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紫坛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224、宝箱迷案

接下来,艾扫地果然将符器重点是昊天错盾符使用方法仔细指导给黄铁蛋,黄铁蛋认真听取、仔细琢磨,将这些知识学了个七七八八。黄铁蛋见艾扫地说得头头是道,艾扫地所述的符器使用方法又妙不可言,不免将艾扫地又高看了几眼,心里终于认定艾扫地和吴冰箱一样,必定是一个隐藏于俗世的世外高人。

    艾扫地教完黄铁蛋符器使用的方法,说道:“铁头,你刚才不是说吴冰箱给了你两枚符器,另外一枚符器是什么,也拿出来让老修看看。”

    黄铁蛋将另外一枚符器鱼雷符也拿了出来,对艾扫地说道:“艾老头,这枚符器叫做鱼雷符,你且看看。”

    艾扫地将鱼雷符拿在手里,仔细看一眼道:“不错,确实是鱼雷符,这东西乃是八级符器,如果正面击中敌人,只要是心动级以下的修士,绝无幸免的可能。这个吴冰箱出手不凡,老修倒是想会会他哩。”

    黄铁蛋一听鱼雷符乃是八级符器,并且能正面杀灭心动级以下的修士,这种符器对于自己,那是真真的大杀器,有了它,那就有人一件保命符,黄铁蛋更是欢喜,暗道:紫菜萝卜大蛤蟆,这鱼雷符比昊天错盾符还牛逼,真是妙不可言,有了它,本大修简直可以横着走了,以后看哪个老八王敢惹本大修,一个鱼雷符过去,就叫他全家死光光,怪怪龙地冬,居士好过冬!

    黄铁蛋边想来,说道:“哇,八级鱼雷符,可以杀灭心动级以下的修士,太牛逼了,简直是小小母青牛坐上游鱼飞艇,牛逼上了天,哈哈哈,老吴,这鱼雷符也是一样的用法吗?”

    艾扫地点点头说道:“没错。”

    艾扫地慢慢饮了一鼎酒,又说道:“除了这两枚高级符器,这个吴冰箱还有什么宝物给你?”

    黄铁蛋也饮一鼎酒,然后将吴冰箱给自己的一些法宝拿了出来,一一给艾扫地仔细看看,边拿边说道:“除了昊天错盾符和鱼雷符,还有一柄法弓、无数白羽箭,一个奇怪的法盔,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不知是什么东西,有何妙用?”

    黄铁蛋将好几样东西给艾扫地瞧过,艾扫地一一指出它们的等级和作用,嘴里说道:“都是些不错的东西,铁头,你且好生保管了。这样看来,这个吴冰箱果然出手十分阔绰,老修对他越来越有兴趣了。他给你,就这些东西吗?”

    黄铁蛋说道:“还不止,还有几枚玉简,老吴说都是些高级功法,可惜这玉简要到旋照级才能观看,我原来就有一枚玉简,是我父亲给我的,说是《无业虚气经》,这些玉简给我又没用,我又看不了,我找您的目的,就是让您给瞧瞧,然后顺便给拓写一下。”

    黄铁蛋又非议青城宗几句道:“您是知道的,这青城宗抠门得要死,一部《无业虚气经》分灵篇的书简,都要外门弟子自己去杂物堂买,价格还死贵,在二十枚的法币,谁你妹夫的有这么多钱,总之就是想让我等外门弟子自生自灭哩,什么狗屁青城宗,压根不拿外门弟子当人看嘛,紫菜萝卜大蛤蟆,越说越气。”

    原来,青城宗有规定,《无业虚气经》不直接对外门弟子发放,而是让外门弟子用法币自由去杂物堂购买,光《无业虚气经》分灵篇的售价就要二十枚法币,因此,许多外门弟子一开始压根买不起修真功法,只能慢慢攒钱,等有钱了才能买,这样下来,修真之事自然一拖再拖,这也是外门弟子在修真一途上进步缓慢的一个原因。

    黄铁蛋报怨几句后,又说道:“不过呢,我还好,我认识内门一个叫魏神枝的女修,她给了我一部《无业虚气经》分灵书简,这才能够继续修真。”

    艾扫地见黄铁蛋嘀嘀咕咕的报怨,突然哈哈笑道:“铁头,你遇到有这件难事,正是修真世界常说的宝箱迷案哩,哈哈哈!”

    黄铁蛋不知艾扫地说的是什么意思,疑惑问道:“宝箱迷案?这是什么东西?”

    艾扫地说道:“这是一件趣事,老修给你讲讲。”

    黄铁蛋说道:“洗耳恭听。”

    于是,艾扫地就将“宝箱迷案”的故事说了一遍。

    原来,修真世界故老相传,有这么一个法力通天的大修士,他的身份不详,也不知是哪个种族的修士,他某天在副本里得到一口神奇的宝箱,据说,这口宝箱里装了一件绝世至宝,叫做“胎仙灯”,这胎仙灯乃是一件法力无边的法宝,等级高到离谱。这个大修士的目的,就是想得到宝箱当中的胎仙灯,从而凭借胎仙灯之力,飞升到另一个神奇的修真世界,幻仙界。

    但是,这口宝箱由一种十分神奇的天地灵材铸造,这个大修士虽然法力通天,却无法强行破坏,只能用钥匙打开,而打开这口神奇宝箱的钥匙竟然就是宝箱当中的胎仙灯。这样一来,就陷入了死循环,想要得到至宝要打开宝箱,想要打开宝箱用钥匙,而钥匙却是宝箱当中的至宝。最终,这个大修士也没能拿出这件神奇的胎仙灯来。

    这则故事,就称为“宝箱迷案”。

    黄铁蛋没听过宝箱迷案的故事,此时十分认真的听艾扫地讲故事,对其间的“神奇宝箱”、“胎仙灯”、“幻仙界”之类,充满了向往,变得目眩神驰,时不时向艾扫地提一两个问题,艾扫地就粗略了解释一下,表示他自己对相关之事也知之不详。

    艾扫地说完这则故事,说道:“铁头,你目前的状况,也是宝箱迷案,你想看这玉简当中的功法,就要达到旋照级,要达到旋照级,就要修炼玉简当中的功法,想要得到这玉简当中的功法,就需要达到旋照,哈哈哈,这不正是宝箱迷案吗?刚才老修想到这件趣事,不免好笑。”

    黄铁蛋没好气的说道:“紫菜萝卜大蛤蟆,艾老头这么爱看人笑话,小心别笑死了。您就说说,能不能帮我将这些玉简当中的功法拓写一下。”

    艾扫地打机锋道:“修真之途,丛丛艰难,全看你自身的机缘,这位吴冰箱给你玉简功法,想必是考验你的机缘,所以,不可说,不可破,哈哈哈。”

    黄铁蛋说道:“紫菜萝卜大蛤蟆,说了半天,算是白费功夫了,说什么机缘不机缘的,唉,算了,这部《无业虚气经》玉简,是我爸爸传给我的,可不是老吴给的,总可以帮忙拓写吧。”

    艾扫地笑道:“《无业虚气经》是青城宗的通用功法,倒可以给你拓写,不过,也不用这么麻烦,老修这里恰有一整部《无业虚气经》,你且拿好。”

    艾扫地不知从何处拿出一部书简来,赠送给黄铁蛋,黄铁蛋拿过来,粗略看了几眼,正是《无业虚气经》全篇,不免开心起来,这正是自己所需的功法,按照市价,光《无业虚气经》的分灵篇就要二十枚法币,这一整部《无业虚气经》自然价格不菲。对此,黄铁蛋又假模假样的向艾扫地道谢,艾扫道摆摆手,示意黄铁蛋不用这么惺惺作态,黄铁蛋哈哈两下,二人接下来又开始扯别的话题。

    黄铁蛋说道:“老吴清空给了我一部《太白灵丹大典》,这部书简十分深奥晦涩,不过,对灵丹之术大有裨益,我这些天正在天天研究哩。”

    艾扫地说道:“《太白灵丹大典》,老修略有耳闻,你即有此良缘,切莫浪费,须得用心研究,你就算在修真一途上没有太大建树,成为一名药士也算不错哩。”

    黄铁蛋说道:“小修省得。”

    艾扫地说道:“听你说了这么多,这个吴修士,果然像个世外高手,得空一定要去瞧瞧。”

    黄铁蛋说道:“要不要我为你引荐。”

    艾扫地说道:“不必了,老修自有计较,不用你这铁头多事。说起灵丹之事,老修倒有几部书简给你,是几部丹方,你且收好,对你炼丹大有裨益。”

    黄铁蛋一听,又有便宜可占,忙不迭接过几部书简,千恩万谢道:“紫菜萝卜大蛤蟆,这感情太好了,我正需要几部丹方书简,没想到瞌睡遇到了好枕头,妙哉、妙哉!,多谢艾老头大大大上修,哈哈哈!”

    艾扫地说道:“你这铁头,找打。你且看看,这几部丹方能用吗?”

    丹方这种东西,向来是可遇不可求,每个药士都是视如珍宝,不会随随便便赠送给他人,没想到艾扫地一给就是几部丹方,哪能不令黄铁蛋开怀大笑。

    黄铁蛋一脸贱笑道:“能用,哪里不能用?什么丹方都能用,小修这正缺着哩,您可真是救苦救难的大大上修,哈哈哈。”

    黄铁蛋将几部丹方书简仔细收好,留备后续炼丹之用。

    艾扫地说道:“除了这些东西,这个吴修士还给了你什么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