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不杀你,你可以走出幽州城】

毋庸置疑,顾天涯这就是逼着对方做选择。

    要么站我这边。

    要么站高句丽那边。

    想要左右逢源?

    你们吐蕃人的脸很大吗?

    ……

    禄东赞明显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这位号称吐蕃智者的人物,一眼就能看出顾天涯的决心,也正是因为他看出了顾天涯的决心,所以他才会在心中产生了后悔。

    自古枭雄之辈,按说是永远不会后悔的。

    但是,他偏偏就后悔了。

    足足良久之后,这人忽然一声叹息,他陡然郑重拱手一礼,看着顾天涯问道:“顾领主,禄东赞想问您一句,若是我今夜不再参与地权竞拍,是不是再也没有机会走出这座幽州城……”

    这话才一说出口,四周登时一片肃杀。

    大家都听懂了禄东赞的意思。

    他为什么要问能不能走出幽州城,分明就是心中已经下定了决断,他所说的不再参与幽州的地权竞拍,分明暗示着吐蕃会选择高句丽。

    果然不再左右逢源。

    可惜选的却是对面。

    几个大唐国公脸带杀气,森森然道:“好啊,好得很,既然不是朋友了,那可就方便我们动手了。”

    李世民的面色也微微发冷,只不过身为皇帝不方便亲自下场,仅是淡淡说了一句道:“吐蕃的选择,让朕很是惋惜。”

    顾天涯同样像是有点意外,他目光深深看了禄东赞两眼。

    忽然顾天涯若有所思一笑,意味深长的道:“如此看来,那位高句丽国主下了大本钱呀。否则以你禄东赞智者名头,不可能放弃幽州转而去选择高句丽……显然,你们收了无法拒绝的好处。”

    说着微微一笑,状似好奇又道:“我能问问你们收了高句丽多少好处吗?”

    禄东赞再次叹息出声,再次的郑重拱手行礼,道:“顾领主您是帝王层面,何必为难在下一个吐蕃大相,我虽然是个大相,按说在吐蕃已经位极人臣。可我就算再怎么位极人臣,但我始终还是一个臣子啊!”

    这番说辞有两层意思。

    首先,他婉言拒绝了回答顾天涯的问题。

    其次,他语带深意的向顾天涯做了点暗示。

    是什么暗示呢?

    正是吐蕃选择去帮高句丽的原因。

    他说他只是个臣子,隐含之意就是说自己做不了主,做臣子的人哪怕权力再大,但是在国家层面的决策上也要听君主的。

    显然,吐蕃选择去站队高句丽的并不是他。

    顾天涯何等精明,禄东赞这番暗示他一听就懂。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悠悠然回答对方最开始的那个问题,道:“中原自古有句老话,叫做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既然连交战中的对手都不斩使节,我们又怎会为难一位并未交战的异国大相……”

    说着看了禄东赞一眼,微笑道:“阁下随时可以离开,我保证整个幽云之地无人拦你。”

    禄东赞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道:“出了幽云之地呢?”

    这次顾天涯没有回答,而是李世民淡淡开口,道:“整个大唐境内,同样不会有人刁难你。”

    禄东赞再追问一句,郑重道:“这算是两位的保证吗?”

    李世民看他一眼,仍旧语气淡淡,道:“以你的身份层次,还达不到让我们作保的资格。我们之所以出言作保,只是因为中原汉家的风度。”

    禄东赞浑不在意这种嘲讽,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在下就告辞了。今夜真是让人遗憾,惜我吐蕃人无法在幽州立足。”

    顾天涯忽然伸手提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行字,道:“我给你写个条子吧,你离开的时候随身带着,虽然我已经保证你不会出事,但是幽云一代毕竟还有匪患存在。你带着我的条子,那些匪患不敢动你……”

    禄东赞目光忽闪几下,像是十分震惊的问道:“莫非那些匪患都是您的麾下?”

    顾天涯大有深意看他一眼,笑道:“你不用故作这样震惊的试探我,我在一年之前就不玩这一套了。以前我确实让麾下伪装过匪患,但是如今的幽州已经不需要这么干。我刚才所说的匪患,乃是实实在在的匪患。”

    说话之间,条子已经写好。

    他伸手把条子递给对方,再次道:“虽然他们是真正的匪患,但是毕竟在我的地头上讨生活,所以无论是突厥匪还是吐谷浑匪,又或者西域诸国的小匪,甚至从万里之外过来讨生活的天竺匪,不管是哪一方匪患,都得给我这个主人三分薄面,你拿了我这个纸条放在身上,那些匪患绝对不会对你怎样……”

    禄东赞若有所思,忽然目光看向大殿之中许多外族高层,笑道:“在下懂了,那些匪患未必是真的匪,就如我们吐蕃选择站队高句丽一般,想必这座大殿之中也有很多人选择站队汉人。既然站队,就是盟友,身为盟友,自然要做点示好的事……”

    顾天涯不置可否,仅是微微一笑道:“话说的太明白有时候也不是好事。”

    禄东赞缓缓点头,随即脸色变得肃然,郑重道:“感谢顾领主的点醒,但是禄东赞还有话说,鄙人此次前来幽州,并非是独身一人前来。我乃吐蕃大相,出入皆有护卫。只要不是幽云和大唐的正规军力刁难,普通的匪患对我来说根本不在意。”

    这话说的很傲,分明是不把某些小国的战斗力放在眼里,

    他目光扫视整座宴会大殿,突然冷笑又道:“我们吐蕃乃是当世大国,麾下的兵卒能征善战,若是真有不开眼的匪患,鄙人倒是可以顺手帮着顾领主调理一下。”

    顾天涯呵呵而笑,摆摆手道:“场面话就不用多说了,吐蕃大相还请自便。我们忙着拍卖土地权限,就不专门派人送你出城了。”

    “如您所愿!”

    禄东赞陡然弯腰下去,这次极其郑重的行了一个大礼。

    但见这位吐蕃大相满脸敬佩,由衷道:“顾领主不愧是帝王层面的人物,心胸堪称光明磊落广阔如海。您明知我们吐蕃已经站在了对立面,然而您仍旧愿意和颜悦色对我。可惜我只是个臣子,左右不了我家主君的决断……”

    顾天涯徐徐吐出一口气,不知为何突然笑声爽朗,道:“其实这样也挺好,如果不这样反而不好了,以前我常听人说,吐蕃的松赞干布是位明君。可他这个明君乃是异族的明君,并且国土还和我们汉人接壤,这对于中原大唐来说,等于卧榻之侧趴着一头猛虎。”

    他说着微微一停,紧跟着又道:“卧榻之侧有猛虎,要么打,要么安抚。按照汉人自古传承的外交政策,很可能会嫁出一位公主作为和亲。本来这事我挺犯愁的,因为我不舍得让哪个侄女嫁去吐蕃受苦……现在好了,不用犯愁了,既然松赞干布选择了去站高句丽,那么我们汉人就不需要再考虑使用和亲安抚的手段。”

    禄东赞面色一凛,沉声道:“顾领主这番话,鄙人可以理解为威胁吗?”

    顾天涯淡淡看他一眼,摇摇头道:“不,你还不够资格。我只是因为解决了一个多年的遗憾,所以才会一时忍不住有感而发,兴之所至,不吐不快。呵呵呵呵,吐蕃人不能娶我们的公主,你知道这件事会让我何等的开怀吗?”

    禄东赞满脸莫名其妙,他隐隐感觉顾天涯是真的因为开心。但是为什么会开心,他却百思不得其解。

    所谓的嫁公主和亲,只是一个猜测而已,难道就因为一个猜测的事情不需要去做了,所以这位名动天下的幽云领主就变得开怀无比吗?

    不应该啊。

    顾天涯不应该城府这么浅啊。

    可惜他永远不会知道答案了。

    这时顾氏门徒忽然走出一人,赫然是弟子之中排名第二的李崇义,拱拱手道:“吐蕃大相,我送你出大殿吧,不管如何,远来是客。但是我家师尊还有事务要忙,他肯定是没有精力送你离殿的,所以吐蕃大相还请莫怪,送宾客的差事由我担当。”

    禄东赞连忙拱手还礼,郑重道:“彼此已经是敌对阵营,然而顾氏仍旧以礼相送,能由真传第二亲自送我,禄东赞心中颇感荣耀也……”

    李崇义笑了一笑,伸手道:“请!”

    禄东赞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目光看向墙壁上的那副立体投影。

    他仿佛要将这个画面永远记住,足足好半天之后陡然转身,大呼一声道:“惜我只是个臣子,无法左右君主的选择。唉,幽州,幽州,为什么不选幽州……”

    大呼之中,满是悲愤,转身朝着门外而去,脚步明显有些踉跄。

    宴会诸人面色各异,不发一言看着他离开。

    直到这人的身影在大殿消失,李世民才忽然淡笑着看向顾天涯,意味深长问道:“你说他的悲愤是真是假?”

    顾天涯莞尔一笑,道:“不管是真是假,这番演戏是过关的,如果世上戏子评奖的话,我肯定要颁发给他一块奖牌。”

    李世民放声大笑,道:“吐蕃禄东赞,人称阴狐也。所以呀,妹夫你确实该给他颁个奖。”

    皇帝这话不言自明,分明是说刚才禄东赞就是在演戏。

    房玄龄笑呵呵的插了一句,道:“同为相,我不如,这位吐蕃阴狐,演的极其精彩。”

    李世民哈哈大笑,打趣道:“那么还请房卿家多多努力,以后再和吐蕃人打交道的时候争取追平他。他是吐蕃大相,你是大唐宰相,若是演戏演不过他,朕的脸上可不怎么光彩。”

    房玄龄转身看了一眼门外,叹口气道:“可惜了,吐蕃人选择了高句丽。彼国与我们的剑南道接壤,若是在边境进行滋扰会有很大麻烦。”

    顾天涯悠悠抬头,目光眺望着大殿门外,道:“这也怪不得他们,无非是远交近攻而已。对于高句丽来说,越过大唐境内交往一个国度有利于给我们下绊子。而对于吐蕃来说,收下高句丽的好处本就是意外之喜。他们吐蕃就算不收好处,这辈子也不可能和大唐好好相处的。”

    李世民慢慢品味这番话,好半天后才徐徐吐出一口气,冷声哼道:“好一个远交近攻。”

    这时大殿内猛然挤上前一群人,赫然是西域那群小国的国主,纷纷道:“吐蕃选择站队高句丽,那是松赞干布瞎了眼,但是我们的眼可没瞎,我们一直是汉人的好朋友……”

    这是缔结盟约的意思。

    李世民连忙起身,顾天涯同样也起身,虽然这群国主都是小势力,但是顾天涯和李世民仍旧面色肃重,同时拱手还礼道:“多谢朋友。”

    十几个小国国主满脸荣耀,顿时顺着杆儿往上爬,试探问道:“既然是朋友,那总得享受一些便利吧。”

    顾天涯岂能不知对方心里,毫不迟疑开口道:“从今天开始,幽州商税减半。持续三年时间,才会重新恢复不减。”

    说着微微迟疑一下,咬牙又道:“另外,我再送出五百万贯的减税票据,任何人只要手握这种票据,就可以抵扣幽云之地的税收。”

    十几个小国的国主登时大喜。

    商税减半,持续三年。

    光是这一个政策,最少也要让大家节省几十万贯。

    除此之外,还有五百万贯的减税票据,这是更加动人的好东西啊,因为它代表的是实打实的钱。

    就算自家生意规模太小用不了这么多减税票据,但是完全可以拿出去卖给其他国家折算钱财,等于是说,顾天涯为了结盟直接给了他们五百万贯的好处。

    自古结盟,讲究有来有往,既然顾天涯给出了好处,这群小国国主肯定不会不做表示。

    只见一个国主首先开口,面色郑重的道:“我们车师前国虽然国小民寡,然而国内兵力还是有一些的,此次本国主前来幽州,带领了一支五千人的护卫,说件不怕大家笑话的事,本国主到了幽州之后竟然供养不起护卫们的吃喝,导致护卫们轰然而散,也不知去往何处当土匪去了。事后若是被本国主找到他们,必然要恶狠狠的惩罚一番……”

    众人哈哈大笑,其他小国国主也纷纷道:“一样一样,我们也一样,带的护卫成千上万,到了幽州之后供养不起,所以护卫们一哄而散,不知去哪里当了土匪。等着这群混账归来之后,必然要狠狠的惩罚才行。”

    顾天涯和李世民对视一眼,皆笑道:“稍微惩罚一下就行了,毕竟护卫们出去也是为了自谋吃食嘛。说不定他们当土匪的时候还能顺手建功立业,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汉人还要给点报酬答谢……”

    这话看似是暗示,其实已经是明示。

    你们出人去打仗,我们按功劳给钱财……

    顿时十几个小国国主眉开眼笑,目光之中尽是兴奋的色彩。

    这一幕,落入大殿无数人的眼中。

    https://c/13_13409/695454909.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