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 寸土寸金的公路

“民族大义面前,不能太过计较个人得失”

    看着三人略微有些阴沉的脸,殷诚叹了口气,感慨道。说

    去你妈的,漂亮话谁不会说?

    你小子把我们当傻小子耍呢?

    不计较个人得失?

    你把公路都要修到老子被窝里去了,还让老子不计较个人得失?

    说的是人话么?

    梁锦想要骂娘,可一想到自己刚刚说了只谈生意,不打嘴仗。

    心中的怒火,强行压了下去。

    淡定,淡定,不值得和他动怒。

    要是和这小子较真,自己早晚会气死。

    生意嘛,你来我往,才叫谈生意。

    “嗯,殿下这个想法,很好。”

    梁羽心里也骂了一句娘,表面上却连连点头。

    “哎,其实我也知道,你们肯定在骂我,认为我修好了公路后,就会打你们。”

    殷诚叹了口气,满脸的委屈。

    难道不是么?

    三人看着殷诚,想看看他有没有笑出声来。

    “你们要是这样想,那就和雍州的家伙一样,没有战略眼光了。”

    殷诚满脸正经,看着三人道:“物理学上有句话,叫做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话,你们应该听过吧。说”

    三人点了点头,对于新鲜事物,作为顶级的战略大师,自然会主动学习。

    只要了解过殷诚麾下编纂的物理一书的人,都知道这句名言。

    “你们害怕我修好了公路打你们,可难道我就不害怕你们打我么?”

    殷诚说完,手里的指挥杆落在了济州上。

    “你看,按照计划,我要修建十五条以济州为的公路,这意外着什么?”

    殷诚一提到这,三人瞬间明白过来。

    对啊!

    怎么忘了这事了!

    太子修好了公路,他打自己是方便了。

    可自己打他,不更方便?

    十五条公路,也就是说,他的公路网会把天下大部分诸侯的地盘联通起来。

    如果到时候自己联合其他人,别的不说。

    只要有三路诸侯一起进攻济州。

    太子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三线作战,殷诚还没这个实力。

    如果是四路,五路诸侯一齐进攻,太子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啊。

    有搞头!

    想到此,三人的脸色有些缓和。

    不过随即疑惑又来了。

    太子会傻到这份上?

    见三人面色缓和下来,殷诚知道这事就有的谈了。

    “你看,你们这群人,天生就是对我有偏见,老是觉得我会害你们。”

    殷诚和老几位打从穿越过来就开始斗,怎么可能放过这等打嘴炮的好机会?

    “这就属于是个人偏见了,你们都是千古一帝级别的人物,如果我说什么事,你们第一反应就是要害你们,那可就有点名不副实了。”

    “时代变了,老哥们,现在的大炎,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大炎了。”

    殷诚说着,拉了拉地图架旁边的绳索。

    公路地图变成了世界地图。

    “这是世界地图,你们可以看一下,大炎在这里,相对整个世界来说,大炎并不算大。”

    殷诚指挥棍放在了地图标红的地方。

    那是米坚的位置。

    “我们的敌人在哪里?在这里。”

    “你们上辈子虽然千古一帝,可这辈子还是不是,就不好说了。”

    “别的不敢肯定,但有一点,我可以说,如果你们的目光还放在大炎,这辈子充其量也就是三流诸侯,早晚会被时代的潮流所淹没。说”

    殷诚说的极其严肃,三人也不敢不当回事。

    认真的看着世界地图。

    这张世界地图是根据彼得船上的世界地图绘制的。

    整个大炎独一份。

    “反正我修公路真实的目的就一个,那就是做好和蛮夷开战的准备,你们要是偏偏认为我要打你们,那我也没办法。”

    殷诚坐回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事就是这个事,刚刚老大不是都说了么。谈生意嘛,总要你来我往,讨价还价。”

    “像你们这样,我一提自己的条件,脸色马上就变了,这不是谈生意的状态,这还是军阀,是落后的封建武装力量的狭隘思想在作祟。”

    絮絮叨叨说了那么多,殷诚终于闭嘴了。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场面沉默了下来。

    诸葛亮哈哈一笑,摇着扇子走上前道:“两位殿下,朱将军,我家太子所言并非没有道理。”

    “公路修建,乃是一件利国利民,功在千秋之事。”

    说完,又拉了一下绳索,地图重新变成大炎公路图。

    “雍州的丝绸之路修建之后,大炎的陆上商贸繁华起来,这条丝绸之路所带来的利益,两位殿下是最清楚不过的。”

    诸葛亮看了老朱一眼,顿了顿,转头道:“刘祭茶,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修建丝绸之路,东宫共计投入了八千多万贯吧。”

    刘文静点了点头道:“对,一共八千三百九十五万贯。”

    老朱听到这个数字,明显很惊讶。

    虽然是见过大钱的人,但是八千三百九十五万贯,修建一条公路。

    这等造价,实在是太高了。

    他看了看旁边的梁锦和梁羽二人,这俩人就比自己淡定的多。

    显然他们之前知道——就算不知道具体的数字,多少也知道个大概。

    “咱们靠着这条公路盈利多少?”

    殷诚突然插嘴道。

    刘文静冲着他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回殿下,一分也没有赚到。”

    说完,刘文静心疼无比。

    不由得有些幽怨的看了看没心没肺,趴在桌子上丝毫不注重形象,大吃大喝的殷诚一眼。

    八千三百多万贯,最后全都便宜了别人。

    “怎么,怎么会花费如此之多?”

    老朱震惊的说话都有些结巴。

    八千三百多万贯,他老朱也是当过皇帝的人。

    但面对这笔巨款,依然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一条公路就花了那么多钱,大炎去年的税收才多少?

    这相当于大炎三年的税收,就修了一条公路?

    满历史扒拉也扒拉不出来这样的败家子啊。

    “哎,谁知道呢,花着花着就花了那么多。”

    殷诚吃完一只鸡,抹了抹嘴,看着梁锦和梁羽道:“其实光修路,还花不了那么多,主要是配套的设施,工人的吃喝拉撒、福利待遇,还有后续的配套设施,花着花着,钱就不够了。”

    “你们是一分钱也没掏,但靠着这条路,却赚出来了养军队的钱。”

    殷诚说到这,梁锦和梁羽将目光转到一旁。

    “别害怕,我又不是来要账的,再说,我跟你们要,你们也不给啊。”

    顿了顿,殷诚又道:“咱们抛开战争的可能不说,就说公路修建好了之后,你们能靠着这些公路赚多少钱。”

    话音一落,老朱蹭的就站了起来,看着还要接着说话的殷诚道:“殿下,这济州通往定州的公路,卑将同意修建,也愿意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