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秦王装醉

从庭院里走出来之后,殷诚亲自关上了门。

    早就在门口等候的刘文静走上前来,殷诚抬起手来,示意他不要说话。

    脑子里消化着刚刚和那个叫做林野的穿越者谈论的事情。

    过了小半个时辰,殷诚方才露出一丝笑容。

    不管这个叫做林野的家伙来见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也不管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对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影响。

    当然,如果是刚穿越过来之前,殷诚遇到这个林野,必然是要好好研究一番。

    但已经来到这里两年多,很多事情殷诚早就看开了。

    他早就不再想着回去,更何况刚刚林野也说了,自己不可能回去。

    就算有机会回去,殷诚也会拒绝。

    回去干什么,这里多好。

    亲手创造历史,岂不比回去做个卧底海盗要强的多?

    刘文静见殷诚想了半天,而后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方才问道:“殿下可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殷诚回过神来,看着刘文静抬手作势要说话,刘文静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秘密。”

    殷诚哈哈一笑,随后道:“怎么样,老大和老六,还有老朱没闹什么幺蛾子吧。】”

    刘文静苦笑道:“闹倒是没闹,就是朱将军一直问,殿下为他亲自做的什么,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有回来。”

    殷诚撇了撇嘴道:“这个老朱,挺精明的人,怎么连客气话都听不出来?”

    顿了顿又道:“哎,不过答应人家了,若是不做到,好像也不合适对吧。”

    刘文静点了点头道:“没错,若是再传扬出去,只怕殿下在洛阳那些人嘴里,又多了个言而无信的罪过。”

    一想到洛阳还在开小会,商议着如何对付自己,殷诚原本挺好的心情,瞬间消失了。

    “是啊,坐在这个位置上,时时刻刻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刘文静有些意外的看着殷诚,什么时候太子便的如此多愁善感了。

    连如履薄冰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他有意无意的向着庭院的门看了一眼,愈发好奇刚刚在庭院里发生了什么事。

    殷诚察觉到了刘文静的动向,直接道:“哎,一个穿越者,没什么好好奇的,祭茶就没必要好奇了。”

    “啊,是穿越者啊,那倒是没什么稀罕的。”

    刘文静一听这话,打消了好奇心。

    现在的大炎什么都不缺,穿越者多如狗,名臣勇将满地走。【

    “走吧,去厨房,我亲自给朱大将军炒几个小菜,一会再陪他们好好的喝一喝。”

    殷诚的脸色严肃起来,看着刘文静道:“文静啊。”

    刘文静也十分正经的站在旁边,驻足静听。

    “若是这个公路计划能够成功,大炎百姓至少有两年的好日子过啊。”

    殷诚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摇头叹息。

    刘文静也有些意动。

    公路计划是整个殷诚集团所有文臣武将经过商讨后定下的政策。

    虽然最开始的时候,武将们都十分反对。

    尤其是韩信,私下里给自己的来信就差开骂了。

    自己好不容易才把他安抚好。

    公路计划这把双刃剑,一旦操作不好,济州现在的大好形势,太子阵营好不容易在诸侯中站稳的脚跟,顷刻之间就会烟消云散。

    别看刚刚殷诚这位太子在屋子里和梁锦三人谈笑风生,游刃有余。

    但刘文静的心可是一直悬着。

    “殿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公路计划能否按照咱们预想的实施,还需咱们谨慎行事。”

    殷诚点了点头:“对,谋事在人。】”

    便带着刘文静向着厨房走去。

    又忙活了小半个时辰,四个小炒,两个硬菜出炉了。

    殷诚亲自端着回到了房间,还没进门,就听到梁羽道:“朱将军,太子公务繁忙,他说为您亲自下厨只是戏言。再者来说,君子远庖厨。殿下堂堂太子之尊,怎么会”

    话还没说完,殷诚直接打断:“怎么会亲自去那种粗鄙之人去的地方对么?”

    他端着盘子走进房间,看着喝的脸色通红的三人,尤其是醉眼迷离的梁羽。

    这孙子,我就知道他没好心眼。

    我这才走多久,他就想着要离间我和老朱的关系。

    梁羽被殷诚打断,不仅没有丝毫的尴尬,反而笑了起来。

    “朱将军,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太子殿下言而有信,说为您亲自下厨,必然是不会食言的。”

    殷诚咬着牙端着盘子走了进来,没好气的把盘子摔在了桌上,差点掉落在地。

    “我是发现了,你们这些千古一帝啊,脸皮是真他娘的厚,还金口玉言,就是他娘的放屁。”

    殷诚折腾了半天,也有些饿了,吃了一口道:“比屁还不如。”

    梁羽也不生气,嘿嘿笑了笑,借着酒劲道:“太子殿下喝多了,听差了。”

    老朱也跟着摇摇晃晃的举起杯子来,冲着殷诚道:“殿下,今日里咱老朱服了,你能亲自为咱老朱下厨,那是看得起我。”

    “刚刚咱,咱说的话,绝不反悔。”

    老朱说着,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只可惜,一杯酒大半杯都洒在了地上。

    剩下的小半杯大多撒在了衣服上。

    真正进老朱嘴里的,四舍五入基本等于零。

    殷诚看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暗骂一句败家玩意。

    他是真的有些心疼了。

    自打拿下济州之后,队伍扩充了。

    虽然获得的资源也很多,但南楚、济州等三地,甚至连海外基地,处处都是花钱的大窟窿。

    而济州百废待兴,为了修建了济青国立学院。

    他这个太子以身作则,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这一桌子招待梁锦三人的饭菜所花费的钱财,是他三个月的开销。

    而老朱杯中酒,平日里他都不怎么舍得喝了。

    如此浪费,实在是让人想把老朱按在地上暴揍一顿。

    但一想到公路大计,殷诚也只能强忍下打人的冲动,邀请老朱品尝自己亲自下厨为他做的菜。

    老朱说完绝不反悔,殷诚趁热打铁转头看向梁锦和梁羽道:“老大,老六,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

    梁羽一双眼睛喝的通红,问道:“什么,什么怎么样了?”

    娘的,装傻,那就是还没想好了?

    饶是如此,殷诚依旧耐着性子说道:“就是公路计划,你们俩考虑的怎么样了,朱大将军同意了,你们俩同意不同意?”

    “啊?同意?啊,同意,同意。”

    梁羽嘴开始打颤,醉的是一塌糊涂。

    “肯定同意,太子就算要臣弟的脑袋,臣弟也同意,拿刀来,我亲自动手,给,给太子殿下割下来。”

    说完一脑袋直接砸在桌子上,响起了呼噜声。

    殷诚又向着梁锦看去,梁锦更光棍,也不学梁羽铺垫,直接眼睛一闭,开始打呼噜。

    “行吧,好事多磨,老子有的是时间陪你们玩。”

    殷诚恨的牙痒痒,站起身来,吩咐一直在旁边摇着扇子的诸葛亮道:“丞相,把这些饭菜都撤了,不能让他们糟践了。”

    “娘的,这些就是他们接下来在济州的伙食了,腐朽的封建地主,一点都不知道粒粒皆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