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 太子这狗东西坏得很

国外的势力进来之后,到底谁先完蛋这件事,不好说。小

    但老朱知道,如果自己不来济州的话,先完蛋的估计是自己。

    对于太子嘴里所谓的国外势力,老朱其实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

    当今大炎的局面虽然还很混乱,但日渐明朗。

    济州之战后,全天下诸侯心里都有数了。

    接下来,要么联合起来干太子,要么和太子联合起来干其他人。

    太子这边刚要开会,要干太子的人也在召集开会。

    老朱见到梁羽和梁锦俩哥俩,之所以感到意外。

    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俩人来的快。

    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他以为哥俩应该先去参加另外一场会议。

    不过看架势,俩人和自己想的应该是一样的。

    先跑太子这边探探口风,然后再去另外一场会议。

    嗯,应该是这样。

    如果自己猜的不错的话,那么是不是该改一改之前的计划了?

    脑子里飞快的旋转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应对。

    见殷诚还举着酒杯,老朱微微一笑,道:“殿下,草民此次前来,便是想要向殿下讨教。”

    “哎,朱将军客气了。”

    殷诚拥着老朱坐下,笑道:“什么讨教不讨教的。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刚刚本王还说朱大将军乃是我大炎的肱骨之臣,朱将军马上自称草民,岂不是不给我殷诚面子?”

    不等老朱说话,殷诚又道:“老四这小子背着我在洛阳召开了要讨伐我的大会,这事我是知道的,三位没有去参加他那个会,反倒来我这里,那是看得上我。”

    “虽然之前咱们之间有些间隙,你杀了我不少人,我杀了你们不少人”

    “殿下,这事,今天就别说了。”

    梁羽在一旁轻轻咳嗽一声,心里更是断定殷诚这孙子没憋什么好果子。

    他但凡有点好主意,会当着手下的面谈这些不愉快的事?

    “这是客观事实嘛,就算你不说,我不说,也不代表它不存在。”

    殷诚摇了摇头,有些惋惜道:“既然秦王不愿意听,那我就不说了。”

    “说些开心的。”

    说罢看向老朱道:“朱大将军,你要是晚几天来,估计我还会送你一个大惊喜呢。”

    老朱浑身一哆嗦,殷诚给他送惊喜?

    但凡是还能活到现在的穿越者,谁也不信。

    可面上还得配合着:“哦,不知是何等惊喜,劳烦殿下如此挂心。”

    “哎,朱大将军,你与我是不打不相识,咱们是不常见面的好朋友,你的事自然是我的事。”

    一边说一边冲着旁边招手。

    马上有人送上来一份奏报。

    殷诚打开看了看,嗯了一声,放在老朱面前道:“军机二处的人在宣州发现了疑似朱四公子的人,只是现在还没有确定,因此才说过几天可能会给你一个惊喜。あ爱7^书屋ヤ”

    “朱四公子”

    旁边俩围观的一愣,这朱四公子是何许人也。

    见老朱面色一白,马上想起殷诚编纂的《大萌那些事儿》。

    朱四公子也就是朱老四,能让老朱听了脸色一变的朱老四除了他那个抢了侄子皇位的朱棣还能是谁?

    “这个逆子,殿下若是确定了,就替我清理门户吧。”

    老朱面带怒色,也不知道这怒气是冲朱棣,还是冲殷诚。

    梁锦和梁羽寻思,多半是冲殷诚。

    殷诚刚刚又是问谁先完蛋,谁后完蛋,这会有把人家儿子拉出来。

    意思是什么?

    不就是要敲打老朱么。

    即便是敲打老朱,这会老朱也得受着。

    谁让你巴巴的跑人家底盘来的。

    你来想好事,还不许人家敲打你?

    与此同时,梁锦和梁羽也做好了准备。

    看这节奏,殷诚敲打完老朱,估计就该轮到他们俩了。

    “哎,大将军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与大将军兄弟相称,大将军乃是我兄长,这朱四公子自然是殷诚的子侄,殷诚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伤两家和气的事?”

    殷诚赶紧给老朱倒了一杯酒道:“大将军放心,只要确定了此人乃是燕王,本王马上就派人将他送到大将军帐下。”

    老朱有些疑惑的看着殷诚。

    眼前这位太子爷,虽然和他的相处时间不长。

    之前还是敌对势力,但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

    老朱算是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了。

    要说殷诚的毛病,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但是有一点,老朱对他再怎么有偏见,那也是认可的。

    殷诚这人说话算数。

    尤其是给各路诸侯的许诺,从来都没有食言过。

    当然最近哄骗读书人的事,在老朱眼里根本就不算哄骗。

    这帮读书人,不就是听话的就哄着,不听话的杀了?

    对付这群酸腐,没必要讲什么信义。

    就因为殷诚有这点好处,老朱才会大胆的来济州,而不怕他软禁。

    因此听到殷诚说确定朱棣的身份后,马上将这逆子送给自己。

    老朱心里是相信的。

    “怎么?大将军怀疑本王的人品?”

    殷诚见老朱迟疑,声音马上就沉下来了。

    “不敢,殿下的信义,四海皆知。如若不然,在下也不敢孤身前来济州。”

    老朱也不是被吓大的,不卑不亢的说道。

    “那就好。”

    殷诚笑了起来,坐在一旁又给老朱倒了一杯酒道:“所以朱大将军还得等一等,不过也得提前说好,万一军机二处那帮人搞错了,我可变不出来一个朱四公子给你。】”

    “在下晓得。”

    老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殷诚赞道:“好,朱大将军果然爽快。”

    说完看了看旁边一直围观吃瓜的俩人道:“老大、老六,你们不给大将军敬一杯?”

    不敬行么?

    俩人对视一眼,心道:“好嘛,该咱俩了,他敲打完老朱,这是想起咱哥俩了。”

    举起杯中酒,冲着老朱道:“朱大将军,请了。”

    三人又饮了一杯。

    殷诚亲自起身给三人倒酒,却并没有将火力对准梁锦和梁羽。

    倒完之后,反而坐下来长叹一声,道:“哎,不管如何,一旦国外那群蛮夷入侵,第一个完蛋的应该就是我了。”

    说着自己喝了一杯,。

    “谁让我顶着一个太子的名头呢?”

    “殿下,其实这太子名头,现在应该是在雍州。”

    刚刚殷诚虽然看似是在敲打自己,可老朱是个人精,马上就品出其中味道来。

    太子明面上又是吓唬自己完蛋不完蛋,又是拿朱棣说事。

    暗地里确实给自己示好。

    国外的蛮夷如果真的要入侵大炎,就像太子说的,首当其冲的就是他。

    老朱这种势力的诸侯,完全可以躲在后面看热闹。

    这是殷诚想要告诉老朱,出了事,他这个个子高的会为老朱顶着。

    只要老朱支持自己,明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

    如果国外真入侵了,他殷诚在前面扛着,老朱只要不和他添乱就算是盟友。

    提朱棣,更是一种示好。

    老朱对朱棣这个儿子,是十分不满的。

    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老朱没少派人在暗地里寻找自己的后世子孙。

    这事瞒得过别人,瞒不过军机二处遍天下的殷诚。

    他愿意将这小子挖出来送给自己,明显的投其所好。

    所以,两个示好的信号放出来。

    老朱若是再不明白殷诚的意思,他可就是白混了那么多年。

    殷诚一说这话,老朱马上给他托了一手。

    旁边的梁锦和梁羽看了看老朱,有些诧异。

    没想到老朱这小子还真上套。

    太子稍微一示好,他就上杆子往上爬。

    刚刚俩人还有点火药味,现在就统一战线了。

    是个人物,不得不防。

    殷诚和老朱的对话,梁锦和梁昭听的真真的。

    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谁还不清楚谁葫芦里作的什么妖。

    “哎,大将军有所不知了,雍州现在虽然名义上归废太子所有,但实际上掌权之人却是家兄。”

    梁羽笑道:“家兄的性格,本王还是摸得透的。一旦真出现太子殿下担心的情况,雍州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将太子的名号让出来。”

    李建成这大兄弟什么尿性,梁羽最清楚不过。

    他是个人物,当一方诸侯绰绰有余。

    可要说天下大势,却是看不清楚的。

    用殷诚的话来说,就是缺少战略性眼光。

    一旦发生强大的蛮夷入侵大炎,李建成绝对会把太子的名头让出来。

    承认济州的合法地位。

    他完全就不想到,在外族入侵时候,顶着太子的名头,聚拢天下民心会给自己的霸业带来何等的助力。

    他只能看到一旦太子的名头还在雍州,雍州就会成为外族的火力集中点。

    “通透,通透,要不然说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你看这战略眼光,满大炎历史上扒拉,别的不说,能有这种战略眼光的人屈指可数。”

    殷诚赶紧给梁羽倒了一杯酒,看了看梁锦和老朱道:“后世公认的五位千古一帝,今个就来了三,哎,别的不说,就你们三来,咱们这次会议,我觉得就够了。”

    “五位?”

    三人一听这话,马上来了精神。

    “哪五位?”

    殷诚反倒是一愣,看了看三人。

    哥仨,我就随口一说,你们还真当真了。

    客气话听不出来么?

    换做任何三个人坐着,我都会说这话。

    不过见三人认真的表情,殷诚也认真的想了想。

    还别说,这一想,自己刚刚信口说的还真不是客气话。

    “你看,五个千古一帝,你一个。”

    殷诚伸出五根手指,看了看梁锦道:“老大不用说了,公认的老大哥,怎么排你都是第一个。”

    梁锦捋了捋不多的胡子,满意的笑了笑。

    端起酒杯来独自喝下。

    “第二个,老刘家的,到现在还没冒头,估计要么没过来,要么就是还没成气候。”

    梁羽点了点头道:“嗯,刘彻称得上。”

    老朱也跟着的点头,表示认可。

    “然后就是老六,秦王你算一个,这也是公认的,咱哥俩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但凡你在长安的时候不和我对着干,咱俩早他娘的把这帮诸侯灭了。”

    殷诚埋怨道:“你们是不是回来还要去参加洛阳的那个讨伐我的大会?”

    “不去,不去,殿下说的哪里话,咱俩现在都快是一家人了,我岂能再做那种事?”

    梁羽赶忙示好。

    他所指的快成一家人,自然是说李秀宁和殷诚的关系。

    按照殷诚的脾气,肯定会怼一句,你亲哥挡你的道,最后都照杀不误。

    我就算真成了你姐夫,拦着你当皇帝了,你会放过我?

    可现在的气氛难得和谐些,看在李秀宁的面子上,殷诚也没必要把话聊死了。

    “你们去不去,反正是你们的自由,我拦不住,也不会拦着。”

    殷诚继续道:“这该第四个了吧,第四个就是朱大将军了,对于大将军的丰功伟绩,后世是认可的,这一点我可以作证,马如龙马先生也可以作证,老王,也可以作证。”

    老朱听到这话,心里很舒坦。

    别的不说,殷诚的话他是信的。

    后世能把自己和梁锦还有梁羽并列,不枉咱老朱上辈子一番折腾。

    “就是杀人杀的有点多。”

    殷诚叹了口气,在老朱脸色沉下来之前又道:“最后一个,就是老皇帝上辈子的爷爷。这个也是后世公认的,没得黑。”

    “一二三四五,五个,今个就占了三,你说,是不是缘分。”

    殷诚说完举起酒杯来,三人也很高兴。

    能够青史留名,让后人记住,还是美名。

    就算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四人碰杯,一饮而下。

    这杯酒下肚,四人都觉得彼此关系近了许多。

    梁锦和梁羽看着殷诚也比刚刚顺眼了。

    “殿下,此次召集我等来济州,你有什么打算尽管说来,若是我等能帮,绝无二话。”

    到了这个份上,也该聊一聊正事了。

    梁羽放下杯,趁着殷诚吃菜的空隙,一边给他倒酒,一边说道。

    “很简单,就是停战。”

    殷诚将嘴里的食物咽下,放下筷子看着三人道:“我和你们停战,签订条约,就算你们打我,我只还手,不反攻。”

    “殿下说笑了,咱们,咱们不打了,不打了。”

    梁羽一听这话,赶紧又要端酒杯。

    被殷诚抬手。

    “不打?老六,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不打,你们甘心?”

    他说着,一脸玩味的看着梁羽。

    话说道这份上,梁羽也不拿客气话搪塞他,微微一笑,保持沉默。

    那意思很明显是在说。

    打肯定是要打的,但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

    但真有战机了,不可能放过。

    “所以说嘛,咱们就别整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事。”

    殷诚读懂了梁羽的表情,哈哈一笑,道:“所以这份停战合约,我不限制你们主动打我,我只限制自己,不攻击你们。只要签了合约,但凡有一支我殷诚的军队你们领地,就算我违约,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主动割三城,赔你们一亿贯。”

    听到此话,三人全都蒙了。

    太子喝多了?

    看着殷诚炯炯有神的眼睛,又觉得不对。

    不像是喝多了的样子。

    可没喝多,为什么说胡话?

    “太子有条件吧。”

    最熟悉殷诚的梁锦马上反应过来。

    以殷诚从不吃亏的性子来看,他能拿出那么大的诚意,肯定背后还有后招。

    这后招只怕比这份诚意,还让人震惊。

    “哎,谈生意嘛,大家都不愿意吃亏,自然是有商有量,我”

    “太子不用兜圈子,直接说就行,今天咱们就谈生意,不打嘴仗。”

    梁锦赶紧打住殷诚的漂亮话。

    “行,既然老大说了,那我就痛快点。”

    殷诚将酒杯放下,看着旁边的诸葛亮道:“丞相,劳烦您将地图拿来。”

    诸葛亮应了一声。

    随后一副地图铺在了对面的墙上。

    看着地图上的红线,三人皱了皱眉。

    这红线以济州为中心,联通了他们的底盘。

    不光联通了他们的底盘,可以说覆盖了大炎大部分的州郡。

    “我现在是顶着个太子的名头,很多事,你们不用考虑,但我不得不防备。”

    殷诚站起身来,一脸的无奈,走到地图前道:“大炎四周的蛮夷,忘我之心不死。对付他们,要么咱们先下手为强,要么就得提前做好准备。”

    “但不管是先下手为强,还是提前做好准备,有一件事,总是要做的。”

    “什么事?”

    三人看着地图,心里隐隐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他们总觉得殷诚在挖一个大坑,等着他们和其他诸侯来跳。

    “修路!”

    殷诚拿起旁边的指挥杆,敲打在地图上,无比严肃的说道。

    “修建一个覆盖大炎的公路网,这样。如果咱们决定先下手为强,那么不管是先攻击北面的山蛮,还是南边的越国,还是西边的西域诸国,有了公路,济州的军队和粮草便能快速运往前线。”

    “就算他们主动进攻,有了公路在,不管他们从哪个方向进攻,我们也可以及时的做出反应,不至于人家都打到长安了,咱们的军队还没集结完毕。”

    配合着一脸严肃和忧国忧民的样子,此时的殷诚还真有点千古一帝的架势。

    只可惜三位听众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当他们明白这张地图上的红线代表公路的时候。

    三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殷诚如果借着公路攻打自己怎么办?

    他嘴上说的好听,是防范蛮夷。

    可一旦公路让他修成了。

    借着高机动性,他想打谁就能打谁。

    自己的军队根本就来不及集结,他济州军就已经把城给打下来了。

    太子啊,太子,果然还是没变。

    依旧是那个满肚子坏水的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