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 诸侯开会

接下来的三天,殷诚确实如之前所说的,招待梁锦三人的饭菜全都用那天酒席上的剩饭。~⑧~1~<首发、域名、请记住

    三人也十分配合的谁也没有抗议。

    拉着殷诚让他当导游,在济州城内转了转。

    梁锦和梁羽更是商量好的似的,决口不提公路计划。

    三天的时间,各路诸侯陆陆续续的来到了济州。

    这中间当然有不少人是赶场子的。

    前脚刚参加完洛阳的反太子殷诚会议,后脚马不停蹄的就来济州参加殷诚举办的诸侯大会。

    先到的诸侯济州之后,几乎全都一个表情。

    被济州田地内耕种的读书人惊呆了。

    早就知道前段时间太子哄骗了天下读书人来济州。

    原本以为太子要好好的利用这些读书人,可谁承想,居然让他们来种地。

    娘的,还别说这帮读书人种地真是那么一回事。

    有模有样的,好像还乐在其中。

    这种情况,让不少诸侯心生警惕。

    不知道太子又要玩什么花样。奇

    进了济州城内,不少在济州有眼线的诸侯草草的吃完饭,直接奔向了济青国立学院。

    全看一看这个在情报中十分受太子重视的学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倒不是被学院的规模所吓到,而是知道了这所学院居然还专门教授读书人如何种地。

    原本对太子警惕的心又放了下来。

    太子这是飘了啊,以为赢了济州之战,他殷诚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大炎皇帝了?

    开始为所欲为,倒行逆施?

    读书人是多宝贝的东西,让他们种地本就是浪费资源。。

    如今还开设了教授读书人种地的学院。

    难不成读书人种的地还能长出仙丹来不成?

    让读书人种地,那农民干什么去,读书么?

    让这帮农民读书干嘛?让他们学会兵法,长了见识,知道了天下大事,然后让他们造反?

    太子这是没把我们这些反对者放在心上?打算亲自培养敌对势力?

    各路诸侯心思不同,怎么想的都有。

    济州境内的军机二处成员全都把他们的一言一行记录在册,呈交到了上官瑞鹤的案头。

    第四天一早,诸侯大会在济州府衙正式召开。

    不管实际上各路诸侯心里是怎么想的,但表面上对殷诚这次会议还是很欢迎的。

    毕竟在人家的的地盘,虽然太子有信誉,但难保这孙子不会故意找由头杀鸡儆猴。

    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当着天下诸侯的面,被太子当成鸡。

    济州的钱不多,殷诚也没想在这帮人身上浪费钱财。

    因此礼部提交上来的,针对这场会议的一些形式主义的祭祀、礼仪和流程,全都被殷诚砍掉。

    人一到齐,诸葛亮走到前台,简单的说了个开场白,然后就换殷诚上去了。

    看着一院子穿越者,殷诚站在台子上直接笑出声来。

    低下这帮诸侯全都愣了。

    他妈的,太子这是什么意思?

    老子们又不是耍猴的?就那么好笑么?

    殷诚也察觉到下面的人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满,强忍住笑意,道:“其实啊,我之所以一上来就控制不住想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梁锦则不温不火的问道:“哦?殿下为何发笑?”

    “诸位从洛阳而来,在洛阳想必是吃的比济州好,坐的比济州好,开会的地方肯定是洛阳大殿之中。”

    殷诚抬起头来看了看天道:“到了济州呢?直接就是露天的,也没吃,也没喝,咱们像是在说书馆子里。我是说书先生,你们呢,则是听书的客人。”

    “寒酸的很啊。”

    不少诸侯冷哼一声,你还知道寒酸。

    更多的则是不知道太子为什么要提洛阳。

    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说出来干嘛。

    洛阳反你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雍州那边还邀请我们去呢,我们嫌路远,都没去。

    殷诚又叹气道:“其实本王也不想寒酸,毕竟大家别管之前是敌是友,现在能来济州,那是对我的信任。如此招待大家,着实有些不妥。”

    “只可惜啊,济州没钱了,我这个太子啊,前段时间和洛阳的诸位打了一仗,算是把家底打的一干二净。”

    梁羽坐在下面轻轻咳嗽一声。

    诸多诸侯也都跟着心里暗骂,但也有人在寻思,太子一上来就哭穷这是要干什么?

    还有人互相看了看,心里涌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难不成太子这次诸侯大会,果真如洛阳所说,是个陷阱?

    为的是把他们骗过来,然后——杀掉是不可能的。

    但凡太子敢这么干,只怕整个大炎所有的势力都会和他死磕。

    不杀,难不成是要将他们当做肉票?绑了让自己的手下交钱来赎人?

    想到此,不少人的脸色沉了下来。

    全都向着台上的殷诚看过去。

    这种事,眼前这个狗太子可是能干出来的。

    就在各路诸侯惴惴不安的时候,殷诚又说话了:“可能会有人想,哎,这狗太子一上来就哭穷是要干嘛?难不成是要绑了我们,然后让手下人交钱赎人?”

    “若是这样想,未免太小瞧了本王了。本王是这种人么?”

    底下人恨不得直接点头。

    但碍于面子,怕自己真的点头后,狗太子恼羞成怒,真这么干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殿下有什么话,尽管说来,咱们来济州,便是聆听殿下旨意的。”

    殷诚心里也跟着骂:“聆听老子的旨意?你们这帮孙子按照大炎律法,一个个全都是反贼,老子让你们把军队交出来,把小弟全杀了,然后自己割了脑袋来济州给我赔罪,你们愿意么?”

    嘴上却道:“自然是有好事要与诸位分享了。”

    “自从皇帝老子被秦王干掉之后”

    殷诚一提这话,所有人都向梁羽看去。

    梁羽猝不及防,心里开始问候殷诚的祖宗。

    也知道殷诚故意提这茬,是为了报复自己那天糊弄他关于公路计划的态度。

    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自己也不好反驳。

    再者来说,狗皇帝是怎么死的,在坐的诸侯再清楚不过。

    不是殷诚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就能改变的事实。

    因此他反而十分的淡定,丝毫没有任何因此生气的意思。

    殷诚接着道:“大炎烽烟四起,战乱丛生,天灾人祸,民不聊生”

    众诸侯又开始在心里骂:“他娘的,这狗太子难不成真的要说书?故意消遣我们不成?你怎么不从盘古开天辟地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