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紫坛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221、人生桎梏

黄铁蛋说道:“我省得。那个啥,如果没事,小修先走了,再见了您。”

    黄铁蛋说完,向吴冰箱拱拱手告别,然后出了书简院,到杂物院其它地方四下转转,因这口九曲遮天鼎乃是遮天阶十级法鼎,等级太高,黄铁蛋压根打不开,所以,黄铁蛋想要炼制灵丹,还须另外想办法卖一口低级法鼎来用,相信这杂物院应该有低级法鼎售卖。

    果不其然,黄铁蛋发现杂物堂还真有法鼎售卖,不过都是些一级劣质法鼎,而且价格还不便宜,价格是五到十枚法币不等。黄铁蛋总共加起来的身家,不过区区六枚法币,三枚是游一凡尸体上剥夺而来的,三枚是人事堂发的,这回法鼎是刚需之物,不得不咬牙跺脚,花费了五枚法币,最终买了一口劣质法鼎,至此,身家剧降到一枚法币。

    法币是修真世界通用的货币,是到处皆可使用的硬通货,价值是比较高的,青城宗的外门弟子只在招灵大会之后才能得到区区三枚法币,而这法币在后续修真途中要不断使用,外门弟子获取法币的途径并不太多,足见法币的珍贵之处,黄铁蛋还不容易攒了六枚法币,一下子花去五枚,想想都觉肉疼。

    黄铁蛋买好法鼎,给它取名叫做“龟裂鼎”,这名字正符合黄铁蛋给事物取名的风格,同样的令人听来头裂开。

    龟裂鼎,乃是一级法宝,浑体乌漆抹黑,正跟黄铁蛋的长相风格搭调,都是其貌不扬。这口法鼎体积很大,重有一吨之重,非常的笨重,实在无法与等级高到离谱且轻飘飘、可任意变化大小、神奇无比的九曲遮天鼎相比。这口法鼎没有鼎盖,鼎身有许多丑陋的纹路,犹如龟裂之状,好似制造法鼎的这位器士不用心,这口法鼎是他随意挥洒的作品。

    黄铁蛋对此也没办法,这杂物堂确实有精品二级法鼎,但那价格高到离谱,要一百枚法币左右,这可是一级法鼎的几十倍,显然不是黄铁蛋这种穷鬼能够消费得起的。

    黄铁蛋当时暗暗估算道:紫菜萝卜大蛤蟆,这鬼玩意也太贵了吧,本大修算算,这一级法鼎算十枚法币,二级法鼎算百枚法币,那三级法鼎可不得要一千枚法币,这样算来,本大修这口十级的九曲遮天鼎,岂非要,要多少法币来着,本大修算算,要一万,不对,十万,也不对,百万,还是不对,哦,好像是个天文数字,怪怪龙地冬,居士要过冬,这算说来,本大修岂非成了大富豪了,哈哈哈!

    黄铁蛋边想来,倒吸一口凉气,吴冰箱随手给自己的这口法鼎,这样算来,价值无法估算,如果将这口九曲遮天鼎卖出去,那自己一下子就成了大富豪,还是青城第一有钱人的那种。当然,这种事只能想想,要真的拿这口传说级的法鼎去卖,估计成为大富豪是不可能的,杀生之祸估计是少不了的,这与黄铁蛋风格不太搭调,不卖也罢。

    黄铁蛋力大无穷,轻轻松松背着龟裂鼎,放在自己的马车上,又去杂物堂别处转修一下,看能不能买点目前所需的物品,可转了半天,也没有买一样东西,实在是黄铁蛋本身太穷,这杂物堂的东西又死贵死贵的,对此,黄铁蛋只好悻悻作罢。

    黄铁蛋还知道,这杂物堂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叫做“拍卖行”,它是任何修士都可以进行自由交易和拍卖的“自由市场”,它内部用来交易和拍卖的物品,都是价格不菲的,当然,必须都是“高级货”。

    其实,修真世界当中种族无数,宗派更是数不胜数,基本上每个宗派都会建设一个巨大的拍卖行,可令所有的修士在其内自由交易。

    修真世界有一个不成文规定,拍卖行可以看成是“法外之地”,任何修士都可以进入,无论他的地位、种族、等级,更无论他是否凶徒、混蛋、仇敌,等等。比如说,就算是人族的仇敌虚河人,也可以在人族开设的拍卖行进行自由交易,人族修士都不可以对他进行打击杀灭,只有等他出了拍卖行,这时才能“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进行拍卖行的唯一通行证,那就是“法币”,修士只要拥有足够多的法币,就可以进入拍卖行。

    青城宗也设了一个拍卖行,叫做“青城拍卖行”,它就设在杂物堂内,不过,这种特殊的地方,杂物堂的能量过低无法染指,它是直属于青城宗最高机构长老会管理的一个部门。

    青城拍卖行规定,每年只举办一次拍卖会,时间定在每年的三十月三十日,到时,青城宗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甚至是乡民、散修,过路的其他种族修士,都可以来参加拍卖会,前提是要有很多法币。青城宗内、外两门弟子,在拍卖会上,可以自由交易,也可进行高级法宝、物品的拍卖。众人想在获得“高级货”,拍卖会就是个最为理想的地方。

    黄铁蛋听说拍卖行能够得到好东西,当然心里有点蠢蠢欲动,可惜自己身上只剩一枚法币,这拍卖会也尚未来到,只有等以后再想办法了。

    黄铁蛋想着事,驾着车,又去南城市场转悠,看看能不能淘点可用之物,转了半天,发现这里的东西都是些普通货,实在无法与杂物堂相比,这里的物品,比较适合乡民,与黄铁蛋这位“公员大人”气质无法相容,对此,黄铁蛋只好悻悻作罢。

    黄铁蛋卖好东西,满载而归,又回到了桑石谷自己的家里。

    自此,黄铁蛋又开始了平静的桑石谷生活,主要还是修真冲击分灵,日常是打理灵木、管理药园,各种灵木在药园里飞快生长,黄铁蛋还开设了一块巨大的紫色三息草息土田地,用于种植七叶一枝花。

    除了修真、种植之外,黄铁蛋最多的还是做有关炼丹方面的事。

    黄铁蛋学习《青城宗草木大典》、《炼丹入门手册》,等等,当然,最重点学习、研究的书简当属高深的《太白灵丹大典》,这部书简,黄铁蛋在此后的时光里一直学习。要说黄铁蛋,修真天赋可能一般,但灵木、灵药、灵丹方面的天赋还算异于常人,经过多年的学习研究草木大宝典《太白灵丹大典》,再加上不断的、不厌其烦的反复炼丹试验,许多年后,黄铁蛋竟然堪堪制造出引灵丹,成了一名了不起的五级药士。

    黄铁蛋同时还会学习、研究引灵丹方和八卦之术书简,等等,不断充实自己的头脑。

    炼制灵丹,不断的反复炼丹试验也是少不了的,黄铁蛋一边学习书简,一边用新卖的龟裂鼎进行炼丹,经过成千上万次的不断反复的炼制,黄铁蛋的炼丹手法不断提升,并成功制造出几百枚的一级灵丹大元膏,还偶然制造出了十枚二级灵丹鹿鸣散,最高成就是一枚三级灵丹清风散,除此之外,四级以上灵丹就毫无建树了。

    黄铁蛋对于炼丹成结还是有点小满意的,他将这些花费无数心血制造的灵丹卖出去,还小小的赚了几枚法币,这大元膏当然完全是白给,十枚鹿鸣丹好歹卖了一枚法币,而这一枚清风散总算卖了两枚法币,黄铁蛋的资产变成了四枚法币。

    经过不懈的努力,主要的成就不在赚了三枚法币,而是黄铁蛋的炼丹手法变得十分娴熟,算是一名“入门”级药士了。

    就这样,黄铁蛋渐渐溶入了桑石谷的生活,兔走乌来,光阴似箭,不知不觉已是五千六百一十五的秋季末,到了这年的四十四月某日。

    这时光如同流水,岁月又静好,黄铁蛋渐觉人生寂寞如雪,可心中一颗修真向上的心时时怦怦跳动,他天资低下只有火灵根,想要同内门弟子一样修炼到高等级几乎很难办到,因此,黄铁蛋时常想着邪茬,看看能不能剑走偏锋,从别处提高修真等级。

    黄铁蛋想成为内门弟子,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估计也只能如同孔二毛一样,浑浑噩噩的渡过几百年时光最后老去。这种平庸的生活方式,可不是黄铁蛋这种心心念念要成为大修士的人物要过的,所以,黄铁蛋就时常做梦,想着能不能有奇遇,令自己一飞冲天。

    可惜岁苍天向来无情,无法令黄铁蛋随心所愿,黄铁蛋只能乖乖当个药农,平静的生活在桑石谷,无论内心如何悸动。

    这种生活时光,时常令黄铁蛋感到压抑,虽则黄铁蛋天生乐观向上,有一颗异于常人的强大内心,但想想这辈子有可能平庸的活下去最后挂掉,那就不是黄铁蛋所要的,黄铁蛋的梦想,那可是“世界第一大修士”。这种桎梏人生,如同枷锁,将黄铁蛋紧紧琐住,黄铁蛋儿时向往的大游士的风花雪月的生活方式,似乎渐行渐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