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救回一个女人】

大唐,武德六年,此乃开国帝王李渊的年号。~⑧~1~<首发、域名、请记住

    天下忽有噩耗传来!

    “李秀宁死了!”

    李秀宁是谁?

    她是大唐开国帝王李渊的女儿。

    她是天策府上将李世民的妹妹。

    她曾以一己之力横扫了六大反王。

    她独力创建了堪称整个隋朝末年战斗力最为最凶猛的燕赵娘子军。

    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公主,为大唐的开国立下了赫赫战功。

    放眼整个天下,几乎有一半地方是她打下来的,若论整个关中,她麾下的娘子军势力更是力压天策府。

    大唐开国之初,这位公主执掌的力量几乎占据大唐的一半。

    然而,现在,这位本该流芳千古的公主却薨了。

    【平阳公主薨,葬礼以军制,十八将抬棺,二十四牲牢,真正的生死哀荣,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死后有追赠的公主。】

    谥号曰,昭。

    她的葬礼,堪称帝王般隆重!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平阳公主到底是怎么死的,无论史书还是民间野史,大多只是模糊不清的猜测。

    更是很少有人知道,出殡当日的那口十八位将军抬棺,其实里面乃是空的……

    史书上面所谓的平阳公主薨,其实根本就没人见过她的尸体!

    就算是李家皇族的一众亲人,也只是见到了她留下的绝笔遗书。

    又因一直找不见人,所以才猜测她已经死了。

    ……

    ……

    村里人都知道,顾天涯会制作很多稀奇古怪的器物。

    是谁教会他的呢?

    是顾天涯的老娘!

    所以确切的说法应该是,顾天涯和他老娘会制作很多稀奇古怪的器物。あ爱?^书屋ヤ

    比如提笼!

    提笼是什么?

    提笼,是一种特殊的捕鱼工具。

    制作简单,功效却很强大,哪怕是个七八岁的小孩,也能使用这小玩意下河抓鱼。

    然而呢,放眼四村八乡方圆百里,从未听说谁家会做这种工具。这种明明很是简易的抓鱼器具,只有顾天涯和他的娘亲才会制作……

    其实说穿了也没有多少高深的技巧,主要就是一种别人想不到的小创意!

    但是这个小创意在没人见过之前,想要做出来真的很难很难很难。

    世上很多东西没被发明以前,世人想要制作都会很难很难,原因很简单,想不到创意。

    ……

    天寒地冻,北风呼呼!

    顾天涯裹着一件厚厚的大袄,十分快速的从河里拽出了一个提笼,但听水声哗啦,似有噗通乱响。

    老娘站在他身后踮脚张望,声音里明显透着紧张,忐忑问道:“顾儿,抓到鱼没?”

    “抓到了,还不少呢!”

    顾天涯哈哈一笑,拎起提笼举给老娘看,语带安抚道:“娘亲您看,收获很大哇,提笼几乎半满,足有二三十斤,不止有鱼,还有青虾……”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举着提笼继续又道:“您看看这些青虾,只只肥硕无比,大钳子张牙舞爪,跟您故事里讲的将军一般,简直就是狂妄的很,狂妄的很呐……”

    “好得很,好得很!”老娘满是欢喜,连连道:“能抓到这一笼鱼虾,咱们娘儿俩三四天的口粮算是妥了,走走走,娘这就回家给你做饭。”

    “好嘞娘,不过您先等等!”

    “等等?还干啥?”

    老娘明显有些迟疑。~⑧~1~<首发、域名、请记住

    顾天涯晃了一晃手里的提笼,笑着道:“您看这提笼里面,诱饵没被吃光,不如把它扔回河里,应该还能再抓一次鱼。”

    说着又是一晃提笼,再次道:“孙家的庄子上难得杀猪一次,孩儿帮闲半日方才讨得半截猪肠,所以嘛,这份鱼食诱饵来之不易,万万不能让它浪费了。”

    说到这里看向娘亲,恭声再道:“您一向教诲孩儿,持家之道,物尽其用。且让孩儿把这提笼放回河里,说不定傍晚又能再抓二三十斤鱼……”

    “还能再抓一次?”老娘明显欣喜,声音透着激动,连连道:“那可好,那可好,娘可以把多余的鱼虾洗弄干净,晾在院子里好生晒制一番,如此又多了三四天的口粮,咱们娘俩七八天都不用担心饿肚子。”

    顾天涯哈哈一笑,顺着老娘口风道:“娘亲说的真是有理,孩儿这就按照您的意思办。再抓一次鱼,保证有收获。”

    其实主意本是他想到的,但是做儿子的哪能邀功?反倒不如顺着老娘口风去说,多让老娘开心一些才是正理。

    所谓孝顺,一曰孝,二为顺,如此简单,如此而已。

    ……

    却说顾天涯一边顺着娘亲的口风说话,一边把提笼里的鱼虾倒进木桶,然后反身走回水畔边缘,准备再把提笼放置回去。

    老娘则是站在后方吃力提着盛满鱼虾的木桶,目光一转不转盯着顾天涯,脸上神色带着期盼,眉宇之间却有紧张。

    忽然小声开口,仔细叮嘱道:“顾儿你可小心些,脚下不要打滑,莫要跌进水里,眼下寒冬腊月的季节,万万不可落水冻着你。”

    顾天涯又是哈哈一笑,回头安抚一句,恭声道:“知道啦,您放心,儿子我小心着呢,保证不会跌脚打滑。あ爱^奇书屋ヤ~⑧~~<首发、域名、请记住”

    一边说着,一边把提笼放进水中。

    想了一想,又从河边拿起早先带来的木棍,挑起提笼使劲往那水深之处送了一送,这才吐出一口热气,反身慢慢走回岸边。

    自始至终,老娘一直紧紧盯着他脚下,直到顾天涯转身而回,脸上方才现出如释重负。

    接下来,娘儿俩个席地而坐,都是面带渴盼的望着河水,都在想着傍晚又能再次抓到二三十斤鱼。

    想到开心之处,不免发出欢喜的笑声。

    只不过,天气毕竟很冷,老是这么在河边等着可不行,再壮实的汉子也会冻的打哆嗦,须得赶紧回家,生起火来好好暖和一下。

    顾天涯忽然站起身来,然后双腿往地上稳稳一蹲,仰头笑道:“老娘,咱们先回家吧,路有点远,儿子背着您!”

    哪知老娘脸色一拉,像是被顾天涯惹的十分生气,佯装怒道:“娘又不老,这点路途算个什么?你赶紧站起来,木桶也让娘来提。”

    顾天涯嘿嘿两声,分明充耳不闻,他只是蹲在地上不起,仰头静静等着老娘答复。

    如此好半天过去之后,老娘终于拗不过儿子脾气,无奈狠狠瞪了顾天涯一眼,俯下身来乖乖让儿子背着。

    顾天涯这才哈哈大笑,得意的像个刚刚打赢一场战役的大将军。

    他一手提着二三十斤的木桶,另一手稳稳托着娘亲的腿弯,然后深吸口气喷吐而出,站起身来迈开步子往回走。

    穷人肚里油水少,故而体力并不好,所以哪怕只是背着一个体重并不太重的老娘,顾天涯仍旧感觉微微有一些吃力。

    然而北风呼呼宛如狼啸之间,河畔边上却响彻一个少年爽朗的笑声……

    听起来,分明像是个调皮的孩子在跟娘亲耍无赖。

    ……

    却说娘儿俩顺着河道一路远行,身影眼看就要变得模糊起来,一路之上,老娘频频回首,目光总是不自禁望向大河,望向提笼放置的那处水面。

    忽然,老娘一声惊叫,道:“顾儿,顾儿你快看,提笼怎么歪倒了…咱家的提笼怎么歪倒了……?”

    嗯?

    顾天涯脚步一停,迅速转回了身。

    他站在河岸之上极目远眺,果然看到抓鱼的提笼真的已经歪倒。

    “怎么回事?”

    “我明明放置的很稳?”

    他心里有些怀疑,下意识就要往河边走。

    也就在这个时候,忽听老娘又是一声惊叫,道:“人,有人,顾儿你快看,河里有个人……”

    顾天涯一惊,目光急速在水面扫视,但见水花翻滚之处,依稀有一点艳红的颜色正在随波逐流。

    果然有个人!

    是个穿了满身大红的人。

    河水之中那一抹艳红的颜色,分明就是一个穿了满身大红的人。

    仅仅一个瞬间,顾天涯就想通了抓鱼的提笼为何会歪。应该是河中那人顺水漂浮翻滚,身上衣服恰好挂住了自家的捕鱼提笼,所以提笼才会碰歪,可惜没能挡住那个人。

    提笼和那人一起顺水翻滚。

    ……

    “顾儿,顾儿,人,那是个人……”

    老娘的声音抖抖索索,明显带着紧张和惊恐。

    紧张,是因为紧张那是个落水的人。

    惊恐,同样也是惊恐那是个落水的人。

    老娘一辈子心善,哪里能见得有人落水,所以声音里的惊恐和紧张,转眼之间就带上了哭腔。

    顾天涯想也不想,轰的一声拔脚飞奔,人还没到河边,木桶已经扔掉,他把双腿猛往地上一蹲,急急道:“娘,您先下来。”

    可惜老娘由于紧张,双手仍旧死死箍住他的脖子,这时只知道哆哆嗦嗦开口,不断颤声道:“顾儿,人,那是个人……”

    说到这里才猛然住口,似乎意识到儿子是要跳河救人。

    跳河?

    救人?

    老娘身体顿时一僵,双手不由自主抓着顾天涯,拼命摇头道:“不行,不行,天太冷了,水也太冷了,会冻坏的,你会冻坏的。这可咋办,这可咋办哇……”

    老娘抽抽噎噎,竟然哭了起来。

    一边是有人落水,必须要人搭救,善良如她,怎能眼睁睁看着有人淹死?

    一边是天寒地冻,儿子跳河救人,疼儿如她,怎能放下心看着儿子下水?

    不去救,河里那人就得淹死!

    若去救,自家儿子可能冻着!

    可怜老娘只是个普通妇人,她心里哪能撑得住这种天人交战,万分焦灼之下,只会急的呜呜哭。

    或许有人觉得这事夸张,或许有人觉得像是个笑话,然而顾天涯却十分了解自家母亲,老娘她就是这么个柔软性子的人。

    很善良!

    但怕事!

    ……

    此时事势十分紧迫,老娘又哭的让人心疼……

    顾天涯这辈子最见不得老娘啼哭,当下想也不想直接拉开老娘箍住他脖子的手,大声安抚道:“娘亲您放心,儿子冻不着!”

    说着不等老娘反应过来,噗通一声冲进了河中,这时他才想到自己没有脱掉大袄,可是救人的情势已经容不得他再迟疑……

    于是,他狠狠咬了咬牙,使劲吸了一口气,他瞅准河中那抹不断翻转的红色身影,硬着头皮冲着过去。

    ……

    数九严寒之际,顾天涯从河里捞上来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