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 大家都是穷光蛋

众诸侯们骂归骂,但谁也不敢表现出来。

    对于殷诚这位太子的狗性子,他们多少是了解的。厽厼

    眼前这孙子,你要说他是个阴险卑鄙的小人吧。

    但他这些年做的事,有一说一,都算是很讲究。

    可你要说他是个讲究人吧,但有时候,他又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

    这一次,他们之所以敢来济州参加这个会议。

    尤其是敢在参加完洛阳的反太子会议后再来济州。

    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殷诚昭告天下了,谁来参加这个会议,都是客人,自己绝对不会干那种把狗骗进来杀的事。

    殷诚在信誉这块上,众诸侯是信的过的。

    更何况从现在的形式来说,就算他有这个心思,也没有这个实力。

    全天下的诸侯之中,最不愿意打仗的,只怕就数殷诚了。

    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梁锦和梁羽,这两位刚和殷诚大战一场的大佬第一个到的济州。

    前些日子,这三人在济州,几十万大军打的是鸡飞狗跳,人脑子都打成了狗脑子。

    按理来说,他们俩是绝对不可能来参加这个会议的。爱

    但事实上,他们不仅来了,还比任何人来的都早,甚至洛阳的会议都没参加。

    梁锦和梁羽都不怕,难不成他们就怕了么?

    若是如此,众诸侯们明知道殷诚不敢对他们动手。

    但却也不敢当出头鸟,惹眼前这位狗太子不开心。

    毕竟他不敢对所有人下手,但找个由头,收拾一两个人,还是很有可能的。

    刚刚殷诚把皇帝的死,算在了秦王身上,秦王梁羽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认了。

    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

    知道梁羽是不想当这个出头鸟,让殷诚收拾。

    秦王尚且如此,他们更不敢表现出不耐烦,让殷诚挑刺。

    因此殷诚絮絮叨叨的说了小半天的开场白。

    最后方才叹息道:“在坐的诸位,都不是傻子,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种大道理不需要我多少,大家比我都清楚。”

    “甚至说你们随便挑一个人出来,站在这,说的都比本王好听。”

    “还能引据论典,把那些春秋大义说出花来。小”

    他说到这,停了下来,看了看坐在低下的这帮诸侯们。

    果不其然,这帮人神色傲然,显然是在说,你小子有这种觉悟,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殷诚也不在意,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而后道:“那咱们就别说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事,直接上干货。”

    梁羽则笑道:“太子殿下说笑了,臣等前来济州,便是来聆听殿下教诲,殿下愿意说什么,我们便愿意听什么。”

    周围的诸侯跟着附和。

    在坐的这帮人,要说谁打仗厉害,谁治国厉害,会分个三六九等,甚至还能排个榜单出来。

    但若是说演技,那个顶个都是一等一的好。

    殷诚完全没有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出任何不耐烦。

    好像所有人都和梁羽说的一般,千里迢迢来济州,真的是为了聆听他的训斥来的。

    殷诚摇头笑了笑,道:“济州,没钱了。”

    五个字一说完,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众诸侯都知道太子这是要开始说正事,脸色也都跟着正经起来。小

    梁锦也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准备听殷诚下面的话。

    “不光是济州没钱了,不瞒诸位,南楚也没钱了。本王手里的州县的粮仓、钱仓、府库,现在全都是干干净净,口袋比脸皮还干净。”

    众诸侯心里道:“是,口袋比脸皮干净,但是没你脸皮厚。”

    殷诚继续说道:“根据军机二处的情报,啊,这一点上咱们开诚布公的说,诸位的府邸之中,确实都有军机二处的探子。这一点我就算不说,大家心里也都清楚。”

    他笑了笑,理所当然道:“当然,这济州城内,也遍布诸位的眼线和探子,甚至在本王的济州府衙内,还有你们的卧底探子。”

    说着从桌上拿起一封奏折来,举起亮给众人看:“这是军机二处给本王的奏报,都是他们和诸位手下的探子、间谍、卧底、密探还有特工们的斗争史。”

    “别的不说啊,我其实很佩服诸位的。”&32&31508&36259&38401&32&103&111&97&102&111&116&111&46&99&111&109&32&21434&21437

    殷诚将奏折放下,笑道:“我这个人啊,上辈子比诸位的时代要晚,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哎,带来了很多先进的东西和理念。”

    “可是呢?”

    殷诚的视线在所有人的脸上扫了一遍,无比惋惜的说道:“可是这些优点啊,特长啊,你们都不学,或者学的很慢,学的是囫囵吞枣。但是唯独在这个情报战线上,你们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仅把我带来的这一套学的有模有样,甚至还能举一反三。”

    “咱们手下的这个情报战,尤其是军机二处和秦王殿下的军机三处,那真是精彩之极,当成书说,可比三国水浒要精彩的多。”

    “你们说说,这要是让后人知道了,他们估计得笑掉大牙。”

    诸侯之中不少人冷笑一声,殷诚循声望去,却没有发现这冷笑的人是谁。

    他并没把这几声冷笑放在心上,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从军机二处给本王的情报上来看,大家的日子也都不好过。”

    “济州没钱了不假,但长安也没钱了,定州、盛州和辽州等地,也都没钱了。”

    他喝了口茶,笑了笑,看着坐在低下的众人道:“所以说,咱们这个会,与其叫做天下诸侯大会,不如叫做天下穷光蛋大会。”

    说到这,众诸侯也没人冷笑了。

    更多的则是苦笑。

    太子说的没错。

    自打狗皇帝死了之后。

    大炎四分五裂,诸侯争霸。

    百姓们流离失所,种地的人少了,就算商业上有所发展,但是因为各地战乱不断,商人不敢远行,刚刚兴起的商业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尤其是殷诚又带来了很多新技术。

    这些技术哪一样都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而这些技术并不算是成熟的技术,很多技术就算投入大量财力,也不会有什么回报。

    但不投入又不行,毕竟其他人都在发展,就你不发展,早晚会被吃掉。

    多种因素结合起来,就如殷诚所说。

    在坐的有一个算一个,别管前世是什么千古名君,也不管今世有多大的势力。

    事实上,他们此时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穷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