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顾天涯的小迷妹】

这少年似乎满腹怨气,紧跟着又道:“刚才那一幕可以看出,他们分明是真的动了杀心。显然幽州人并没有被蒙在鼓里,他们早就知晓了吐蕃和高句丽暗通曲款的事。”

    禄东赞苦笑点头,道:“是啊,他们早就知道了。”

    少年冷声又道:“可笑你们还自以为做的隐秘,竟然装出一副想要投资的架势。现在想一想,是不是感觉像个小丑?所有的演戏全都看在对方眼中,人家没有开口揭穿只是想看猴儿耍……”

    禄东赞忽然看向少年,叹口气道:“松赞阿雨,本相知道你心有怨气。可是你莫要忘了,你是吐蕃人的明珠。”

    少年陡然变得怒气冲冲,厉声道:“明珠有被当做质子的吗?明珠会被你们嫁给一个四五十岁的老东西吗?我们吐蕃乃是堂堂大国,做出这种蠢事跟和亲何异?为了交好一个小小的高句丽,竟然把我这个公主送给人玩,你们,你们……”

    原来这少年不是少年。

    而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少女。

    并且身份还极为高贵,乃是吐蕃国的一位公主。

    禄东赞面色平静,淡淡道:“这是你王兄的意思。”

    砰的一声!

    少女狠狠一脚踢在车厢上。

    禄东赞似是有些不忍,终于开始低声安抚起来,满是无奈的道:“丫头,看开一些吧。高句丽的高元虽然比你年长一些,可他也没有你说的四五十岁那么大。今次两国暗中结盟,彼此送出贵族联姻。你是吐蕃唯一的明珠,这种事情你不去谁去。”

    少女嗤声冷笑,嘲讽道:“说什么联姻?无非就是交换质子。我王兄娶了人家闺女,却把我这个妹妹嫁给一个老头子,他倒是赚了,却不想想我亏不亏。”

    禄东赞苦笑摇头,道:“身为皇族,哪能自主。高句丽国主毕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他总不能娶你王兄的女儿当妻子吧。你也不想想你的那几个侄女才多大,最大的一个丫头还不到八岁年纪呀……”

    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恨恨咬牙道:“为什么要选高句丽,为什么不能选幽州。你号称是吐蕃智者,我王兄号称是吐蕃明君,以你俩的见识和层次,难道连谁强谁若都看不穿吗?”

    禄东赞陡然面色严肃,郑重道:“正是因为我们能看穿,所以才选择弱势一方的高句丽。”

    少女微微一怔。

    禄东赞语气柔和下来,谆谆教诲的道:“松赞阿雨,你记住了。国与国之间,讲究的是远交近攻。咱们吐蕃和大唐接壤,彼此之间永远不可能和平。对于大唐来说,我们吐蕃是一头趴在身边猛虎,可是对于我们吐蕃来言,大唐何尝又不是卧榻之侧的一头猛虎?”

    少女松赞阿雨脱口而出,大声道:“你说的那是大唐,而我说的是幽州。幽州的顾天涯游离于外,他早已不属于大唐的臣民。”

    “可他是汉人!”

    禄东赞语气严肃起来,沉声道:“而且还是李世民的妹夫。”

    说着似是不忍心苛责少女,语气再次变的柔和,温声道:“丫头啊,这事没得选。虽然顾天涯不再是大唐臣民,但他毕竟是中原大唐的国戚啊。此人有通天彻地之能,他的幽州已经展现出并吞四野之心……”

    松赞阿雨脸色发白,她知道禄东赞想要说什么。

    禄东赞看她一眼,叹口气又道:“总有一天顾天涯是要崛起的,到了那个时候又是一个强大的汉人国度。而大唐有了这个国度的力挺,等于是帮李氏皇族安定了整个北方。那么丫头你想一想,毫无后顾之后的大唐会把目光放在何处?”

    松赞阿雨落寞一叹,幽幽道:“必然是我们吐蕃。”

    禄东赞伸出手来轻抚少女额头,道:“你是我的弟子,自幼跟在我身边长大,若说不疼你,那是骗人的。可是我身为吐蕃人的大相,我要为所有的吐蕃人谋福。所以,只能苦了你这个丫头。”

    这人说着越发惆怅,然而目光之中一片果决,沉声道:“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从来不能以喜好而定,短期看利益,长期看存亡。如果我们放任顾天涯崛起,那就等于是坐视大唐获得一个强大盟友。这对于吐蕃人来说,乃是一件亡国的大事。”

    “为了让我们的国度能够不灭,为了能够保证整个国家的存亡。哪怕我们明知道这是一条险路,哪怕我们明知道会成为幽州的敌人,但是,我们仍旧要一往无前。”

    “自古帝王将相者,做事当以存国为先。什么是存国,就是保存自己的国家。所以做这件事的时候可以不分对错,也可以不在乎牺牲了什么样的人。”

    “因为我们在做出选择的时候没有私心,我们这种人的心早已贡献给了整个民族。”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位值得称赞的人物。

    也许站在汉人角度来看,恨不得这种人死绝才好。但是站在吐蕃人的角度,禄东赞绝对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大英雄。

    商队继续疾驰,渐渐远离幽州,由于是直奔西北方向,所以慢慢就接近了辽东边境。

    这里已经没有了官道,马车开始变得颠簸起来,而就在这种上下颠簸的震动下,少女的脸上越来越变得凄苦。

    终于,她俏脸苍白的看着禄东赞,落泪道:“禄东赞师父,您知道我的心愿么?我从十五岁的那一年起,就想嫁给一位汉人做妻子。”

    禄东赞语气有些伤感,缓缓点头道:“我知道,我明白,当初这位汉人的事迹,还是为师亲口跟你讲述的。现在回忆起来,我真不该跟你说他的事。”

    少女掀开车帘,目光幽幽回望,天上一轮明月,映照她满脸泪痕。

    足足良久之后,这位吐蕃明珠猛的惨然而笑,喃喃道:“很快就会越过边境了,很快就要辽东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踏足他的土地上。”

    说着泪水汹涌,仿佛已经看不清世间,凄婉又道:“最后一次踏足他的土地上,竟然也是我第一次踏足他的土地上。何其可笑,何其可悲。”

    禄东赞别过脸去,硬着心肠道:“现在可以哭,到了高句丽之后就别哭了。虽然彼此是为了利益联姻,但是该做的假象还是要做的。高句丽国主也是一时之雄,他肯定不愿意看到自己妻子为了别的男人哭。”

    松赞阿雨陡然放声大哭,伸手死死抓住禄东赞的衣襟,道:“师尊,你放我一马行不行?让我去幽州城里住一夜,我把第一次交给喜欢的男人。此生我已经注定无法嫁给他,但是我可以把最宝贵的东西送给他。”

    禄东赞明显怔住。

    松赞阿雨哭的越发悲凉,抓住他的手臂苦苦哀求道:“”师尊您让我完成这个心愿,我保证老老实实回来做质子。等我嫁给高句丽的高元之后,我会哄他不断给幽州添麻烦……”

    禄东赞面色阴晴不断,显然陷入天人交战。

    然而好半天过去之后,这位吐蕃大相终于狠心摇了摇头,语气坚硬的道:“丫头,放弃这个幻想吧。你若是失了处子之身,对于高句丽国主乃是奇耻大辱。这会让两国的联盟出现隔阂,为师决不能让你做出这种事。”

    松赞阿雨顿时绝望。

    然而也就在这时,猛听车顶响起一声嬉笑,似乎是个清脆少女的声音,悠悠然的调侃道:“原本我只是想着跟过来杀几个人玩玩,想不到竟然听到了一个少女的心中情愫。更加想不到的是,竟然是想跟我哥哥睡……既然有这份情愫,那可就是家里人了。”

    是谁!

    禄东赞暴喝一声。

    这位吐蕃大相虽然是文职,然而古人的文职和后世可不一样,只见此人瞬间一跃而起,顺手抓起车厢中的一柄刀,铿锵一声,拔刀出鞘。

    不愧是吐蕃大相,临危之下稳如泰山。

    但也就在这同一时刻里,猛听耳中响起轰隆巨响。

    轰!

    健马嘶鸣,天摇地动。

    硬木所造的车厢,竟然直接炸碎开来。

    无数碎片蹦飞四溅,马车突然变成了秃瓢。

    没错,秃瓢。

    原本的车厢不见了,只剩下光秃秃的车板,禄东赞和松赞阿雨目瞪口呆,显然被这突发的一幕震惊了心神。

    天上一轮明月,照的天地发白,但见漫天星河充任背景之下,一位少女仿佛仿佛月中仙子下凡。

    她凌空而降,悠悠然踏足在车板上。

    禄东赞瞳孔一缩,下意识举起了弯刀。

    哪知对面少女淡淡一笑,好心劝解道:“如果你不想死,那就把刀放下。我刚才只用一拳就炸碎了你们的车厢,可我不想再挥一拳把你砸成肉泥。”

    说着微微一停,仿佛很难过一般的道:“我哥哥总是训斥我,责怪我杀人的时候不留全尸。我不想再挨哥哥的训斥,所以不想再挥一拳砸死你。”

    这话听着像是装逼。

    然而禄东赞却知道少女是真的牛逼。

    此人不愧是吐蕃大相,对于中原人物娴熟于心,虽然他并未见过眼前少女,但是他脑中瞬间便闪过一个名字,于是脱口而出道:“你是顾嫦娥?”

    一拳炸碎车厢的少女正是顾嫦娥。

    她曼妙一笑,并不回答禄东赞的问话,反而目光看向松赞阿雨,突然嘻嘻一笑道:“真是想不到呀,吐蕃竟然也有漂亮女子。漂亮女子的基因一般都很好,说不定又能给我生一个好看的小侄儿。”

    她夸奖松赞阿雨漂亮,然而松赞阿雨早已被她的容貌真实。

    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松赞阿雨仿佛才从震惊中转醒,下意识开口道:“世上竟有这么美丽的女子?难怪传闻之中都说他的妹妹是谪仙……”

    顾嫦娥嫣然一笑,连连谦逊道:“一般一般,我长的也就一般。放眼整个天下,顶多排名第一。”

    这叫谦逊?

    这是诚实!

    松赞阿雨俏脸古怪。

    但是旁边的禄东赞却一脸警惕,突然开口道:“敢问顾仙子为何要阻拦我们的去路?莫非是顾天涯想要反悔杀人不成?”

    这人不愧是一代智者,张口就先占据大义制高点,沉声又道:“世人都说顾天涯光明磊落,想不到竟然是个阴沉之人。他表面上说要放我们离去,暗地里却派出妹妹狙杀。呵呵,真是枭雄……”

    顾嫦娥意味深长看他一眼,忽然噗嗤发笑道:“你太高看自己了,真以为在我哥哥的眼中很重要吗?他说放你离开,必然会放你离开。”

    禄东赞丝毫不在乎嘲讽,立马追问道:“既然如此,顾仙子何来?”

    顾嫦娥悠悠而笑,淡淡道:“原本的意思,是跟过来把你们杀了。但这并不是我哥哥的意思,而是幽云百骑司大统领的请求。他想杀你们,可他不敢忤逆我哥哥的心思。所以就连夜求到我跟前,让我出手解决你们这些隐患……”

    禄东赞目光忽闪几下,一脸若有所思的道:“本相明白了,是那个守城的将军对不对?他其实不是守城将军,而是你们幽云百骑司的大统领。”

    这人说着深深吸了口气,又道:“他在我们出城之时,分明是想动用军队进行围杀,然而本相拿出了顾天涯的手令,让他不得不放弃围杀我们的行动。但是他的念头根本没打消,他仍然坚持着要杀掉我们。”

    顾嫦娥微微点头,笑道:“李冲这家伙挺不错的,算是一个合格的百骑司。”

    禄东赞突然面色肃重,看着顾嫦娥道:“那么顾仙子是决定动手了?”

    伴随着他这句话说出,四周几百个护卫缓缓逼近,这些护卫全是吐蕃骑兵,所谓的护卫只不过是伪装而已。

    虽有几百人逼近,并且都拿着武器,但是顾嫦娥毫无惧色,反而笑意涔涔的看着禄东赞,问道:“你们真的想死吗?”

    你们真的想死吗?

    这话按说应该人多的一方才有资格问。

    然而不知为何,在场所有人却觉得顾嫦娥才是该问的那个人,明明是他们几百人包围了顾嫦娥,偏偏所有人都感觉他们被顾嫦娥给包围了。

    https://c/13_13409/694992245.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