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改制度量衡

十六个三字同词,从扶苏的嘴里滔滔不断的涌出。あ爱7^书屋ヤ

    直听的在坐诸侯目瞪口呆。

    尤其是梁锦。

    他甚至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看着站在远处的扶苏,宛如在看一个陌生人。

    厽厼。不过,在某种意义上,眼前的扶苏对于他来说确实如此。

    此时的扶苏和前世里在自己面前大气也不敢喘的扶苏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完全不同的容貌,完全不同的气质,完全不同的声音。

    若说哪一点自己熟悉,那便是在建言时这骨子倔劲。

    让梁锦仿佛又看到了前世里那个反对自己坑杀儒生术士时,据理力争的大儿子。

    “扶苏啊扶苏,你又上了殷诚他们的大当了!”

    梁锦缓缓坐下,长叹一声。

    从刘文静刚刚主动上前,与扶苏交谈,梁锦的眼皮就一直在跳。

    他一直在想,刘文静给扶苏挖了什么坑,让他往里面跳。说

    可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大的一个坑。

    统一度量衡,这件事自己做过。

    这件事在历史上——就连殷诚之前都说,此乃开天辟地之事。

    为后世奠大炎历代王朝大一统,提供了最坚固的基石。

    但只有梁锦知道,在推行这些制度的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阻力。

    如今殷诚想要干这件事,目的很简单,就如扶苏所说,他想要组建穿越者联盟,就必须统一所有穿越者的认知。

    而在坐的穿越者,包括大炎境内掌握兵权和各州郡的穿越者,来自不同的时代。

    就算所有穿越者都愿意加入这个联盟,那么规则该怎么制定呢?

    别的问题不说,就说这些问题中最简单的一件——各个城池的名字。

    梁锦那个时代,天下州郡的名字和大炎州郡的名字有很大的不同。爱

    咸阳当时是大秦帝国的国都,但现在的咸阳,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城池。

    这种落差和认知错误,梁锦适应了很久方才勉强适应过来。

    而这一点,也是济州之战时,长安联军失败的原因之一。

    就拿济州来说,前世里曾叫做历下邑,后来自己统一六国,建立郡县制时,改为济北郡。

    如今叫做济州。

    而这个济州和历下邑还有济北郡,在现实地图上的势力范围却又有些不同的地方。

    这些细节上的不同,往往就会在判断上给他造成毁灭性的的误导。

    如今殷诚想要统一改变这些认知,是好事。

    可该怎么改变才能让所有穿越者满意呢?

    站在他梁锦的角度,恢复秦时的制度,方才是合理的。

    这样对他才是利益最大化,他不比花精力去调整现实和脑海里对于某个城池或者事物的认知。奇

    但其他穿越者则不会同意。

    谁都想把制度改成自己前世熟悉的。

    梁锦也清楚,事情的最后一定以殷诚的决定为主。

    但在这个过程中,殷诚是要不断妥协的。

    如果这个方案是殷诚提出的,即便所有人都认同这个方案。

    但为了获得足够多的利益,在坐的诸侯会各种反对和刁难。

    为的就是让殷诚妥协,拿出更多的利益出来。

    你不是想让我们按照你的决定走么?

    可以,拿钱来,拿地方换,或者给我们一些技术。

    不让我们满意,就算我们知道这件事对我们有好处,我们也绝对不会赞同。

    甚至于说,梁羽都会提出,你给我更大的利益,我帮你说服那些不同意的诸侯。

    说服不了?也没事,兄长,都不用你动手,我替你来教训他。

    你看,弟弟为了你的事又出人,又出力,你这个当哥哥的不能让弟弟白忙活吧。

    殷诚的脸皮再厚,也不得不让他们敲竹杠。

    其他诸侯们若是再不要脸点,完全可以互相配合。

    势力靠近殷诚的同意方案,势力距离殷诚比较远的不同意。

    &32&36861&20070&30475&32&122&104&117&105&115&104&117&107&97&110&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这样势力近的就更有理由找殷诚要粮食金钱和技术,去打那些故意不同意的诸侯。

    即便殷诚心知肚明,也只能捏着鼻子吃哑巴亏。

    谁让你在还没有统一天下的时候,就要更改度量衡呢?

    但,现在这个方案是扶苏提出来的。

    傻子都知道背地里一定是刘文静搞的鬼。

    可谁敢说?

    就算敢说,有证据么?

    扶苏是他梁老大的儿子,这个锅不得你梁锦来背?

    梁锦的养气功夫再好,此时也是气的打哆嗦。

    殷诚啊殷诚,老子就不该信你个狗东西不耍诈。

    坐在诸侯中间的老朱看到梁锦脸色气的发绿,背脊一凉。

    有些后怕。

    得亏啊,殷诚没找到自己那个不肖子朱棣。

    若是找到了,今日里取代扶苏提意见的多半就是他了。

    那时候,自己这个老子可是得被架在火上烤。

    扶苏说完之后,所有诸侯的表情都被殷诚看在眼里。

    梁锦的气愤,梁羽的意外,老朱的庆幸,还有其他人的疑惑和警惕。

    殷诚站在高台上看的一清二楚。

    他看向扶苏,露出笑容来。

    公子扶苏,算是他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