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我叫林野

殷诚想要试验的方法很简单。】

    那就是出题。

    出古诗词。

    而且还专门出的是唐之后的古诗词。

    如果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来历的家伙,果真是朱棣朱老四的话。

    他肯定能够默写出来。

    打定了主意,殷诚马上安排下去。

    很快,桌椅板凳,文房四宝连带着试卷全都放在了七个朱棣面前。

    看着一脸蒙逼的七个人,殷诚心情大好。

    哎呀,封建社会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至少自己在这里,想考谁就考谁,想出什么题目就出什么题目。

    爽快。

    从来都是被监考,从来没当过监考老师的殷诚玩心大发。

    走出去背着手,在七人之间来回转了一圈,过足了监考老师的瘾。

    然后走到了庭院门口。

    娘的,老子今个就守着门,把门给你们堵死,一个都别想提前交卷。

    转身抬了抬手,身边的小太监马上明白。

    手脚麻利的他搬了一个椅子,恭敬的放在殷诚身后。

    殷诚坐了下来,又吩咐置办两桌酒菜。

    当年他参加军训的时候,大二那帮畜生,大热天的蹲在树荫里吃西瓜和冰水,可是记忆犹新。

    这帮人胆大包天,蹭饭都蹭到自己头上了。

    不给他们来点教训看来是不行的。

    他这边一吩咐,小太监马上就准备。

    府衙里的灶台是一天到晚都不熄火的。

    为的就是随时满足太子和这帮大佬们的需求。

    酒菜也都是准备好的。

    绝对保证了,这边一招呼,那边马上就能上桌。

    很快,在小太监的安排下,一排侍女依次端着一道道丰盛的美味佳肴,摆放在了两个桌子上。~⑧~1~<首发、域名、请记住

    只不过旁边的桌子按照殷诚的吩咐,没有置放椅子。

    桌上的美食香味四溢。

    殷诚刚吃饱喝足,因此没有任何食欲。

    注意力一直放在庭院的七个人身上。

    心里猜测着那个留着比自己帅的发型的家伙到底是不是朱棣。

    一边又留下一个侍女,给自己捏肩按摩。

    隐约见对面那发型精神小伙向着自己看来,眼神好像有那么一点点鄙视。

    这让殷诚有些不爽。

    挥了挥手,示意太监把香炉端上去。

    香炉上插着一炷香。

    “一炷香的时间,写出来,这个桌子上加双筷子。”

    殷诚将吃完,看着发型小伙等人笑道:“写不出来”

    他顿了顿,指着旁边的桌子道:“旁边吃顿好的,你们来军机二处蹭饭,若是不让你们蹭,对不住你们的努力。”

    娘的,蹭饭蹭到老子头上来。

    真当老子是好欺负的?

    他越说越气,但终究还是遇到的事多了。

    知道很多事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接着说道:“济州现在提倡的是,劳动致富,努力就有回报。不管如何,你们努力了,总是要有点回报的。”

    “可如果让你们就这样直接走了,军机二处岂不是很没面子?”

    “所以这顿饭,写不出来,这就是断头饭。”

    殷诚说到这,冷声一哼。

    可恨之人,再有可怜之处,但这教训还是该给的。

    断头饭一说完,哗啦,一个朱棣连人带桌子直接就倒了。

    发型小伙却纹丝不动,自信满满的样子。小

    殷诚心中更加确定,这小子应该就是朱老四没跑了。

    一个朱棣吓的屁滚尿流,剩下的朱棣也都跟着哭了起来。

    不管是不是,一会见真知。

    殷诚看了看他,最后把视线放在了香炉上。

    “现在认怂,马上凌迟。写完之后,吃饱饭,给个痛快,还留死尸。”

    他最看不惯怂货。

    这帮人既然胆敢来蹭饭,不吓唬吓唬,他们是不会长记性的。

    因此故意轻描淡写的说着:“再敢求饶,直接拉下去。”

    周围如狼似虎的亲卫跟着殷诚,对这位主子的性格十分了解。

    知道这是吓唬他们。

    毕竟凌迟等重刑,可是殿下亲自废除的,他自然不会用在这帮人身上。

    这样说肯定就是为了吓唬他们。

    亲卫们十分的配合,瞬间精神起来,如狼似虎般,一双双眼睛盯着这些个朱棣。

    一副巴不得这帮人继续求饶,他们马上动手将之拉出去凌迟的样子。

    六个朱棣一听再求饶就马上凌迟,虽然有心思活泛的知道凌迟这种刑法,早就被太子殿下废除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还敢拿出来,这不是不把殿下放在眼里么?

    在其他地方不把殿下放在眼里好说。

    可在这济州,敢不把殿下的话当回事,那真是寿星公吃砒霜,嫌命太长了。

    但如今自己是板上的鱼肉,是杀是剐,全凭人家做主。

    谁又敢说个不字?

    思来想去,只能认命,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颤颤巍巍的攥着笔,看着试卷发愣。

    他们知道这是默写诗词,但这些诗词他们全都没有听说过不说,甚至还有四个朱棣,根本就不认识字。

    小考场上,只有发型小伙不为所动,将注意力放在了试卷上。说

    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提笔就写。

    殷诚倒是来了兴趣。

    题目是他出的。

    这张试卷上第一题题干是人生自古谁无死,要默写的下句就是留取丹心照汗青。

    还有第二句:长风破浪会有时,下一句是直挂云帆济沧海。

    第三句:别人笑我太疯癫,下一句我笑他人看不穿。

    这些都是唐后名篇,如果眼前这小子真是朱棣,绝对会默写出来。

    见发型小伙一丝不苟的握着笔,认真答题,殷诚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看来老朱那里,自己又能继续忽悠了。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结束了。

    当小太监宣布时间到时,剩下的六个朱棣面如死灰,直愣愣的看着桌上的试卷出神。

    除了两个认字的纸上有字外,其他人全部都是白卷。

    殷诚挥了挥手,不给这帮学渣后悔的机会,直接下令收试卷。

    六个朱棣见试卷落在年轻人手上,冷汗连连,脸色煞白,没有丝毫血色。

    殷诚用余光注意到,那个一直自信满满,成竹在胸,十分淡定的精神小伙,这会也有点紧张起来。

    “哼,小样,心理素质倒是挺好。”

    殷诚毫无风范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试卷翻看着。

    看到第一张试卷的题目,殷诚差点没气的跳起来。

    怒火蹭的一声就冒了出来。

    直接口吐芬芳。

    “人生自古谁无死?有屎要用卫生纸,娘的,珍宝坊给你多少钱,我们珍宝斋给你出双倍,奶奶的,广告都打到老子这里来了。”

    珍宝坊最近新出的卫生纸上市了,销量很好。

    殷诚一直想大力推广卫生纸,让曹参想了好几个广告语都不合适。

    看到这个一个,气乐了。

    “文天祥得亏不在,不然看到了非得把你活活打死不可。”

    殷诚骂骂咧咧,继续看下去。

    后面的几句倒是挑不出什么太大的毛病,除了一句也不对外,最大毛病就是字太丑了。

    娘的,这帮冒牌货,冒充文天祥就不会下点功夫么?

    哪怕有一手好字,这滥竽充数的机会也大一点不是。

    哎,现在的骗子啊,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看到最后,殷诚将六张试卷扔在一旁,注意力放在了精神小伙的试卷上。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们看不穿。”

    十句诗词,全部正确。

    殷诚足足看了五分钟,方才抬起头来。

    眼神十分的严肃。

    他看着精神小伙。

    看来这小子当真是朱老四了。

    朱老四这孙子,上辈子对徐妙锦心怀不轨。

    欺负人家小姑娘,这辈子你小子可是落在了老子手里。

    老子可是得连本带利都给你收回来。

    不然徐姑娘那,知道了嘴上不上,心里也得埋怨老子。

    想到此,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这帮人的心思没了。

    “那六个怂货,让他们吃饱了各打三十大板扔出去。”

    殷诚声音冷淡,这边一说完。

    周围的亲卫马上尊令上前,知道太子爷只是要动真格的。

    手上毫不客气,像是拎鸡仔一般将六个冒牌朱棣抓起来。

    殷诚又指着最后一个朱棣道:“你,过来。”

    发型小伙理了理衣衫,风轻云淡的站起身,来到了桌前。

    “请坐。”

    殷诚将试卷放下,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心里想着该怎么和这老小子玩一玩,才能对得起他上辈子对徐真人的照顾。

    眼前这个发型小伙也在看他。

    而且突然露出一副有些意外的表情。

    好像他认出自己一般。

    殷诚有些纳闷。

    老子和朱棣见过面?

    不能够吧。

    心里疑惑着,嘴上却是一脸玩味的笑容。

    “我该叫你燕王好呢,还是叫你朱老四呢?”

    “敢问阁下,可是姓殷?”

    谁知眼前这人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和自己对视起来。

    只是这一眼,再看他的头型,殷诚马上就明白过来。

    这小子绝对不是朱棣。

    朱棣不可能有那么时髦的头型。

    这种头型,至少是前世托尼老师这种大师才能够洗剪吹出来的。

    莫非?

    “放肆!”

    身边的文书怒声呵斥:“岂敢直呼殿下名讳!”

    殷诚察觉到了年轻人的身份,估计是自己的老乡。

    抬了抬手,示意众人下去。

    “殿下”

    文书虽然担心殷诚的安危,却明显知道不听这位殿下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只能无奈的冲着周围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瞬间整个别院内只剩下了自己和眼前这位疑似老乡的家伙。

    殷诚上下打量着他,没有了刚刚的慵懒,一脸严肃。

    “我就是殷诚。”

    年轻人听到这话,长出了一口气,无比的轻松。

    他笑着看向自己,用一种有些激动,甚至还有些崇拜的语气道:“殿下您好,我叫林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