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紫坛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223、法宝等级

黄铁说着,又假模假样的向艾扫地行个敬修礼,然后说道:“艾上修,经年不见,请好、请好!”

    艾扫地说道:“你这假模假样的,这礼还是别行了。”

    黄铁蛋笑道:“哈哈哈,过场,过场也。”

    艾扫地说道:“唉,铁头你这小子,越发的油滑了。”

    黄铁蛋说道:“彼此、彼此。”

    艾扫地见此,不说话,只微笑着年黄铁蛋,黄铁蛋不以为意,又说道:“说起孔药士,这老伙好像有一个老相好,叫做甄美丽的,据传是长老会的长老,不知您可曾听闻。我本来想去拜访这位上修,替孔药士向她问句好,可我人轻言微,竟然连她的面都见不到。”

    艾扫地说道:“甄美丽,没听说过。不过,没想到孔二毛竟然有这等风流轶事,与长老会的女长老都有瓜葛,不简单、不简单,老修算是看走眼了,没想到这孔二毛隐藏很深哩。老修就说嘛,孔二毛区区一个外门种地的人物,怎会受长老会大药士的青睐,招他做了炼药童子,估计是这位女长老的助力哩。”

    黄铁蛋此前还没想透这件事,此时听艾扫地一说,果然有理,于是说道:“艾老头,听你这么一说,好像很有道理,难怪孔药士能当什么张铜士大药士的炼丹童子,莫非真是甄美丽奶奶的关系?”

    艾扫地说道:“那还用说,老修且问你,这个叫甄美丽的,是不是也是一位药士?”

    黄铁蛋说道:“确实是位大药士,难道?”

    艾扫地说道:“那就没错了。老修没注意到,孔二毛竟然有这么一个老相好,真是可惜了。”

    黄铁蛋不解道:“可惜什么?”

    艾扫地说道:“可惜内外有别,天人相隔,这内、外两门之间,有一道天然的天堑鸿沟,只有内门弟子才有可能修真达到高等级,寿命也高,外门弟子想要达到高等级,比登天还难。孔二毛和甄美丽不能在一起,也是这个原因哩。”

    黄铁蛋无奈的叹道:“唉,这也是上天注定之事,我也无话可说。好了,不说这事,我再给你说说青石镇其它事情。”

    艾扫地说道:“何事?”

    黄铁蛋说道:“我来青城前,青石镇遭了一桩大祸事。”

    艾扫地说道:“什么大祸事。”

    黄铁蛋说道:“就是蛤蟆人杀入青石镇,导致青石镇生灵涂炭之事。”

    接下来,黄铁蛋又将虚河人入侵之事说了一遍。

    艾扫地听完之后说道:“原来又是虚河族,这魔族十分的可恶,是时侯要给他们一点教训了。”

    黄铁蛋见艾扫地说话牛气冲天,调侃道:“艾上修出手,保准蛤蟆人有来无回。要不,您老去前线看看,止了这场刀兵,白战车白叔也被派上前线去了,至今未归,也不知是生是死。艾上修,小修早认定您神通广大,要不你行行好,将这些蛤蟆人一个个打死,顺便也将白叔救回来。”

    艾扫地说道:“事情哪里这么简单,人族和虚河族乃是几十万年的死敌,这种仇恨可不是轻易就能解开的,且况老修自知修为不够,无法解开这个死局。正所谓,时也,命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老修无法逆天而行。”

    黄铁蛋见艾扫地又打起机锋来,不免好笑,心中暗道:紫菜萝卜大蛤蟆,艾老头真是性情令本大修捉摸不透哩,有时这老头像极了一位风范十足的大修士,这回又怂了,一听就像是在吹牛皮,到底这老家伙是不是高高在上的大修士,还得好好看看才行。

    黄铁蛋说道:“艾上修没有办法,那就算了,喝酒。”

    黄铁蛋说着,又喝一口酒来。

    艾扫地也喝一口酒,然后说道:“对了,铁头,你来青城多久了。”

    黄铁蛋说道:“我来青城,差不多两年了,一来这青城,第一时间就去找您,可您倒好,总是不见人影,唉!”

    艾扫地说道:“确实是有事耽搁了。不过,铁头你这小子,也成了药农,这就有趣了,哈哈哈。”

    黄铁蛋叹一口气道:“唉,这一点也没趣,不瞒您说,提起这事来,我其实心有不甘哩,早先我还幻想着,以我的天资,怎么说也能成为内门弟子的,可现实却让我无法如愿,想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内门弟子,我这回可真是丢了脸,唉,一言难尽。”

    艾扫地说道:“天资一事,早已注定,何必强求。你能从招灵大会上走出来,还算不错,成了外门弟子,总之死在半途在好哩。对了,跟老修说说你这招灵之路,如何?”

    黄铁蛋说道:“我正有此意。”

    于是,黄铁蛋又开始说起招灵大会的,包括初入登仙地,上百步登仙梯,杀灭秦宝强等人,结识吴冰箱,过三个关卡,进入道胜境,最后由于天资太低无法成为内门弟子导致的心情低落,这一桩一件,全都给艾扫地说了个遍。

    艾扫地边听边点头,当黄铁蛋说道吴冰箱时,艾扫地眉头紧锁,向黄铁蛋问道:“吴冰箱?不知是个怎样的人物?”

    黄铁蛋说道:“你说老吴啊,这老家伙可不得了,他可是个神秘莫测的人物,就我私下里估计,他可能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

    艾扫地说道:“何以见得?”

    黄铁蛋说道:“不瞒您说,老吴出手一凡,拿着一口黑色钵盂,一下子就击倒了几十号人,这都不算什么,我们过关卡之时,一个个累得够呛,差点就挂了,老吴可厉害了,好家伙,就像在后花园散步一样。”

    黄铁蛋又将吴冰箱不同寻常的表现说了一遍,然后又说道:“这些都不算啥,主要是老吴出手十分阔绰,给了我许多高级货,就凭这点,我就认为,老吴可能和您一样,是活了上千年的大修士。”

    艾扫地说道:“哦,不知这位吴修士出手如何个阔绰法?”

    黄铁蛋说道:“我也不敢瞒您,老吴给了我许多好法宝,可不像您,连件低级法宝也不曾给我。”

    艾扫地笑道:“你这小混蛋,可真有你的,像个鼻涕虫一样,好吧,你先给老修说说吴冰箱此人,老修再考虑给你一件称手的法宝。”

    黄铁蛋说道:“那感情好,我们君子一言,一言为定。”

    黄铁蛋喝口酒,又说道:“老吴给了我两枚符器,有一枚叫做昊天错盾符,也不知等级如何,老吴也没说,他只说这符器威力强大,关键时侯能救我一命,我这些日子还要仔细研究哩。”

    艾扫地说道:“啊!昊天错盾符,这可是了不起的符器,是七级符器,将它打开,能变成一面巨盾,可防御强大的攻击。这个叫吴冰箱的出手如此大方,绝非等闲之辈。”

    黄铁蛋虽然早有一口遮天阶十级的九曲遮天鼎,但这口法鼎据说至少到心动级才能开启,对于自己来说无异于鸡肋,自己修真到心动级也不知要多少年岁。而现如今从艾扫地口中得知自己的昊天错盾符竟然是如意阶七级符器,并且自己还能使用,这样的事,哪能不令自己欢天喜地呢?

    于是,黄铁蛋暗喜道:紫菜萝卜大蛤蟆,发达了,发达了,上次的九曲遮天鼎是十级法宝,比昊天错盾符高级许多,可惜无法使用,这昊天错盾符听说是七级符器,这可是如意阶的法器,能自由变化大小,关键是本大修还能勉强用得上,那真是癞蛤蟆遇见了小灵虫,呱呱乱叫哩,怪怪龙地冬,居士好过冬!

    黄铁蛋又暗道:前者听人说过,魏氏那个家传法宝,叫做金蟾流璃引魂宝的,不过区区四级法宝,后来被本大爷捡到又被魏小娘给夺走了,现如今本大爷这昊天错盾符可不知高它多少级,哈哈哈,真是妙不可言也。

    黄铁蛋暗想来,口里说道:“哇,原来这昊天错盾符是七级符器,真是妙不可言。”

    艾扫地说道:“铁头,你说得妙语,可知这昊天错盾符的使用之法?”

    黄铁蛋说道:“您这话倒把我问住了,我常听老吴说道,要想真正学会法术和法宝,还有符器,必须要到开光级,我这不是没到开光,这昊天错盾符虽然是高级货,其实并不太会用。”

    艾扫地说道:“正好,你将这符器拿出来,老修教你使用方法,免得你自己瞎想不得要领。”

    黄铁蛋说道:“这感情极好,我正要将这事向您请教,老吴这家伙只管给我法器,却没用心教我,我正发愁哩,不过,那个啥,受累问一句,我这不是还没到开光吗?真的能用这昊天错盾符吗?”

    艾扫地说道:“老修自有妙法,虽然你未到开光,只要学了老修这秘法,保管能用好这符器,就算不能得心应手,正常使用还是可以的。”

    黄铁蛋恭立起来,然后向艾扫地行个修敬,说道:“妙,太妙了,那小修多谢您。”

    艾扫地说道:“你这小混蛋,就爱装腔作势!”

    黄铁蛋说道:“礼多人不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