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紫坛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222、故人突至

沉闷的时光到了五千六百一十五年的四十四月某日,这天阳光灿烂,桑石湖边风光旖旎,黄铁蛋在药原里除虫。黄铁蛋将家传的捉虫器拿在手中,挨个的给每株七叶一枝花除虫,做得十分细致。

    时近丙子,阳光正烈,黄铁蛋在田边放置的大石台上拿起不离身的七星葫芦,拔了葫芦塞,喝起青香仙稞美酒,一时间倦意全无,时感岁月时光的美好,不禁胡乱吟起一首打油诗来。

    桑石谷里好风光,灵药田里人人忙。

    但见眼前好风景,山峦丛翠灵虫叫。

    惠风和畅精神爽,一壶美酒真是妙。

    从来酒仙出凡间,青石居士最高傲。

    黄铁蛋将一首打油诗说得正妙,正当此时,却见不远处巨大的桑石湖中湖水突然之间翻滚起来,一阵阵“哗哗”的水浪声大作,层层波浪由远远的湖心向黄铁蛋这侧的湖边推了过来。

    这种现象,黄铁蛋还是第一次见到,心知有异常,连忙停止吟诗,将随身携带的无极棍和一柄黑弓拿在手中并上了白羽箭,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

    那浪一下子就近到岸边,将许多湖水推到岸上,发出“啪啪”的浪花拍岸的巨响来,与此同时,有一只丑陋无比的头颅由湖水当中一下子长出水面来,然后稳稳当当的立在湖水当中,任凭风吹浪狂,这个头颅竟然纹丝不动。

    黄铁蛋早早定睛看时,这颗巨大的头颅,不正是须儒艮的头吗?黄铁蛋小时侯见过须儒艮,当时是艾扫地骑着须儒艮,将自己吓了一大跳。这须儒艮外形巨大,又长得丑陋,乃是二十的灵鱼,黄铁蛋此时一见这头须儒艮的头颅,一下子认了出来。

    黄铁蛋还来不及大声喝叱几句,就见一个黑影自须儒艮身上闪现,然后瞬间就到了黄铁蛋跟前,并说道:“铁头,经年没见,别来无恙。”

    黄铁蛋一见到这丑陋的须儒艮,又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用说,来人必定就是艾扫地这个老家伙,这老家伙行踪飘忽不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自己多次去情人谷寻他,总不见影踪,也不知去了何方,这回倒是突然出现了。黄铁蛋再定眼看了黑影一眼,这黑影不是艾扫地还有谁?艾扫地闪现到黄铁蛋跟前,同时伴着爽朗的笑声对黄铁蛋说话,此时立在黄铁蛋面前,依旧风彩不减,还是道貌岸然的样子。

    黄铁蛋知道来者是艾扫地之后,心中欢喜无比,这个神秘的老家伙,自己找他多次,此时居然以这种出其不意的方式出现,怎能不令黄铁蛋欣喜。黄铁蛋心中十分高兴,哈哈笑道:“哈哈哈,艾老头,原来是你,我就说嘛,除了你这位大修士,谁还会骑这么一头丑八怪出场,我一见这怪鱼的模样,就知道是你这个老东西,啊呸,是你这位老上修来了,哈哈哈,妙哉、妙哉,我正愁找不到你,不料你这还突然出现,可让我逮个正着哩。”

    艾扫地笑道:“这么久没见你,你这铁头说话,还是如此人憎鬼厌,哈哈哈,老修听闻,铁头最近正在寻老修,不知有何急事?”

    黄铁蛋说道:“能有什么急事,不就是因为许久不见您,甚是想念,这才到处找您,可您真是个神仙般的人物,多时不在情人谷,却不知去了何处仙山?”

    艾扫地笑道:“老修那叫自在逍遥,云游世界,正所谓,心之所往,皆是吾乡!”

    黄铁蛋最近与吴冰箱接触久了,知道有些老修士表面上普普通通,其实说不定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黄铁蛋又早知艾扫地行事飘忽不定像极了高高在上的大修士的风范,所以心中琢磨,艾扫地也只可能同吴冰箱一样,是个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

    黄铁蛋说道:“艾老头,您难道真是位大修士,行事如此古怪,我们连您的影子都摸不着?”

    艾扫地说道:“什么大修士,老修不过比你多活了几年罢了,谈不上大修士,修为只比你稍稍高了一点。”

    黄铁蛋说道:“紫菜萝卜大蛤蟆,我却不信,如果不是高高在上的大修士,哪有功夫四下游历,我自青石来青城好几年了,连您的影子都不见,我还寻思,您这公员的身份,是不是不想要了?瞧您这仙风道骨的,估计也不直分在乎这重身份吧?”

    艾扫地说道:“一个药农身份,老修其实也不太看重,大不了再到别处宗派弄一个外门弟子当当,哈哈哈。”

    黄铁蛋听言佩服万分,说道:“高人行事,实在是我等低修无法猜测的,小修敬佩不已!且受小修一拜。”

    黄铁蛋说道,假模假样的向艾扫地行了一个修敬礼,称道:“艾大修士在上,受小修一拜。”

    艾扫地见黄铁蛋这般做作,发笑道:“铁头,你这假模假样的,让老修好笑,许久不见,你小子倒是变成精了。”

    黄铁蛋说道:“我们那是大哥不说二哥,彼此彼此,哈哈哈。”

    艾扫地说道:“那倒也是,哈哈哈。”

    二人相视一笑,将笑声放在巨大的桑石湖中。

    路过的一群桑石谷居民见一个老修士骑一头怪兽来,正与黄铁蛋高声叙话,于是纷纷上前来观望,其中的东方易问道:“阿蛋,这位高修是?”

    黄铁蛋说道:“原来是东大叔,还有各位好基友,你们要问的这位老修士,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人物,他是来自情人谷的药农,大家大可不必在意。东大叔,我不是时常跟你说起,我在情人谷有位老基友,就是他了,容我正式介绍一下,这一位,乃是大名鼎鼎的艾扫地,艾大修士是也!”

    东方易听言说道:“哦,原来如此。”

    黄铁蛋又对艾扫地说道:“艾老头,这位东大叔,尊名叫做东方易,是桑石谷的老公员了,平日里对我很照顾的。”

    东方易听言又说道:“阿蛋言重了。”

    又对艾扫地拱拱手说道:“艾修士,失敬、失敬,时常听阿蛋说起你,说是位仙风道骨的人物,今日一定,果然名不虚传也。”

    艾扫地淡淡说道:“不敢当,老修不过是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哪里敢担虚名!”

    东方易眼光还算不错,识得艾扫地的坐骑是二十级灵鱼须儒艮,其他的几人皆是新晋的青、少年的药农,见识尚浅,见艾扫地的坐骑如此奇怪,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湖里的须儒艮。

    这时,东方易说道:“本修还算有点眼力,这湖中怪鱼,好像是二十级的须儒艮,艾修士能拿它来当坐骑,本领想必不低,可不是我等人物可攀比的。”

    艾扫地打哈哈道:“东修士言重。”

    接下来,东方易和艾扫地不咸不淡的扯了几句白话,然后东方易带着一群青、少年药农,各自散去,各忙各的去了。

    黄铁蛋早将器具物品收拾好,这时对艾扫地说道:“艾老头,您这出场方式也够轰动的,引来这么多人上来一观。”

    艾扫地说道:“老修处世,豪爽大方,此来本性,老修也没办法。”

    黄铁蛋说道:“这点恰恰和我一样,哈哈哈,正是英雄惺惺相惜也。”

    艾扫地说道:“有道理。”

    二人又是大笑。

    黄铁蛋说道:“说了这么半天屁话,我们两个人也别在这里傻傻站着了。那个啥,艾老头,这边请,我请您去寒舍坐坐,我请您品品美酒。”

    艾扫地说道:“老修恭敬不如从命,哈哈哈。”

    艾扫地说完,又回头命令须儒艮道:“冬天,你自可去玩。”

    须儒艮果然听话,听了艾扫地的命令,一下子觉下湖水当中,不久就消失不见了。

    黄铁蛋在头前带路,将艾扫地引入自己家里,好生在客厅就坐,又拿出数坛自酿的青香仙稞来,筛满两只大大的三角鼎,然后拿起其中一只,放在石桌、艾扫地的面前,然后说一声道:“艾老头,且喝一鼎美酒,这是我自家酿的,保证香醇甜美。”

    艾扫地也是豪爽,拿着三角鼎,满饮一口,称道:“这酒,确实不错哩。”

    黄铁蛋自己也拿起另一个三角鼎,满饮一口,也称道:“好酒、好酒也!”

    黄铁蛋喝完,又将二人的三鼎角筛满。

    艾扫地说道:“铁头豪气。”

    黄铁蛋说道:“艾老头更豪气,小修打心眼里佩服哩。”

    艾扫地说道:“你这小子,真是越来越精明了,不知你这些年,在青石镇生活的怎样?”

    黄铁蛋说道:“要说青石镇的日子,那可快活得很哩。这许多年没见您,我正要跟你说道、说道哩。”

    于是,黄铁蛋将话匣子打开,开始和艾扫地扯起闲篇来,二人一边饮着美酒,一边听黄铁蛋说起青石镇相关的事情来。

    中间,艾扫地问道:“不知你孔爷爷近况如何了?”

    黄铁蛋说道:“这老家伙可不太好,他都快三百岁了,如果不能突破海纳,也就还有几十年活头了。我来青城前,老家伙还特意交待,让我替他向您问好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