的庶长报道的,可现任庶长干由贝不知何由耽搁了,至今尚未在桑石谷露面。干由贝虽然是桑石等五谷的庶长,且担任此职有几十年,中间未曾卸任,但是,干由贝却从未真正管理过五谷的事务,他名义上是五谷的庶长,其实并未将此事看重,平日里五谷的事务多是由各谷德高望重的老修士处理。

    羊角塔做为桑石谷中最德高望重的老者,是桑石谷的实际管理者,日常的事务,居民皆听从他的安排。

    这次干由贝既然没来,自然也要听从羊角塔的安排。前面已有三名新晋弟子来到桑石谷,羊角塔早就将他们排到不同的空院落里,黄铁蛋是第四个来的,羊角塔也要对黄铁蛋做安排。

    黄铁蛋说道:“多谢羊爷爷。”

    羊角塔对身边一个叫“东方易”的中年男修说道:“东方易,你且带这小子去找院子安顿。”

    东方易中等身材,为人热情,黄铁蛋同他很说得来,他听了羊角塔的话,回道:“是,羊大叔。”

    东方易说完,又回头对黄铁蛋说道:“阿蛋,且跟东大叔过来。”

    黄铁蛋恭敬的回道:“是,多有劳烦东大叔。”

    于是,黄铁蛋跟着东方易,去找地方安顿,其他的人则依旧在村口等其他的的新晋弟子。

    桑石村的建筑风格和情人村相似,有几排院落,东方易将黄铁蛋带到最后一排院落的第四个院子,黄铁蛋驾着马车在后面跟着,到了第四个院子前,就下了车。

    东方易说道:“阿蛋,这里呢,以后就是你的住所了,你且好生安顿,你把这一车东西,自己放进去,房子也用心拾掇,这旁边几家,就是前脚刚来的三个新弟子,你得空跟他们熟悉一下,你们将来还有许多年要共处哩。”

    黄铁蛋说道:“是,我省得,多谢东大叔。”

    东方易说道:“那东大叔去村前等其他人,你自行安排,有事明天再说。”

    黄铁蛋说道:“是。”

    东方易说完,又去了村口,黄铁蛋则开始忙起来。黄铁蛋将马车赶入院子当中,又将院子里里外外一顿收拾,再将自己的东西一一安放好。从此,黄铁蛋就属于桑石谷的人,或许要在此呆上几百年,直到死去,对此,黄铁蛋心有感慨,一边拾掇,一边想着心事。

    不久,其他的新晋弟子也依次来了,加上黄铁蛋,这次被分配到桑石谷的人有八人,黄铁蛋去其他七家窜门,与他们套套近乎,联络一下感情。不料,这七人一个个的,一见黄铁蛋,十分的面熟,不正是招灵大会上出风头的人吗?这个大头丑八怪长相奇特,十分好认,让人过目不忘。七人知道,黄铁蛋做事心狠手辣,所以,对黄铁蛋的突然拜访,表现得兴致不高的样子。

    七人当中,有五名男弟子,长相普通;两名女弟子,比较美貌,这七人的性格,多属于内向型的,不像黄铁蛋这般热情似火,他们见黄铁蛋来同自己打招呼、套近乎,都是礼貌的回应,毕尽将来大家是要在一起共事,如果因黄铁蛋行事凶狠就不理他的话,实在说不过去,况且伸手不打笑脸人,黄铁蛋如今这般热情,也不好意思赶他走是吧?

    黄铁蛋一一拜访七人,发现他们都是属于呆头狗类型,只是一副微笑而不失礼貌的表情迎接自己,但一看,就属于那种不想交朋友的态度。对此,黄铁蛋暗骂几句,觉得索然无味,跟他们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就又回到自己的家里,开始忙自己的事了。

    接下的几天,黄铁蛋等着干由贝来桑石谷安排工作,可左等右等,这位庶长就是没出现过,没办法,做为桑石谷最德高望重的羊角塔,只好再次越俎代庖,替干由贝安排桑石事务,将黄铁蛋等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每人都分派了适量的工作。

    桑石谷的主要工作就是为宗门种植灵木,黄铁蛋也不例外,他被分派到桑石湖的东侧离桑石湖最近的一片药原里种植灵木。这片药原的面积很大,几乎是整个百兽之家的两倍之宽。黄铁蛋的新药原,其上杂草丛生,只是些无法当成灵药的低级灵木,比如:一级青沙草、一级狗尾草、一级湖夜草,等等。

    对于这种情况,做为种植灵木的好手,对此那是小菜一碟,只用了十几天的时间,就将这片药原开垦出来,并种上了各种各样的等级不一的灵木。其他与黄铁蛋同时被分配到桑石谷的七人,似乎不擅长灵木种植之术,对于此事,他们虽然不至于是惨不忍睹的水平,但与黄铁蛋这位好手相比,那是远远不如的。七人也各自被分配了一片极大的荒芜药原,他们悉心打理,却无法达到黄铁蛋的水平。

    桑石谷的原居民见黄铁蛋种植灵木有章有法,远胜于其他七人,不免纷纷赞誉有嘉。

    就这样,时光在种植灵木的之事上慢慢流逝,不知不觉,就过了几十天,某天,桑石谷盛传的庶长干由贝终于姗姗来迟。干由贝将桑石谷的包括新晋弟子在内的所有公员召集一起,说了一通可有可无的话,解释了一下没有及时来桑石谷的原因。原来,干由贝最近处于冲击旋照级的关键时侯,所以将来桑石谷的事耽搁了。

    桑石谷的居民一听,也不敢有异议,因为干由贝是庶长,大家是下级公员,哪敢有异议,干由贝还算好的,换成别的内门弟子,哪有闲工夫跟你解释,内门弟子是上级,说的话就是命令,是不容下面这群低级公员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