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追风达人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733章 无意成大道

洞府内,陈兴龙将阮汉民让到上位坐下,他则与古叶在下首相陪。

    阮汉民是大陆南边邻国南安国的王子,其地位尊崇无比,陈兴龙即使是兴龙会老大,在他面前也只能谦让三分。

    至于古叶,不过是南派禅宗的一个小头目,身份自然无法与阮汉民相比,不过,这一次他却是代表南派禅宗的精神领袖婆罗尼拨,所以,陈兴龙对他自然也要客气一点。

    阮汉民大刺刺的坐在那个虎皮太师椅上,有人端上上好的乌龙茶。他连看也没看一眼,毕竟,他作为一个王子,什么样的东西没见过,才不会饮用兴龙会的茶,哪怕上上好的乌龙茶,他也不会放在眼中。

    陈兴龙有点尴尬,干咳一声,“王子殿下,这一次亲自前来我们兴龙会,可以说是我们兴龙会天大的荣幸。”

    阮汉民微微一笑,“陈老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一次我们三家合力对付青花会,不知你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陈兴龙说:“王子殿下,是这样的,自从几个月前,青花会的纪芙来到羊城之后,便开始实施雷霆行动,对羊城的地下产业链进行了大规模的圸堵。几个月来,我们兴龙会的地下财城,洗浴中心,赛马场等等,相继被捣毁。特别是我们的对外走私业务,更是他重点打压的对象。我相信,这些情况,王子殿下,应该感同身受吧。”

    阮汉民点点头,“不错,因为青花会的封锁,我们国家与你们大陆之间黑市业务几乎全部瘫焕。纪晓芙原来在云城做侦绢队长时,便曾经不止一次的破坏过我们国家的地下资源。可以说是我们的宿敌了,这一次也算是冤家路窄吧。”

    陈兴龙自然知道,阮汉民口中所说的地下资源,便是南安国的间谍组织,他们与西方新战线联盟沆瀣一气,到处窃听大陆的重要情报,严重威胁到了大陆人民正常的生产生活。

    后来,西方新战线联盟第一次侵犯大陆,被荀慧生的青花会扼制,南安国安插在云城的谍报组织也几乎被纪晓芙一锅端。

    南安国上下无不将纪晓芙恨之入骨。所以,这一次,南安国才会与兴龙会合作,目标自然是纪晓芙。

    因为,种种迹象表明,青花会现在全面开花,势力严重分散,南方这里,只有纪晓芙一个人负责,在她的身边,只有一个胡中教授,与西方的古特雷斯。

    除了古特雷斯,几乎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强者。

    这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所以,三大势力一拍即合,陈兴龙要夺回被纪晓芙捣毁的产业,重振兴龙会的雄风。

    南派禅宗则是想趁机将水搅混,他们正好大批渗入到大陆内部。

    毕竟,这一年多来,南派禅宗在与青花会的几次遭遇中,无一不是以失败而告终。他们的势力非但没有丝毫的扩大,相反的,反而是日渐萎缩。

    婆罗尼拨在上一次铩羽而去后,痛定思痛,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一血前耻。

    陈兴龙向阮汉民身边靠了靠,“王子殿下,这一次,我们故意向纪晓芙发布消息,就说我们在飞虎谷这里进行一批大宗的军火交易。当然了交易的双方自然是我们兴龙会与贵国的王室。”

    阮汉民剑眉一挑,“你这主意不错,不过,以我们堂堂的王室却通过你们走私军火,纪晓芙这么精明的人,她能信吗?”

    陈兴龙意味深长的笑笑,“殿下,我说个你不爱听的话,现在,我们大陆生产的武器,已经完全可以媲美丽美钝国,而且,我们的价格却不及他们的一半。所以,在黑市市场上,我们大陆的武器,已经将丽美钝国甩下了一大截。不过,最近由于大陆方面调整了武器出口的渠道,一些先进的武器再难外流。当然了,军火这玩意,你管的越严,就越有人会铤而走险。正所谓私盐越紧越好卖。所以,军火的黑市市场才会更加的繁荣。当然了,这些日子,由于纪丫头的铁腕政策,大宗的军火走私根本无法进行,所以,我们只能化整为零。然后吧,我们确实是聚集了一部分的先进武器,因为,在纪丫头这个精明的家伙面前,如果没有一些硬货,肯定是无法让她上当的。”

    阮汉民听了陈兴龙一番话,微微点头,“陈老大,你这主意不错,可以说是一箭双雕,不但可以引诱姓纪的上当,更可以借机将军火运到我们南安国。”

    陈兴龙哈哈大笑,“好教殿下得知,我这是一箭三雕。”

    “哦,难道陈老大还藏了一手。”

    陈兴龙一脸淫邪的笑笑,“殿下,你也知道我一直单身,前些日子,曾经痴迷云城的大明星范小燕,却没想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根本不愿意与我接洽。我也只能是死心啦,没想到,苍天却将这位纪大警花安排到了我们羊城,嘿嘿,自从她到羊城的那一天,我的心啊,就飞到她身边了。然后吧,这一次,我正好借机将她收下,做我的压寨夫人。”

    阮汉民哈哈大笑,“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一箭三雕啊。”他端起乌龙茶,“来,陈老大,我提前祝贺你新婚快乐!”

    古叶一直没有插上话,毕竟以他的身份与陈兴龙,阮汉民相比,实在是弱爆了,所以,他只能静静的坐在一边,当作一个忠实的听众。这时,他却忽然站起身来,对陈光龙一抱拳,“陈老大,刚刚我接到尊者的指令,他说,纪晓芙已经接近飞虎谷,请你与王子殿下立即布置人马,力图第一时间制服她。”

    陈兴龙微微一愣,古叶一直坐在这里,就像是一根呆木头一样,他怎么会突然接到婆罗尼拨的指令呢?

    阮汉民的一个黑衣保镖这时也走到他身边,悄悄的说了什么。

    陈兴龙竟然没有听清楚,他暗暗奇怪,这个保镖的境界好高啊。

    那名保镖其实正是南安国的第一大高手李道基,他以一种秘法,将他的神识一直度进阮汉民的神识中,所以,不要说陈兴龙无法听到,即使是在一边的荀慧生与雪影寒这两位绝顶强者,也没有感知到一点。

    荀慧生以神识与雪影寒交流,“雪老头,我看那个保镖很不简单啊。”

    雪影寒微微点头,“不错,这个家伙的境界只怕一点也不比东瀛的三大宗师弱吧,可能在气息的调理方面,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荀慧生有点纳闷,“为毛,突然之间,就冒出这么多的牛人啊。”

    雪影寒冷笑,“因为,你现在的境界注定要改变你的格局,所以,与你同一个格局的人才会陆续的出现在你的视线里。否则,以一介平民百姓,又怎么可能接触到这些人呢?”

    荀慧生想想也是,这样的生活虽然步步惊心,却也可以说是丰富多彩,他现在貌似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只见阮汉民站起身,“陈老大,一切按既定方针办吧。”

    荀慧生注视着那个李道基,见他与阮汉民一直是若即若离,二人就像是在闲庭信步一般。然而,李道基发出的气场却将阮汉民牢牢笼罩在其中。

    很快的,阮汉民与李道基已经潜进了一处密林中。

    这是一丛榕树,树丫交错,一株榕树就长成了一片茂密的树林。

    荀慧生神识到处,立即发现,榕树丛中,隐藏着几十人,一个个身材彪悍。很显然,这些人都是南安国派来的高手。

    李道基只与那些人作了一些眼神的交流,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飞虎谷外,晨曦再次照临大地,在通往飞虎谷的一条山间公路上,纪晓芙驾驶着一辆野摩托,风驰电掣,英姿飒爽。

    胡中教授则惬意的坐在纪晓芙的身后,二人的后面紧跟着古特雷斯与乔治,彼得等三十六名巫者。

    荀慧生暗想,纪姐的手下怎么都是西方人啊,幸好达利米的马吐无勃没有跟风一起前来。不过,随即他的神识中便出现了一个画面。

    马吐无勃正伫立在一座高耸的山峰上面,在他的身边是无数的青花会会员。他们正在按照马吐无勃的指令,飞快的组装着一台台庞大的能量发生仪。

    荀慧生恍然,原来,这些日子马吐无勃根本没闲着,居然依样画葫芦,又制造了十几台能量发生仪。荀慧生略略放心,纪丫头原来早就胸有成竹啊,别瞧那个李道基牛逼,只怕也无法与十几台的能量发生仪相比吧。

    要知道,羊城正是大陆科技最发达的前沿地区,纪晓芙将马吐无勃带到这里来制造能量发生仪,实在是太妙了。

    雪影寒悄悄对荀慧生说:“小朋友,你是不是很担心这位纪大警花啊。”

    “嗯,现在三方势力齐聚羊城,纪丫头的处境确实很不妙啊。”

    雪影寒忽然邪邪一笑,“要不,我们直接将那些家伙吓退,一了百了。”

    荀慧生却是连连摇头,“那怎么行,你没看到纪丫头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吗?”

    雪影寒微微一愣,“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特么的,我老人家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步呢?”

    荀慧生笑笑,“你以为是个人都可以做青花会老大的呀,那是需要大智慧的。”

    雪影寒唯唯。

    荀慧生却是脸色凝重,因为,一直到现在,他仍然没有感知到婆罗尼拨的任何气息。这个死光头,几月不见,其修为不会一下子就提升这么高吧。或者是他干脆就没有出现在飞虎谷这里呢?而是有意在大放烟草弹呢?

    这个南派禅宗的幕后主脑,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

    初知的朝阳终于洒进了飞虎谷。

    谷中茂密的灌木上面,清新的露珠晶莹剔透,风景是那么的宜人,让人顿感神清气爽。

    荀慧生暗暗叹息,这样美丽的风景,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危机,他恨恨的看了看阮汉民与陈兴龙一行人,这些蛀虫,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雪影寒感到荀慧生的手在颤抖,不由冷笑,“小朋友,你现在已经是天人合一的入神之境,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放不下呢?要知道,这可是修道者的大忌啊。”

    荀慧生笑笑,“修道并不是出尘,如果一味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那么,与草木何异,这样的修行不要也罢。”

    雪影寒更是吃惊,“呀,小朋友,有内涵啊,你说得好像有一丢丢的道理吧。世间繁华,并不是过眼云烟,心中牵绊,无非是你侬我侬,的确,如果一个人不问世事,只顾提升修为,那么,他的境界再高,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荀慧生摇摇头,“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深刻,我就是有太多的放不下,放不下我的父母兄弟,放不下我的爱人朋友,放不下我们所处的社会,更放不下地球这个生育我们的人类家园!”

    雪影寒突然跳起来,像是打量怪物一样的看着荀慧生,“小子,你,你这是顿悟吗?”

    荀慧生莫名其妙,“什么顿悟啊,我,我只是有感而发。”

    雪影寒一脸的惊喜,“小子,这才是人间大道,你说得对,如果修行者可以不问世事,飘然世俗之外,那么,他的存在与否,又有什么重要的。所以,我们要成就大道,就必须走进滚滚红尘,努力释放自己,上承天际,下达民意,率性而为,这才是修行之道。哈哈,小朋友,我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你,现在,我感到心中郁积的气机豁然贯通,好像对于千里冰封空间的认知又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啦,你,你这是不说之说,不教之教啊,哈哈,小子,假以时日,你的境界必定会超越所有的人。”

    大笑声中,雪影寒竟然淡出了荀慧生的视线,不过,他的神识却依然留在荀慧生的心中,

    “昆仑之巅,莲峰之侧,大道通天,寻根而生!”

    荀慧生并没有一点的失落,他随口所说,对于雪影寒来说,竟然是震聋发聩,巧之又巧的解除了雪影寒心中最大的困惑,相信他这一去,一定会有所突破的。

    原来,境界的提升确实是不可言传的呀,只要机缘巧合,那就是水到渠成。

    一旦想通这一点,荀慧生的心头一片空明。

    雪影寒的意思很明显,他在昆仑山莲花峰那里等自己,至于大道通天,寻根而生,自然就是说弟弟荀根生正在那里修行通天大道。

    弟弟手持紫霄剑的样子又浮现在荀慧生的眼前,一年前,他说要成为了一名强者,不知道一年后,在雪老头的调教下,他是不是真的成为了一名修行强者。

    那一刻,荀慧生竟然十分想见到弟弟。

    也便在此时,纪晓芙已经一马当先冲进了飞虎谷。她双手在车把上一推,一个潇洒的转身摆莲,已经落在谷中的一处空地上。

    纪晓芙不经意的扫视着飞虎谷中的一切,表面上看,谷中杂草丛生,其实,却有很多人工摆设的痕迹,只不过是,早晨草木没有枯萎,相信,一旦太阳直射这里,那些人工移植过的植被便会很明显的。

    不过,陈兴龙显然不会留给纪晓芙这么长的时间。他满面春风的从一丛紫槐树丛中走出来。

    “纪小姐,欢迎你大驾光临。有你这样美丽动人的大警光来到我们飞虎谷,当真是三生有幸,蓬荜生辉啊!”

    纪晓芙冷冷的看着陈兴龙,“陈老大,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非常的崇拜你,当年你热血青春,抗击倭寇,在血与火的洗礼中,肝胆相照,名存千古,没想到在我们大陆和平发展的时期,你居然如此的腐化堕落。”

    陈兴龙竟然不敢正视纪晓芙威严的目光,“纪小姐,这不过是一个人的生活态度问题,不错,我是曾经浴血奋战过,可是,我得到的又是什么呢?我不过是想保留我们兴龙会,却遭到了全方位的打压。让我不得不隐姓埋名。难道这就是你们对我的回报吗?”

    纪晓芙冷笑,“陈老大,你错了,当时我们大陆刚刚摆脱积贫积弱的局面,一切百废待兴,人民迫切需要安定团结,而你却在那里集党营私。你所做的一切,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新生的共和国。所以,当时对你采取的一切手段都是正确的。如果不是念你曾经抗击倭寇的份上,只怕,就没有现在的你了。”

    陈兴龙哑口无言,他自然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一己之私利,置国家民族于不顾。这样的行为已经严重威胁到社会的安定。

    纪晓芙严厉的说:“现在,我们大陆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际遇,而你却私通外国,走私军火,这已经是完全走到了人民的对立面。今天,我们接到线报,你居然在飞虎谷中与南安国人进行大宗的军火走私,你说,是也不是。”

    陈兴龙定了定神,终于张狂的大笑起来,“纪小姐,不错,我们确实是与南安国在进行军火交易,不过,这一次却并不是纯粹的交易,而是另有深意。”

    “另有深意,说白了,不过是你们想联合南安国与南派禅宗,企图围剿我们而已。”

    “啊!”陈兴龙大惊,他再不会想到纪晓芙竟然将他们的行动说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禁一阵阵发虚,这位纪大警花,一向不按套路出牌,这一次,莫非又上了她的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