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章重生归来,第九世

刚过十月,一场大雪让燕国北方的洛家镇披上了白Se的外衣,早早步入了冬季。

    冬日里的清晨异常寒冷,太Y还未升起,天空中的星辰依稀可见。

    丰Y城里的大部分人这个时候还在暖和的被窝中做着美梦。

    肖家,丰Y城三大豪门之一,其府邸就坐落于丰Y城南三十里处的骊山脚下。

    肖府占地超过百亩,府内五部一楼,十步一阁,厅台廊嫚,不计其数。

    “呼!呼!”此刻的演武场上,一个半身赤L的少年大口喘着粗气,双手正不停地捧起白雪,快速在身上摩擦。

    少年名叫肖逸,今年刚满十六岁,只有聚气境一层的修为。

    半柱香后,肖逸的P肤变得通红无比,略显消瘦的身T上升起阵阵雾气,困意与寒气一扫而光。

    完成了热身的肖逸开始了今天的练习。

    刺、挑、斩。一招一式,没有使用真元,都是最基础的剑招,他却练的聚精会神。

    尖锐的破空声与金铁J鸣声在林间回荡,肖逸面前的玄岗岩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白痕。

    不过他手中拿的却不是剑,而是一根两尺来长,身上锈迹斑斑的黝黑铁B,准确的来说更像是一根烧火棍,只是末端尖锐罢了。

    这铁B其实本是父母留给他的遗物,但十年来,肖逸却根本没有在上面发现任何不凡之处。

    也许是因为特殊的感情,肖逸用起这根铁B来,总觉得比普通青钢剑要顺手许多。

    “呼!”肖逸剑招一收,手中的铁B突然向着试招石上,一处鱼眼大小的凹槽刺去。

    “嗤嗤嗤!”铁B快如闪电,一眨眼便已连刺三下,并且每一次都精准无比地刺入了凹槽中。

    “三连刺”剑招中常见的招式,要求一息之内能将三剑刺到同一个点上,讲究“快”与“准”二字。

    然而,三剑过后肖逸却并未停下,而是手速再提,又刺出六剑,每一剑也都刺入了凹槽!

    时间刚好过了一息!

    “九连刺!”而且他还没有动用任何真元!若是旁人在场,定会赞叹无比。

    半晌过后,天空渐渐泛起鱼肚白,而肖逸也结束了今天的晨练。他收好铁B,穿上自己那套破旧的棉袄,准备离去。

    这时的演武场上,开始有人零星地出现。

    他们都是洛家子弟,但在看向肖逸的眼光中,却满是鄙夷之Se。

    “天天起那么早练剑,倒是很勤奋啊!”

    “再勤奋的废物也还是废物,十年过去,修为却一直停留在聚气一层,真是给我们肖家丢脸!”

    “别忘了,他本就不是我们肖家之人,不过家主捡来的野孩子罢了。”

    ……

    这些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对肖逸指指点点,口中还不时地发出阵阵窃笑。

    话语传入了肖逸耳中,他却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如何进行反驳。

    他的确只是个被捡来的弃婴。

    而更让肖逸感到痛苦的是,他的先天经脉堵塞,修炼天赋奇差无比,只能做到勉强沟通天地元气。

    甚至不管F用多少丹Y,他的修为也只能一直停留在聚气境一层。

    无法修炼。在以武为尊的乾元大陆上,无疑是件残酷的事情。

    “罢了。”肖逸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有理会他们,只是自顾地准备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他将要走出门口之际,一道冷哼却突然传来。



    “哪里来的外人,胆敢进入演武场,你不知道这里只有肖氏子弟才可以进入吗!”一个身穿锦袍,面容俊朗的少年突然出现在肖逸面前,大声呵斥道。

    此刻周围并无他人,对方的话语显然是冲肖逸而来。

    肖逸闻言怒而抬头,一眼便认出了对方。

    此人名为肖安,正是肖家二长老的儿子。

    年方十七,仅比肖逸大了一岁,却已有聚气境七层的修为。

    肖安X格乖张暴N,喜欢仗着自己父亲的身份,欺负其他同辈子弟,以前也没少跟肖逸挑事。

    “我也姓肖,为什么不可以来这里!”肖逸冷声反问。虽然对方修为要超自己,但他却不是怯懦之人。

    “姓肖?不过是个捡来的野种而已!就凭你T内流淌的低J血Y,也配自称肖氏子弟了?”肖安瞥了一眼肖逸,满脸嘲弄之Se地说道。

    他的话语也引得其他肖氏子弟一阵大笑。

    “狗东西,你再说一句!”听到‘野种’二字,饶是心X沉稳的肖逸,也无法继续忍耐,顿时面Se一寒,chou出腰间的铁B。

    “你找死?”肖安闻言眉mao一挑,语气冰寒无比。聚气七层的修为轰然爆发,眼看就要动手。

    “住手!”

    就在此时,一声娇喝突然传来,下一刻,肖逸只感觉眼前一花,一个柔美的身影便挡在了他和肖安之间。

    nv子红唇皓齿,肤若凝脂,身着一件劲装武F,英气不凡。

    “肖青。”肖逸一怔,看清对方的身份后,眼中露出释然之Se。

    肖青比他大两岁,不但是现任家主的nv儿,还拥有有聚气境九层的修为,也是家族里为数不多的J个对他友善之人。

    “肖安,你想动手就冲我来,仗着自己修为高,跟肖逸动手算什么本事?”肖青柳眉颦蹙,一脸寒意。

    见到来人,肖安皱起了眉头。

    “这次算你走运!有本事你就躲在nv人身后一辈子,哼!”尽管心中有些恼意,但他知道对方X格泼辣,而自己又不是肖青的对手,因此只能作罢,愤懑离去。

    “青姐,真是谢谢你了,又帮了我一次。”肖安走后,肖逸向着肖青拱手一揖,感激地说道。

    若不是肖青,以他聚气一层的修为,根本不是肖安的对手,动起手来必定落败。

    而在他修为停滞的十年里,肖青也多次帮他化解危机。

    因而对于肖青,肖逸是打心眼里感激。

    “你这是什么话,从我父亲将你带到肖家之日起,我就一直将你视为了亲弟弟,这点帮助又算得了什么!”肖青连忙扶住了肖逸的手臂,让他无法弯腰,同时略有不满地说道。

    肖青的话,让肖逸心中感动不已,整个肖家也就只有他们父nv善待自己。

    “对了,我父亲正在屋里等你,我来找你就是告知一声。”肖青顿了顿,又说道。

    肖逸闻言微微惊讶,立马返回了自己所住的小院。

    等他回到院子里时,发现一个伟岸的身影,已经站在了屋里。

    男子四十多岁,气势威严,正是肖家现任家主肖洪刚,也正是他将肖逸带回了家族。

    “肖叔叔。”肖逸恭敬地说道。

    这些年来,肖洪刚一直对他照顾有加,在最开始的那J年里,一直都为肖逸提供着最好的修炼资源。

    只是后来因为肖逸修为停滞,碍于家族高层的压力,才逐渐取消了对他的培养。

    所以对于肖洪刚,肖逸还是十分感激的。

    “逸儿,你来了。”肖洪刚闻言转过身来,威严的面庞上出现了一丝笑容。

    “肖叔叔找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肖逸出声道。



    身为家主的肖洪刚事物繁忙,不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

    “你忘记了吗?今天是你十六岁的生日啊。”肖洪刚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