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动手之前的准备】

这次是玩真的了。

    真狠啊!

    松赞阿雨完全豁出去了,直接晃出了一个地动山摇,可怜某个男人因为药力发作,昏迷之中被人不断榨干和索取。

    怎一个惨字了得!

    最为奇葩的是,这次昭宁没有离开,而是直接在房门口杵着,显然是提防顾天涯还是装晕。

    如果装晕,那就再来一棍。

    如果真晕,那就乖乖当马。

    足足两个时辰,屋子里喘息不断,顾嫦娥由于还是少女,这种场合肯定不能留下,于是早早被昭宁撵走,让她去做早已谋划好的那件事……

    ……

    对于嫦娥来说,白天和黑夜没有区别。

    虽然此时已是深夜,然而她丝毫没有人类的困倦,她一路疾驰出城,很快到了城外某座山坳,前方现出一座巨大兵营,仿佛横亘在山下的巨兽。

    “什么人?”

    夜色深深,有人厉声喝问,这是兵营之外值守的士卒,随即便见一支小队冲了过来。

    顾嫦娥静立月下,淡淡道:“让燕九出来一下,就说我找他有事。”

    “你是谁?”

    这支小队明显很是警惕,领头的队率再次远远喝问一声。

    并且喝问之间,悄然拔出了兵器。

    他只是个普通队率,并不认识顾嫦娥。

    幸好也就在这时,军营里有个偏将听到动静,远远拿眼一看,登时先打个哆嗦。这偏将想也不想直接发足飞奔,一边朝这处奔跑一边急急呵斥道:“混账,想死啊,那是顾仙子,是咱们顾先生的亲妹妹……”

    顾仙子?

    先生的亲妹妹?

    岂不就是传说中的谪仙人?

    那个队率登时也打了个哆嗦,感觉手中的兵器都有些攥不稳。

    这货满心又慌又怕,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艰难咽口唾沫道:“我,我竟然敢拔刀……”

    说完之后,腿肚子已经不由自主打颤。

    眼前这可是谪仙人啊。

    据说一人之力可以打死千军万马。

    我,我竟然敢向她拔刀?

    幸好顾嫦娥并未责怪,反而一脸赞许的点了点头,道:“勇气很不错,警惕性也很不错。身为顾氏军营的值守卫士,就应该具备这种勇气和警惕。”

    队率讪讪低笑,脸上明显带着惶恐。

    顾嫦娥微微看他一眼,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随手轻抛,扔了过去,淡笑道:“赏你的……”

    队率下意识一呆,抱着瓶子傻傻开口,结结巴巴道:“赏…赏我的?”

    顾嫦娥悠悠一笑,淡然道:“此药乃是炼骨壮髓丸,名字你应该听说过。”

    嗡!

    队率只觉得脑子一懵。

    我的老天爷,炼骨壮髓丸?

    想不到竟是这东西。

    据说此物乃是谪仙人亲自调配的神药,每颗药丸都浓缩了天材地宝的精华,服下一颗之后,就能强健体魄,若是连续服用十颗,必然晋升猛将行列。

    这东西堪称是仙人瑰宝,军中每一个小卒都曾听过。可惜大家只是听说过,但是从没听说哪个兵卒得到过。

    唯有那些立下战功的将军,才有可能被赏赐这种宝贝。

    然而现在,他被赐下了一瓶。

    他只是个小小的队率啊。

    ……

    这时那位偏将已经奔跑过来,直接双手抱拳恭敬行了一礼,然后才敢出声说话,小心翼翼的道:“总教官您怎么过来了?”

    自从三年之前开始,凡是顾氏麾下的将领都要接受嫦娥训练,所以这位偏将并不称呼顾嫦娥为仙子,而是按照军中的称呼喊她为总教官。

    顾嫦娥仍是面色悠悠,看着这位偏将道:“我受昭宁嫂嫂之命,要去辽东办一件差事。但是这件差事不太适合女子动手,所以才过来军营找个人跟我前去。”

    “昭宁大帅的命令?”

    “让您亲自去半差?”

    偏将明显声音一喜,不问缘由立马请愿,急急道:“末将可以跟去吗?求您给一个机会!”

    顾嫦娥笑出声来,意味深长的道:“你是想去捡功勋吧?”

    “是!”

    偏将毫不避讳,满脸恭敬的道:“能跟着您去办差,必然是手到擒来。所以说,确实是去捡功勋。”

    说完之后,面现渴盼,小心翼翼又道:“总教官,求您给俺这个机会吧。俺曾经在顾家村驿站驻守过,属于最早一批的忠诚老人。”

    嫦娥噗嗤一乐,笑道:“你这是跟我摆资历吗。”

    “不敢不敢!”

    偏将低眉顺眼,涎着脸讨好道:“身为顾氏兵将,谁敢跟您摆资历。”

    “那就是套近乎喽?”嫦娥似乎故意打趣。

    偏将小心翼翼看看她的脸色,恭敬道:“也不是套近乎,就是说一说出身。像俺这种顾家村驿站出身的老人,最能让您用起来感觉顺手不是么?不但顺手,而且忠诚。”

    顾嫦娥这次终于点头认可,道:“不错,你的忠诚肯定没问题。当初顾家村驿站九十九个兵卒,都是跟着我哥哥吃过苦的人。有些成了家里的家臣,有些成了军中的将领。但是不管家臣还是将领,你们这九十九人绝对忠诚。”

    偏将登时欢喜起来,满脸荣耀的道:“能得您一句夸赞,麾下莫大荣焉……”

    顾嫦娥再次微笑,道:“这还学会说话文绉绉了。”

    偏将脸色一肃,郑重道:“身为顾氏将领,必须要文武兼备。虽然我们曾经是粗鄙丘八,但是这几年一直在努力读书。”

    顾嫦娥点了点头,赞许道:“你们能如此,我哥哥必然很欣慰。”

    偏将听她话风温和,顿时顺着杆儿往上爬,满脸再次现出浓浓渴望道:“那您允许麾下跟着去办差吗?”

    顾嫦娥微微沉吟一下,忽然反问道:“你会煽牲口吗?”

    偏将明显一愣,愕然道:“煽牲口?”

    “不错,煽牲口!”顾嫦娥笑着点点头,淡淡道:“此次我前去辽东,需要找一个会煽牲口的跟着。”

    说着看了看将一眼,再次问道:“你会煽吗?”

    偏将登时踟躇起来,好半天才泄气般摇头,苦笑道:“您若是让麾下拎着刀子去砍人,又或者悍不畏死的去冲锋陷阵,麾下保证绝无二话,必然做到一往无前。”

    顾嫦娥直接插口打断他,笑道:“但是让你煽牲口你不会对吧?”

    偏将满脸失落,讪讪低头道:“不敢瞒您,麾下确实不会这门手艺。俺曾听燕九哥哥说过,煽牲口并不是随便煽的。需要技巧,需要手法。如果傻不愣登的一刀切下去,那么被煽的牲口绝对会断气。”

    顾嫦娥悠悠吐出一口气,语带深意的道:“可是昭宁嫂嫂给我的任务很严格,这趟差事必须保证被煽的那个人活着。”

    偏将下意识点头,猛然脸色怔怔一愣,结结巴巴的道:“煽…煽人?去辽东是去煽人”

    这货满脸都是愕然。

    顾嫦娥不再解释,而是懒洋洋挥了挥手,吩咐道:“去把燕九喊出来吧,我记得他会煽牲口的手艺。以前我哥哥在顾家村开办猪场,每一头小猪崽都是燕九操刀煽割。”

    ……

    不多会功夫,燕九急急跑出了军营。

    这家伙不愧是个人物,出来的时候手里赫然已经提个袋子,但听袋子里面叮当作响,不用说也是备好了煽牲口的器具。

    人还没到跟前,先就弯腰行礼,哪知这次顾嫦娥没接,而是微微闪身躲了过去,笑着对他道:“你是我哥哥的家臣,既然是家臣那就是家里人,不需要向我行礼,免得被我哥哥知道以后又要责骂。”

    但是燕九仍旧坚持行了一礼,这才直起腰杆道:“规矩总是要守的,您毕竟是全军的总教官。我刚才那一拜,拜的是您总教官身份。”

    顾嫦娥倒也不坚持,点点头道:“随便你吧,反正我没接。”

    说着看了一眼燕九手中的袋子,问道:“这里面装的就是那种器具吗?”

    “是啊,正是那种器具!”燕九伸手把袋子一举,笑着道:“刚才韩四急冲冲跑进大营的通知我,说是总教官要找一个打下手的去辽东煽人。麾下虽然感觉古怪,但是仍旧按令而从。为了防止耽搁时间,我出门的时候直接就把器具都带上了。”

    说完之后才转为发问,满脸好奇的道:“顾妹子,咱们真是要去煽人啊?”

    他是顾天涯的家臣,古代家臣和家主乃是血液相容结义,就仿佛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所以他才有资格喊顾嫦娥为妹子。

    顾嫦娥见他脸上好奇之色,沉吟一下决定如实相告,低声道:“今夜子时的那会儿,昭宁嫂嫂敲晕了我哥……”

    燕九先是一怔,随即咧嘴大笑。

    他身为顾氏家臣,对于这种事一听就懂,乐不可支的道:“敲晕的好,敲晕的妙。每次家主被大帅敲晕,家里必然会多一房小妾。此乃开枝散叶的好事,我们这些老兄弟巴不得他天天被敲晕。”

    顾嫦娥明显有些忍俊不禁,道:“我哥哥的脑袋又不是铁打的,哪能受得住天天被人棍子去敲他?”

    燕九嘿嘿直笑。

    旁边那个叫韩四的偏将也嘿嘿直笑。

    这时顾嫦娥脸色严肃起来,郑重道:“虽然家里多了一房小妾是好事,但是有些尾子必须好好清扫清扫。你们还不知道,那女子乃是吐蕃人的公主,今次是要去辽东和亲,嫁给高句丽的国主做王妃……”

    聪明人不需要说的太多。

    燕九的脸色直接就阴森下来,沉声道:“既然成了咱家的小妾,那肯定是不能再让别人指染。我懂了,咱们要去煽的是高元。”

    顾嫦娥甚是满意,点点头道:“但是不止去煽高元,顺手还要灭了高句丽所有的皇族血脉。至于原因么,我哥哥跟大家讲过狸猫换太子的典故吧。”

    燕九先是一怔,随即目光爆闪,惊喜道:“这手段好,兵不血刃啊……”

    偏将韩四终于抓到机会,急忙从一边凑上前来,眼巴巴的看着顾嫦娥道:“既然除了煽人还是杀人,光是燕九自己怕是忙不过来。若是您亲自动手,那会脏了您的手。”

    这分明是恳请一起跟着去的意思。

    顾嫦娥微微沉吟。

    燕九连忙在一旁帮腔,道:“当初袁天罡曾经有过批语,韩四一辈子不能离开军营,所以他就算七老八十,到死也是咱们顾氏的兵。顾妹子啊,他这情况和家里人没区别了……”

    顾嫦娥终于点头答应,温声道:“那就一起跟着去吧,让他捡点功勋好拿奖赏。”

    偏将韩四欢喜的一个后空翻。

    ……

    连夜出动,直奔辽东。

    从幽州到高句丽,直线距离只有三百里,顾嫦娥根本不需要骑马,但是燕九和韩四需要坐骑,所以这一夜过去之后,三人才只走了一半路程。

    这还是疾驰狂奔的缘故。

    当天亮时,恰好到了吐蕃人临时扎营的那个地方,禄东赞站在军营之外看着三人呼啸而过,不由自主的仰天发出了一声叹息。

    “高句丽,亡国矣。”

    他的护卫首领乃是亲信,闻言小心翼翼凑到跟前,满脸担忧的道:“大相,咱们公主没被送回来。”

    说着转头看了一眼已经消失远去的顾嫦娥,语气更加担忧的道:“按照您此前的猜测,那位顾仙子应该把公主送回来啊。”

    禄东赞目光同样看着顾嫦娥远去的方向,好半天后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大有深意的道:“放心,松赞阿雨肯定会被送回来。那位顾仙子带着两个将领前往辽东,显然是要去做那件断子绝孙的事,等到她做成这事之后,就是松赞阿雨辽东之时。”

    护卫首领若有所思,道:“麾下好像明白,顾氏这么做是为了保险。他们先要确定高元被阉割掉,然后才允许咱们的公主嫁过去。毕竟,公主已经是顾天涯的女人。”

    禄东赞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忽然又摇了摇头,目光深邃道:“不止是为了保险,此举还有其它深意。”

    护卫首领微微一怔,这次显然是想不通透。

    禄东赞看他一眼,道:“若是我猜测没错的话,顾氏不会很快就把松赞阿雨送回来,因为一旦把她送回来,我们立马就会启程辽东。那么这事你想一想,是不是感觉有些不合适?高句丽国主刚刚被人阉割,我们吐蕃人就带着公主到达了。如果你是高句丽国主,你还有心情谈婚论嫁吗?”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所以,顾氏必然会晚一阵子才会送回松赞阿雨。”

    护卫首领下意识开口,好奇道:“晚多久?”

    禄东赞微微一笑,大有深意的道:“晚到高句丽国主接受了现实,晚到他接受丧失男人能力的命运。那时候我们再辽东,他才会按照彼此的约定继续和亲……顾氏的手腕真狠啊,这是要确保松赞阿雨能成为高句丽的王妃。”

    护卫首领脸色有些迟疑,好半天后才喃喃开口,道:“但是高句丽国主真的还会愿意跟我们和亲吗?他被阉割之后已经不能算是男人了啊。”

    “会的,他一定会的。”禄东赞笑的满脸深邃,悠悠道:“帝王者,忍人之不能忍。他已经失去了做男人的乐趣,那么绝不愿意再失去吐蕃人这个盟友。因为,满天下只有我们愿意帮他抵抗顾天涯。”

    “可是我们明明已经打定主意要背叛。”护卫首领脱口而出。

    禄东赞意味深长看向辽东,淡淡道:“可惜高元并不知道啊……”

    https://c/13_13409/693876700.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