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章 再议穿越者联盟

“太子说的是啊。】”

    老朱长叹一声,缓缓的点了点头。

    厽厼。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自己上辈子就算再厉害,打仗再牛叉。

    现在手里没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光是有一肚子雄才大略也没有用。

    梁羽和梁锦也都沉默不语。

    心里也在想这个问题。

    没钱了,穷光蛋,一点也没错。

    尤其是经过济州之战后,长安城内的家底已经被他们掏空了。

    这场仗他们还打败了,更是雪上加霜。

    虽然通过丝绸之路,还有些进项。

    但是这些钱和他们所需要花费的比起来,不能说是杯水车薪,却也是独木难支。

    更严峻的问题是,因为李建成控制了陇右道,他们在丝绸之路上的利润每个月都在减少。

    而李建成也有苦难说,根据他们得来的线报。

    原本对大炎的货物来之不拒,有多少要多少,他们开多少价格,付多少钱的狗大户西域诸国,最近也闹出幺蛾子来。

    他们不仅开始减少货物的需求,甚至还学会讲价了。】<首发、域名、请记住

    来济州之前,梁羽的商行就遇到了西域诸国宁可赔偿违约金,也不愿意收自己货物的情况。

    而这些违约金比起货款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都不过商行来回的费用。

    众诸侯虽然都是老奸巨猾,城府极深之人。

    但是在这种要命的事情上,也都懒得去伪装。

    一个个脸色阴沉,全然没了之前的淡定。

    殷诚心中冷笑:“娘的,老子这次是说到你们要命的地方了吧,一个个全都不说话了。刚刚不还冷笑嘲讽老子么?怎么没人冷笑了?”

    顿了顿,见火候差不多了。

    殷诚看向梁羽道:“秦王殿下。”

    梁羽起身道:“臣弟在。”

    殷诚抬手示意他坐下道:“坐,坐,不要拘束,咱们今个开会,就是个平等会议,没有什么太子啊,亲王啊,或者将军。大家都是穿越者,都是同行。”

    梁羽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殷诚问道:“你还记得么?当初我离开长安去雍州的事?”

    梁羽道:“臣弟不敢忘。”

    殷诚看着众人笑道:“当时我们在长安,在场的诸位有很多人当时都不在,所以,可能不是很清楚长安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你们应该也都多多少少听到了些风声。”

    梁羽皱了皱眉,不知道殷诚突然提起往事,意欲何为。

    难不成是要开始翻旧账?

    不应该啊,当时在雍州的时候,得罪他的老七梁植已经废了。

    他就算是翻后账,也没有什么意义啊。

    殷诚接着道:“老六,你记得雍州的事,想必也不会忘记当初我从雍州回到长安之后的事吧。”

    梁羽眉头皱的跟紧,丝毫猜不到殷诚为什么突然说这事。

    自己又不是老的不能动了,这些事怎么可能会忘记?

    “臣弟不敢忘,也不会忘。”

    殷诚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

    随后看着众人道:“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皇宫里,当时是兵部尚书韩励,也就是曹人妻曹老板”

    曹人妻曹老板?

    不少人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殷诚说的这是谁?

    有知道的低声道:“曹操。爱”

    &32&21827&20070&23621&32&107&101&110&115&104&117&106&117&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其他人恍然大悟,原来是曹阿瞒啊。

    一想到曹操,马上明白了曹人妻是什么意思。

    不由的点头,这狗太子的评价倒是一针见血。

    不过他突然提曹操干嘛,这老小子不是早就死了么?

    殷诚看着众人不解的表情道:“当时曹老板是兵部尚书,然后和左典左尚书。”

    他说着抬起头来,向着左典坐的方向看去。

    左典坐在最后面一排,见殷诚看向他,面色有些尴尬。

    众人循着殷诚的目光看去,心中道:“哦,王莽啊,是了,这老小子好像和曹阿瞒在皇宫里正面刚过一次。”

    殷诚道:“那次曹尚书和左尚书两人发生了点不愉快,双方在大殿上差点动起手来。”

    他突然看向梁锦,笑道:“老大,我记得当时你看戏看的可开心了,我想上去劝,你还拉着我不让。”

    梁锦突然被点名,没反应过来,听到这话,脸色一沉。

    心中暗骂:“放屁,当时在旁边叫打起来,打起来最欢的就是你小子。”

    嘴上却道:“哦?难道是本王记错了?当时好像是本王要劝阻,反倒被殿下拦住。”

    殷诚摆手道:“无所谓了,这些都不重要,反正曹老板已经死了,也不会计较这些。”

    他看向众人道:“当时当着百官和满朝文物,本王说了一件事,不知道当时在场的诸位还记不记得?”

    左典等当时在场的人全都皱了皱眉。

    心中想着那天大殿上发生的事。

    梁羽眼睛一亮,马上想到了殷诚要说什么。

    他的这个小细节被殷诚捕捉到。

    殷诚道:“秦王殿下,你应该记得吧。”

    梁羽点头道:“臣弟自然记得。”

    殷诚满意的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劳烦秦王殿下和诸位说一说,当时本王提的什么方案?”

    梁羽站起身来,这一次殷诚没有让他坐下,反而是自己站起来,让出位置道:“秦王可以来这里,大家也听的清楚。”

    “不必,臣弟大些声音便好。”

    梁羽说着,冲着众人微微点头,算是见礼。

    而后高声道:“当时狗皇帝还没死,想要坐山观虎斗,将太子殿下当做挡箭牌,让我们自相残杀,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而太子殿下却当着百官的面,说明了他从雍州回到长安的目的。”

    “一,不是为了皇位,二不是为了兵权,三不是为了清除异己。”

    殷诚在旁边连连点头,对梁羽的表现很满意,心中道:“李世民这老小子肚量倒是大的很,刚刚我把屎盆子扣在他身上,这会说话还不夹枪带棍,反倒是照实说,难得可贵。”

    他看向了梁锦,打定了主意:“嗯,下一次若是还有这种聚会,就把狗皇帝的死这个屎盆子扣在老大头上。”

    梁羽道:“太子殿下回长安,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赚钱,而且是为了让大家伙一起赚钱。”

    众人看向殷诚,殷诚十分正经的点了点头道:“对,秦王殿下说的没错,当时我还提议,大家建立一个联盟,就叫做穿越者联盟,一起赚钱。”

    “而今天,我想旧事重提,再次把这个提议放在桌面上,供大家商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