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偷袭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联盟给这些国家提供的武器装备都是最先进的,边防战事一触即发,外交部发言劝告这些邻国不要被利益蒙蔽了双眼,要时刻保持冷静,不要冲动。同时也强调,一旦战争爆发,那么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追究到底。这一举动使得大多数国家放弃了对我们开战,但还是有四个国家坚持着,叫嚣的最是厉害。

    面对这种情况,我国本着和平共处的原则保持着克制,没有再和他们去纠缠,只要你不动,我们就不动,就这样僵持着,偶然会有一些小的摩擦,但都无伤大雅,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流逝着,国际形势看起来似乎平静了下来,但大佬们都闻到了平静后面的大爆发,一刻也没有松懈,军队还处于特级战备状态中。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国际上更加的平静了,平静的让普通人都感觉到了什么,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将闭眼养神的关镇南吵醒,关镇南明显憔悴了许多,一脸的疲态,可见这段时间没有休息过,拿起电话接听,只见他的脸色越来越差,到最后甚至破口大骂:真是一群畜生,你想办法封锁现场,我马上赶过去。挂了电话后直接出去,并让人安排直升机。电话是镇守在极北边境的司马岙打来的,在边防一个一共一百户四百多人口的村庄,一夜之间所有人全部被残杀,而且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从验尸报告来看,这些人都是被活生生的撕碎的,手段极其残忍。两小时后关镇南来到现场,阴沉着脸看完现场看着司马岙问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司马岙沉声道:没有任何发现,对方没有用任何武器,就好像是被野兽袭击过一样。尸体断口处除了被硬生生的撕扯外还有齿类痕迹。

    关镇南皱着眉头:先封锁这里的消息,以免引起恐慌,另外扩大搜索范围,将一切能调动的监控全都排查一遍,查看有没有可疑人往这个方向来过,再者好好安葬他们,叹了口气,关镇南最后又点悲戚的说道。

    司马岙也同样的叹了口气:老关,你猜凶手可能会是谁?

    关镇南眯着眼睛道:我心里其实已经有眉目了,只是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所以这个亏我们吃定了,而且我猜想,他们接下来还会有动作,所以一定要加强守护,安排一些兵力去驻守边防的村庄,另外加装一些监控设备,以防万一。

    司马岙点点头:我已经安排好了,这一条边防线上的村庄太多了,每个村庄都安排了一队兵力。正待关镇南想要说什么电话响了起来,拿起电话是镇守在西方边境的韩云,心理一动立马接听:喂,老韩。

    电话里传来一阵虚弱的声音:老关,事情严重了,你赶紧来一趟我这。

    关镇南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没事,就是受了点伤,你过来再说。韩云说完又咳嗽了几下。

    好,我马上过去,挂了电话,关镇南和司马岙交待了一番急匆匆的走了,两小时后关镇南见到了韩云,只见此时的韩云躺在病床上,右手打着石膏,身上还缠着不少绷带,一副受伤严重的样子,关镇南看着韩云问道:老韩,你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韩云看到关镇南先是叹了口气:老关,事态可能已经非常严重了,就在昨晚,我带着亲卫兵去边防村庄巡逻,稳定民心。可是刚进村我就发现不对,一股浓重的煞气的从远处奔来,我立马安排亲卫兵躲藏在四周戒备,而我则向这股煞气的方向奔了过去,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关镇南疑惑的问道:什么?

    韩云咳嗽了一声接着说道:我发现了十个三米身高的人形怪兽,煞气就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在我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发现了我,其中一位人行怪兽二话不说直接奔向我,向我杀来,我没敢大意,全力去应对,可是刚交手我就发现不对,对方的力气太大了,一拳就将我轰飞,虽然没有受伤,但是我也意识到一对一可能我还能应对,但对面十人,如果个个都是一样的实力,那么我肯定就会载在这里,于是我就借着被轰的倒飞的时刻直接选择逃离,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又一位兽人突然出现在我撤退的路上,他是怎么出现的我完全没有看清楚,我知道我已经逃不掉了,只能硬拼,我使出全力和兽人交手,越打越心惊,我的攻击完全无法给对方造成伤害,而另外九位兽人则将我包围,我能感觉到他们眼里露出的戏谑残忍的表情,和我交手的兽人突然开口说话了,他说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准备承受接下来的报复吧。在他们眼里我就好像是一只老鼠一样被他们戏耍着,我无路可退,又不是对方的对手,对方想要一步一步攻破我的信念,先是一拳将我右手轰断,然后不断的轰击在我身体上,我就像一个沙袋被他们十人轰来轰去,直到亲卫兵带着大部队过来搜寻,他们才一拳轰在我的胸口,我整个胸口彻底塌陷,然后晕死过去。直到刚刚醒来给你打电话。也许是我命不该绝,我心脏在右边不在左边,所以我躲过了心脏被轰碎的局面。

    关镇南听到韩云的话后背后出了一身冷汗:还好你保住了性命,不然对于国家来说将是无法挽回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