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家宝藏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40章 愤怒至极

看着一惊一乍的江任杰,李九一心中也稍微有些放松下来,他并不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什么过人之处,毕竟总是这种样子,让他实在有些打心中不信任眼前这个江任杰。

    李九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看来是指望不上这个江任杰。

    但是李九一还是耐着性子,对江任杰说道:“江老板,你这什么都不知道,让我有点狠难为情啊,本来我还想着指望你能帮得上我,看来,现在,咱们两个知道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啊!”

    江任杰听到李九一的话之后,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你这些话说的有些偏颇!”

    “哦?”李九一倒是满头雾水,挑了挑眉毛,接着问道:“这话怎么讲?”

    江任杰没有正面回答李九一的问题,而是对着旁边的球童招了招手,拿起了一根金灿灿的球杆,对李九一说道:“先打两杆,一边打,咱们一边唠叨。”

    李九一有些无奈的“嗯”了一声,看着江任杰轻松的样子,李九一猜测这个江任杰心中,应该大概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告诉自己,但是自己也不能急于一时,要是这个江任杰,想跟自己交朋友,想帮助自己的话,那肯定得通过一些什么事情,打动这个江任杰。

    李九一也拿起了一根球杆,跟着江任杰爬到了观光车上,两个人到了打球的地方之后,李九一这才陪着江任杰玩了起来。

    冯清欢一直跟在李九一的身后,一句话都没有说,毕竟她之前也没有跟这个江任杰接触过,不知道江任杰到底是什么脾气,但是看着江任杰的样子,冯清欢心中觉得,江任杰应该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物。

    “你会玩吗?”江任杰目光炯炯的问道。

    李九一摆了摆手,说道:“昨天才学会的,怕今天出丑,玩的不好,但是能陪你玩一会儿。”

    江任杰听到李九一的话之后,哈哈大笑,“没想到啊,你还真的是个妙人,怪不得李瞎子那么看得起你。”

    李九一倒是好奇起来,毕竟李瞎子之前都没有跟他讲过这个江任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哦?我老爹,还跟我提起过你?”李九一故作轻松的问道。

    李九一不知道李瞎子跟江任杰达成了什么协议,他必需从江任杰这里弄清楚,不然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他自己。

    江任杰一边挥动球杆,看着球在远处落下之后,这才将目光看向了李九一。

    江任杰直勾勾的看着李九一,李九一心中有些发毛,但是没有避讳江任杰的目光,而是跟他对视着。

    “唉~~”

    江任杰叹了一口气之后,这才接着说道:“你知道关于我的那些八卦吧?”

    李九一点了点头,说道:“隐隐约约有听说过。”

    “那就好,其实你老爹,跟我父亲,算是故交,当初两个人曾经一起做过生意,具体是什么生意,我不得而知,但是我可以告诉我,我父亲的企业之中,还有你一部分钱,那些钱,足够你过完下半辈子。”

    李九一听到江任杰的话之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之前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消息,他一直以为李瞎子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江湖中的人,可是他没有想到,李瞎子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李九一非常诚恳的摇了摇头,说道:“实话实说,我不知道这些事情,我老爹是赵庆丰他们杀的,只要你帮着我弄死赵庆丰还有曹德轩,那些股份我可以给你。”

    江任杰听到李九一的话之后,却是连连摆手,似乎非常不满意李九一说的这些话。

    “你不用如此,我不需要你的股份,我想要的东西,我肯定会自己去争取。”

    说着,江任杰又走到了球边,轻轻挥杆,高尔夫球落到了洞中。

    “我肯定会帮着你干掉赵庆丰还有曹德轩他们,毕竟他们算是我的竞争对手,我肯定不会让他们得逞,他们想要什么,我心中一清二楚,你不想让他们得到的东西,我也不想让他们得到。”

    李九一心中明了,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两个也都不要打哑谜了,我如实告诉你我知道的那些事情,你如实告诉我,我想知道的那些事情。”

    “好!”

    说完,江任杰又带着李九一还有冯清欢上了观光车上,带着两个人朝着远处而去。

    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之后,江任杰这才对着李九一问道:“赵庆丰他们,对于那份宝藏,现在都知道一些什么东西?”

    李九一想了想,这才问道:“我说这些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江任杰点上了一支烟,缓缓吐出了一口烟雾之后,说道:“问吧,我知道的那些事情,我肯定都会告诉你。”

    李九一“嗯”了一声,说道:“让我去汾阳的,是不是你的手下?”

    江任杰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那些人,的确是我的手下。”

    “那我就有些好奇了,你们怎么知道,那把钥匙藏在汾阳的?”李九一满头雾水,他不知道江任杰这些远在香港的人,是怎么比他还要先知道那些消息的。

    江任杰想了想,抽了一口烟,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才回答道:“无意之中发现的,本来我想派人去东北隅,看看你到底配不配跟我合作,可是到了东北隅之后,我的手下发现了还有另外一拨人,对你图谋不轨,索性,就帮了你一把。”

    “哦?”李九一对于江任杰的这个回答,有些相信,也有些不相信,毕竟这种事情全凭一张嘴,你说什么是什么,李九一也没有证据,也不好意思直接跟江任杰说什么。

    “那好,我也不卖关子了,我告诉你,现在,我那把扇子,就在赵庆丰他们的手中,他们也知道那些宝藏的大概地址。”李九一直接说道。

    “你怎么能把扇子交出去呢?”江任杰显然有些气愤。

    “你知不知道,那把扇子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