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章 公子扶苏

诸侯们来之前,全都在盘算殷诚要干什么。あ爱7^书屋ヤ

    各种猜测,猜什么的都有。

    除了梁锦和梁羽之外,谁都没有想到太子会旧事重提,把穿越者联盟的事再提出来。厽厼

    全场除了他俩之外,最淡定的就是老朱了。

    在此之前,老朱已经得到了风声,因此一直在观察着周围诸侯的表情。

    虽说这件事已经答应和殷诚合作,但谨慎习惯了的老朱依然对此保持着警觉的态度。

    他知道,越早和太子合作,获得的利益也越大。

    但这种利益背后也混杂着更多的风险。

    这种风险,老朱无法预测会从哪些地方冒出来。

    毕竟殷诚所要做的事,超乎他的认知范围。

    但一人计短,众人计长。

    周围这帮诸侯们也都是人中龙凤,自己看不到利益背后的风险,他们不一定看不出。

    只可惜,观察了一圈,老朱失望的发现,诸位诸侯看起来比之自己还要蒙。

    自己好歹还知道太子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其他人全都大部分一副纳闷疑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样子。

    “殿下有什么话,尽管明说罢了,我等既然来此,便是打算顺从天意,听从殿下之号令。~⑧~1~<首发、域名、请记住”

    正思索着,东北角一人站了起来,神色肃穆,看着殷诚说道。

    众人向着他看去,心里在想是哪个马屁精居然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这等话来。

    殷诚也是纳闷,怎么自己还没抛出利益,就有人以礼来降?

    见是个陌生面孔,不由得向着旁边的诸葛亮看了看。

    周围诸侯看起来也都不认得此人,面面相觑。

    不知道这位是何方神圣。

    诸葛亮负责此次会议统筹工作,所有参会诸侯的资料,他早就在心中背熟。

    但见到此人,也是一愣。

    在诸侯信息之中并没有此人的信息。

    他向着站在最后面的刘文静看去,只见刘文静面带笑容,示意不必惊慌。

    诸葛亮明白过来,这人多半是最后赶来,刘文静还没来得及通报自己。

    他能进场,应是得到刘文静允许的。

    只是这人是谁,以至于刘文静都没有提前告知自己?

    虽然和刘文静相处的时间并不太长,但诸葛亮对这位后辈师弟还是很信任的。

    既然他这样做,那必然是有这样做的理由。【

    自己只要全力支持便可。

    “恕我眼拙,敢问阁下是?”

    殷诚注意到自己左膀右臂的眼神交流,也十分好奇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身份。

    刘文静这是打算给自己一个惊喜,还是给其他人惊喜呢?

    “殿下,这位公子乃胜州太守,嬴姓,名扶苏。”

    刘文静上前一步,高声道。

    说完,视线落在了梁锦身上。

    一如自己的预料,梁锦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人明显的一颤,随后缓缓的转过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说话之人。

    公子扶苏!

    在场诸侯也全都呆住。

    众人的视线分为两拨,一拨看向梁锦,一波看向扶苏。

    谁也没有想到,这父子俩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见面。

    殷诚也跟着瞪大了眼睛。

    上下打量着这位被刘文静称作扶苏的年轻人。

    胜州太守

    胜州在哪里?

    殷诚对扶苏突然出现,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毕竟已经是老穿越者了,见过的同行太多,已经麻木到对穿越者出现没有任何激动的状态。说

    更何况,现在他缺的并不是穿越者,而是钱。&32&39030&28857&23567&35828&32593&32&120&105&110&100&105&110&103&100&105&97&110&120&115&119&46&99&111&109&32&21434&21437

    没有钱,就算现如今满院子都是穿越者,也是白扯。

    “老大要不,给你点时间,和大公子叙叙旧?”

    殷诚走到梁锦身边,低声说道。

    梁锦的脸色阴晴不定,看不出他这会心里在想什么。

    殷诚说完,梁锦的目光转向了他。

    “你故意的?”

    梁老大的怀疑,有理有据。

    之前当着他的面,殷诚说要给老朱把儿子找来。

    老朱的儿子没找来,这会把自己的大儿子找到了。

    当然,梁锦不会认为,扶苏是自己来的。

    此时殷诚让扶苏露面,在梁锦看来,无非是扰乱自己的心智。

    但扰乱自己的心智有什么作用呢?

    自己已经明确的表态,只要不把他当冤大头,殷诚接下来的举措,他这边都会支持。

    这是梁锦想不通的一点。

    因此他想要从殷诚这得到了答案。

    “怎么可能呢?这不是我安排的,估计是没来得及告诉我吧。”

    殷诚隐约意识到刘文静为何让扶苏此时出来。

    因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还真和梁锦有那么一点关系。

    见殷诚的表情十分诚恳,梁锦也只能当做是个意外。

    “不必了,既然不是殿下故意为之,那就继续会议吧。”

    梁锦顿了顿,看向扶苏又道:“至于说叙旧,还要看殿下给不给这个机会。”

    殷诚能够意识到梁锦平静话语下暗藏的怒火。

    他选择了无视,毕竟这个时候真的惹怒梁老大,自己得不偿失。

    直接道:“老大,你说这话就是打我脸了,你们父子团聚,我若是阻拦,那还是人么?”

    说着看向扶苏道:“大公子,如此说来,你也不算是外人了。”

    他又看向众人道:“当然,今日能来此的,也都是自己人。”

    这会的功夫,刘文静给他眼神示意,殷诚与刘文静相处甚久,马上就明白过来。

    扶苏是刘文静安排的托。

    而且原本私下里和刘文静商议好自己要说的事,刘文静想让扶苏说出来。

    殷诚飞速的思考着执行这个方案的风险。

    权衡利弊之后,很快他冲着刘文静微微点头,示意可以按照他的意思进行会议。

    得到殷诚的首肯,又见到殷诚主动往后退了退,刘文静迈步上前。

    “扶苏公子,今日会议,太子殿下有言在先,与会诸位,不分官职大小,不论年纪长幼,但有意见和建议,均可畅所欲言。”

    刘文静走到台前,视线从诸侯身上扫过,随后落在了扶苏身上。

    他这番话说出,众诸侯心里颇多疑惑:“刘文静乃是丘山八奇,乃是夫子得意门生,又曾在长安担任过东宫祭茶一职,怎么说的话如此别扭?”

    扶苏得到刘文静的明示,不去理会在坐诸侯们或疑惑,或奇怪的目光。

    上前一步,神色复杂的看了梁锦一眼,而后看向殷诚,拱手郑重道:“殿下,臣以为,联盟之提议乃解决今日大炎诸多弊端上上之策。但若想组建联盟,需得解决一件大事。”

    殷诚十分配合的问道:“哦,敢问大公子,这件大事,是指什么?”

    扶苏暗暗深吸一口气,目光如炬,看着殷诚朗声道:“书同文,车同轨,度同制、行同轮、地同域、城同名、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