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章 你谈这个我们就有精神了

“嗯?”

    刘文静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殷诚。说

    不知他为何突然要把话题揽过来。

    虽然按照之前他们制定的方案,现在的流程,确实是需要殷诚主动提起这个话题。

    但自己把扶苏推了上来,别管怎么着,只要扶苏背上这个锅,梁老大是跑不掉的。

    梁老大跑不掉,现在和他是利益共同体的梁羽也很难脱身。厽厼

    这两位势力最大的诸侯被牵制住,他们这边的主动权就大了很多。

    别的不说,竹杠会被少敲不少。

    殷诚的操作,让这段时间因为筹备济州钱粮快被逼疯了的刘文静一时之间无法理解。

    但无法理解归无法理解,殷诚既然这么说了,刘文静自然不能当面反对。

    殷诚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继续说道:“其实这些年来,大家应该也能意识到,由于我们来自不同的时空,每个人对事物的认知是略有不同的。”

    “比如说,在重量的单位上,在坐的诸位知道斤、钧、铢、两、斗、锊、匀、钱。我就分不清这些到底是多重,单独在斤和两上,我的认知和诸位也有分歧。”

    “我理解的一斤等于十两,但是你们理解的一斤却是十六两。奇”

    殷诚一边侃侃而谈,一边走到扶苏身边,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示意扶苏坐下。

    “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算联盟成立了,长安缺粮,需要济州调过去,来信告诉我,需要粮食五万斤,然后带来了钱财。”

    他看向梁羽笑道:“结果我这边运了五万斤粮食过去,秦王殿下发现这五万斤并不是他理解的五万斤,岂不是要出大乱子?”

    “所以,穿越者联盟成立的前提之一,那便是要统一大炎境内所有的标准。”

    众诸侯都是治理过国家之人,对殷诚所说表示赞同。

    但大多人只是心中认可,面上却没有表现。

    梁羽则接口问道:“敢问殿下,这个标准是济州来定,还是大家伙在济州一同商议?”

    殷诚冲着他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回到了高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秦王以为该如何?”

    面对殷诚的反问,梁羽也没有着急回答,反而看向众诸侯:“大家以为如何?”

    在坐的哪一个不是人精?

    这个问题殷诚没有马上回答,很说明问题。【

    回答济州来定,那好,大家为什么要听你济州的?

    你说一斤十两就十两?

    一斤十六两都规定了上千年了,到你这就要变?

    凭什么啊?

    就算大家伙跟着你变,治下的州郡因为这事出了乱子,你济州给我们兜底么?

    若是回答大家伙来商议。

    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在两三天内解决?

    在坐诸侯那么多,谁没有点小心思?

    就说光一斤是十两还是十六两这事上,估计都要吵上一段时间。

    若是在这段时间里,太子这狗东西突然烦了,要把众人囚禁起来。

    或者说自己的小弟以为自己被绑了,发兵前来济州,而后地盘反被人抢了,又怎么办?

    因此这个问题,谁也不好回答。

    但不会回答不代表不能表态。

    几乎是在一瞬间,所有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向了坐在东北角的扶苏。

    统一度量衡,不是你小子提出来的么?

    你既然敢提出来,说明一定有后续的建议,那你就来说一说吧。

    扶苏突然被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有些不适应。奇

    身体有些僵硬,喉头莫名干渴起来。

    虽然刘文静之前交代过,遇到这种情况该说什么。

    但此时扶苏猛然紧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表态。

    旁边的梁锦将扶苏的表现看在眼里,心中不由的叹了口气。

    这帮狗东西是那么好对付的么?

    老子前期装瞎,中期如履薄冰,就这样,都占不到多少便宜。&32&31508&36259&38401&32&103&111&97&102&111&116&111&46&99&111&109&32&21434&21437

    实力也只不过勉强自保。

    你小子穿过来之后不说先找老子,一头撞进了济州。

    进了济州找谁不好,偏偏找刘文静。

    傻眼了吧。

    这帮孙子现在一口牙已经咬住你了,想要脱身,不掉块肉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自家崽子被欺负,纵然是梁锦也坐不住了。

    心里气归气,但该维护扶苏的时候,自当要维护。

    至于说后续是打板子还是臭骂他一顿,都是后话了。

    梁锦黑着脸站起身来,正准备将矛头拉到自己身上,殷诚见状,抢先一步道:“这个标准,自然是济州来定了。”

    殷诚的话让梁锦很是意外。

    刚刚他主动让扶苏坐下,原本就让梁锦心生疑惑。

    殷诚这孙子今个怎么了?

    怎么那么好心,不把自己儿子当枪使唤。

    此时殷诚又把众人的注意力从扶苏身上转移,更让梁锦猜不透。

    难不成是要卖好自己?

    他看了看旁边的梁羽。

    秦王的脸色虽然十分正常,但和梁羽接触许久的梁锦却还是能够察觉到他内心的变化。

    “是了,太子是想分化我和秦王之间的关系。”

    想到此,梁锦马上意识到殷诚的心思。

    此番他来济州,与梁羽已经约定好了,攻守同盟。

    这些天来,济州这帮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以诸葛亮和刘文静的才智,必然会给殷诚提供针对的法子。

    扶苏是拉拢自己的一个棋子——即便拉拢不得,但殷诚没有把扶苏架在火上烤,那他梁锦也是欠了殷诚的情。

    这份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关键时刻是可以影响很多决策的。

    以梁锦对殷诚的了解,他想要分化自己和秦王的攻守同盟。

    不会只在自己这边下手,秦王那里想必也有后招。

    这后招是什么呢?

    多半出在李秀宁身上。

    梁锦心思电转,一瞬间便看清楚济州的战略意图。

    当下也不着急。

    着急也没用,这是阳谋,梁羽应该也明白了。

    自己和秦王之所以制定攻守联盟,原因很简单。

    无非是想在济州会议上获得最大的利益。

    只要殷诚能给自己比与梁羽联盟更多的利益,自己支持他,也无所谓。

    想到此,梁锦重新坐下来,打算看一看殷诚接下来要做什么。

    坐在下面的诸侯听到殷诚说这话,知道此次会议的正题来了。

    也都没人反驳。

    一个个来了精神,甚至还有人摆正了坐姿。

    既然太子想要制定这个标准,可以,那接下来就谈一谈价码吧。

    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说。

    大家冒着生命危险来此,不就是奔着利益来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