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做了发型的穿越者?

修建公路一事,有了老朱的主动配合,剩下的事就好办多了。小

    梁锦和梁羽虽然并没有马上同意殷诚的公路计划。

    但却也没有坚持反对。

    殷诚也不着急,大头不在现在,好戏还在后面。

    只要有老朱这一个赞同的,后面的诸侯就不怕他们不就范。

    所以殷诚决定要把老朱当成典型打造。

    做成一个标杆,让其他的诸侯看一看,第一个上自己车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好处。

    为了表示自己对老朱的重视,殷诚当即表示要亲自下厨,为老朱做几道拿手好菜。

    当下让诸葛亮还有刘文静陪着三人,殷诚在文渊的陪同下来到了后厨。

    一出房间,军机二处的人早就在旁边等候。

    这些天里,军机二处上上下下忙的连轴转。

    作为济州城内配置最完整的部门,军机二处不光要负责情报的搜集,甚至还担任起了拱卫济州防卫的工作。

    曹参这位济州最高行政长官被太子的诸侯大会弄的焦头烂额。

    每天恨不得和拎着上官瑞鹤,把他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

    为的就是保证这段时间内济州内外不会发生任何的意外。

    当然,老谋深算的曹参也做好了出事甩锅的准备。

    他撺掇着上官瑞鹤把每天的情报汇总和方案副本全都给太子审阅。

    这样一旦出了他们无法掌控的事,也不至于被太子骂个狗血淋头。

    毕竟所有的情报和方案都是你太子审阅过的。

    再出事情,只能说明这事太突然,或者对手太狡猾。

    方案没错,他们顶多是个渎职之罪。

    殷诚也知道曹参的心思,因此并没有点破。

    简单的看了看,挥手让军机二处的人下去。あ爱7^书屋ヤ

    正准备往厨房走,忽而想到了一件事,又招手让军机二处的那人过来。

    “宣州的那个叫做朱棣的,确定身份了没有?”

    这人是上官瑞鹤的文书,虽然不知道穿越一事,但约莫也察觉出这个朱棣绝非等闲之辈。

    听到太子发问,赶忙道:“回殿下,已经确认,他并非我们要找的朱棣。”

    “不是朱棣?”殷诚皱了皱眉。

    娘的,这下可就尴尬了。

    自己刚刚在屋子里和老朱都吹上牛了,还拿这事来点老朱。

    结果闹了半天不是真的朱棣。

    半年之前,军机二处就启动一项寻人计划。

    这个计划是刘文静提议的。

    就是想要把大炎境内所有穿越者都挖出来。

    别管能不能为自己所用,只要把他们都攥在手心里,迟早有大用处。

    殷诚当时并没有当回事,直接就批准了。

    今日和老朱说话,也是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在书桌上看到了军机二处关于这个计划的报告。

    他原本以为上官瑞鹤敢把报告送上来,虽然说还没确定身份,但已经可以肯定就是朱棣,正在走甄别流程。

    应该八九不离十。

    谁知道这朱棣居然真不是自己要找的。

    能够做上官瑞鹤的文书,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除了能力十分突出之外,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炉火纯青。

    他一见太子听到这个消息皱了皱眉,赶紧补充道:“不过殿下,最近我们倒是在济州城内找到了不少自称朱棣的人。”

    “哦?”

    果不其然,殷诚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吸引过来。】<首发、域名、请记住

    “自称,还不少?”

    “对,大约五个人自称自己就是军机二处一直寻找的朱棣。”

    文书恭敬的说道。

    殷诚有些哭笑不得。

    娘的,这朱棣什么时候成了香饽饽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老爹现在在济州么?

    敢来济州亮身份,一旦确定了,他老爹还不得把他亲手剁了?

    “不用审查了,我敢保证这五个全都是假货。”

    殷诚微微一笑,十分肯定的说道。

    不过转念又一想,有些好奇问道:“不过为什么一下子出现那么多朱棣,而且还是主动找上门来?”

    文书有些尴尬道:“回殿下,只因为最近这三个月来,寻人计划收效甚微,所以处长将要寻找的人名单暗中发布出去,说是想打草惊蛇,看一看能不能有什么效果。”

    “结果没成想,误抓了一个范仲淹之后,处里对他好吃好喝伺候着,将他放出去了他大肆炫耀,引得这些人全都顶着流出的名单的人名前来冒充。”

    “他娘的,这是把我当成冤大头了?”

    殷诚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

    果然,什么时代都有这种有便宜就占,没有便宜也得制造便宜硬要上的人。

    “娘的,老子在这省吃俭用,招待人喝酒都恨不得兑点水,结果这帮孙子居然还想到我这骗吃骗喝?”

    殷诚撸了撸袖子,一脸气愤。

    “走,带我去看看这五个朱棣,到底都是什么货色。”

    文渊在一旁道:“殿下,这厨房。”

    “随便糊弄点给老朱送过去,就说是我做的,反正他没吃过,好吃孬吃,让他凑活着吃。あ爱7^书屋ヤ”

    殷诚毫不在乎:“我这要给他分辨儿子呢,哪有功夫给他做饭。”

    这边说着,文书在前,带着殷诚往旁边走去。

    为了方便办公,也为了近距离的保护殷诚的安全。

    军机二处的济州分部就在济州府衙的旁边。

    拆了中间的墙,两家就成了一家,往来无阻。

    没一会,殷诚就来到了上官瑞鹤办公的别院。

    殷诚刚喝完酒下了席。

    早就有人为他准备了醒酒茶和水果。

    下令让文书将所有自称朱棣的人全都带到这个院子里来,他要亲自审核。

    文书得了命令,赶紧去办。

    殷诚简单的洗了个澡,文书通知门外七个朱棣全都到了。

    “七个?不是五个么?”

    殷诚愣了愣,怎么这会功夫又多了俩?

    看来这帮人是真以为自己的竹杠好敲啊。

    一边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窗户旁边,微微推窗,向着院落里看去。

    “殿下,这七个人中,倒是有一人,臣觉得有些来历。”

    文书轻手轻脚的走到殷诚旁边,指着站在庭院七人中最左边的男子说道。

    殷诚顺着文书的手指望去。

    那是一个年轻人,留着短发,但他的短发却与众不同。

    他留着一头有造型的短发。

    这幅打扮,在三年前,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如果是读书人,甚至还会被老夫子安个大逆不道的帽子。

    但现在,尤其是在济州和南楚,还有巴陵这三个地方。

    年轻人穿便衣留平头,却是先进的象征。

    当初自己准备军队改制时,第一件事就是剃头。

    全军将士全部开剃,他更是身先士卒,当众刮了个秃瓢。

    当然,也不能说是秃瓢。

    如果成了秃瓢,不就是和尚了?

    因此殷诚剃了个放在前世被称作三毫米的头型。

    他也知道,大炎的诸多势力之中,谁敢这样做,绝对会被手下的大儒骂死。

    但自己麾下,却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因为那些只知道掉书袋子的酸儒大师们,要么被自己干掉了,要么被夫子干掉了。

    夫子是最看不惯那些歪曲他教义,同时还大言不惭大肆宣扬的家伙的。

    当然,没有烦人的大儒并不代表其他人就没有反对意见。

    军队中的将领是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一改制军队,第一件事是从头入手。

    殷诚耐着性子给他们详细的介绍了军队士卒留平头的好处。

    最大的优点就是容易打理。

    改制之后,军队士卒职业化,不再是之前闲时种地,忙时打仗的状态。

    每天都有高强度训练。

    如果还留着长发,就要打理,不然的话,一天就会发臭。

    剃掉之后,省时省力还省事。

    当时有部分将领,提出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易剃掉。

    被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殷诚直接大耳瓜子扇出营帐。

    吊在了军营口三天三夜。

    当然,殷诚给他的罪名不是反抗剃头,而是质疑军令。

    军人以服从军令为天职,这是殷诚军队改制的核心思想。

    如果这条规矩没有深入人心,让所有士卒记住,那么军队改制后面还会遇到很多麻烦。

    再者来说,这也是一条可以增强军队战斗力的强有力的武器。

    这一巴掌扇出之后,三军上下再无任何人敢有异议。

    军令一出,军队焕然一新。

    让原本就阳刚气爆棚的军队更胜从前。

    看着一个个小平头,殷诚十分的开心。

    当然,这项军令只强行命令士卒剃发,对民间没有任何规定。

    普通百姓随意,可剃可不剃。

    但刘文静却让自己的亲卫仪仗队一头精神短发,配合着贴身制服,没事就在大街上溜达。

    三地的百姓,尤其是年轻人马上沸腾了。

    尤其是三地的学子,他们的学校是自己出钱盖的。

    刘文静暗地里让人将他们称之为太子门生。

    如今自己这个太子和亲卫们都剃了短发,改了服饰,这群人自然不愿意落后。

    剃发易服,反倒成了济州的时尚。

    而且这帮人还极其的张扬,剪了发改了服之后,成群结队的在大街上溜达。

    最开始的时候,济州百姓们还会驻足观瞧,啧啧称奇。

    后来习惯了,谁也不会多看一眼。

    时间一长,殷诚这位始作俑者,也习以为常了。

    但在看到庭院外这个年轻人的短发后,殷诚却想到一个自己之前从没注意到的点。

    那就是他忘了头型这一说。

    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是短发,但这个短只是相对于现在的人来说。

    放在后世,在男人之中却算不上短发。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发型十分帅气,完全不是这个时代该出现的。

    娘的,难不成这小子还是个穿越者?

    殷诚来到这个世界两年多了,还是第一次遇到专门做了发型穿越的。

    不行,老子要试他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