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夫人的恨21

也就没提前和文殊说这事,

    一直到宴会结束,

    文殊都没有

    见过自己那个便宜弟弟。

    人估计都有

    点毛病,

    人家越是

    缠着的

    时候越是

    烦,

    但一旦人家不缠着的

    时候,

    又有

    点心痒痒的

    ,

    想知道咋回事。

    这不,

    文殊按耐不住了,

    轻咳了几声对着将军夫人说道:“我先去溜达溜达,

    消消食,

    吃的

    有

    点撑。”

    将军夫人笑了笑,

    应道:“没问题,

    不过一会溜达完了要过来一下。”

    文殊也没问为何一会溜达完了还要过来一下,

    点点头就离开了。

    说实话,

    将军夫人还挺好奇,

    她这闺女后面跟着的

    那两个小动物的

    ,

    成天跟着闺女跑,

    都不知道是

    怎么教的

    教的

    真听话,

    真想借过来玩几天。

    文殊慢慢悠悠的

    朝着那便宜弟弟的

    院子走去。

    一路上都没有

    怎么见到几个下人,

    因为宴会刚结束还有

    很多后续需要收拾,

    所以下人基本上都在办宴会的

    地方忙着,

    所以这一路上就没碰到几个人。

    文殊溜溜哒哒的

    来到了便宜弟弟的

    院子里。

    来到房门口,

    在要敲门还是

    直接踹开中犹豫着,

    很显然,

    能动脚的

    事情文殊绝对不动手,

    抬起脚刚准备踹下去,

    房门就被打开了,

    文殊差点踹了个趔趄,

    还好及时收住了脚。

    开门的

    人见到门口站的

    人,

    愣了下,

    回过神来中规中矩的

    喊了声姐姐。

    在他话音刚落下,

    文殊一脚把他踢飞了进去。

    在文殊进去后,

    两小只跟在屁股后面也跑了进去,

    还顺手还把门关好了。

    文殊一脚踩在他胸口碾了碾,

    阴森森的

    说道:“我那便宜弟弟呢?”

    躺在地上那人茫然的

    说道:“我就是

    你弟弟呀!姐姐,

    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打我?”

    文殊的

    脚加重了点力气,

    只听到“咔嚓”肋骨断裂的

    声音。

    文殊看着眼前人黑气缭绕的

    人,

    有

    点无语这是

    她那便宜弟弟?别开玩笑了。

    就这一会儿不见,

    便宜弟弟不可能矮了一点,

    背后还出现那么多的

    黑气,

    这可不是

    一晚上能积攒出来的

    。

    所以经过她鉴定,

    这人百分百不是

    她那便宜弟弟。

    “说不说?”

    躺在地上的

    人咬着牙还是

    一脸痛苦,

    但眼神还是

    茫然:“姐姐,

    你不认识我了吗?”

    见这人还是

    不肯说,

    文殊一脚踩断了他的

    手。

    “说还是

    不说最后一遍踩的

    可不是

    手了。”

    躺在地上那人脸色痛苦,

    但还是

    茫然的

    说道:“姐姐,

    你到底怎么了?你是

    要杀了弟弟吗?”

    望着那双迷茫的

    眼睛文殊毫不犹豫的

    抬起脚,

    一脚把他脖子踩断了。

    就这点演技,

    还想骗本大爷,

    真以为本大爷是

    那么好骗的

    ?什么玩意儿。

    系统和小鸡在后面猛猛的

    点头,

    是

    的

    是

    的

    ,

    不要真以为我们宿主这么好骗!就这点演技!连它两个骗不过。

    文殊伸手扛起这具尸体就直接窜上屋顶离开了这座院子。

    文殊顺着便宜弟弟身上的

    气息。

    在京城的

    屋顶上左蹦右跳的

    。

    很快就扛着一具尸体来到了一座府邸上,

    停了下来。

    望着下面一堆人在围着主座上的

    那人,

    只见主座上那人身披着黄袍,

    坐着龙椅在那里奸笑连连,

    文殊瞄了一眼也就没多管,

    直接就奔向那个关押她那便宜弟弟的

    地方去了。

    文殊赶到的

    时候,

    就见一人拿着鞭子狠狠地朝她那便宜弟弟身上抽去。

    文殊眉头一皱,

    直接拿身上扛着的

    那是

    人砸向像拿鞭子那人。

    拿鞭子的

    那人刚挥舞着鞭子呢,

    没想到自己就被东西砸中倒飞了出去,

    直到死的

    还不明白他到底被什么东西砸死了。

    苏籇紧闭着眼睛紧咬腮帮迎接被抽打,

    但是

    等了半天,

    只听到砰砰的

    声音,

    并没有

    鞭子砸在身上的

    痛意,

    悄咪咪的

    睁开眼睛瞄了瞄,

    只看到他面前站着,

    旁边还有

    一坨……死人……?

    看着眼前的

    姐姐,

    苏籇便知道救他的

    人就是

    他姐姐,

    原本就在他心目中高大威猛的

    文殊,

    此时更加稳固了在她在他心目中的

    形象,

    此刻在苏籇看来,

    他姐姐犹如天神降临般拯救了他。

    苏籇惊喜的

    大喊:“姐姐,

    你是

    来救我的

    吗?”

    文殊眉头一皱,

    嫌弃的

    撇了撇嘴:“不是

    本大爷,

    只是

    路过。”

    苏籇可不管文殊说啥,

    只一个劲的

    激动:“姐姐你快过来解开我。”

    文殊无语的

    翻了个白眼,

    走过去伸手轻轻一扯,

    便把绳子给扯断了。

    顺便扔下了句:“弱鸡。”

    一手把便宜弟弟扛在肩膀上,

    三两下便蹦出了这个院子,

    回到了将军府的

    院子里。

    两人前脚跟落在院子里,

    便听到院子外有

    人走了进来。

    文殊为了维持形象,

    一把把扛在肩膀上的

    便宜弟弟丢到了地上。

    进来的

    苏桃刚好看见少爷趴在地上躺着。

    苏桃:“……。”

    少爷他还小吗?怎么还在地上打滚,

    太不懂事了,

    哪像她家小姐,

    从小就扛起了将军府……。

    想归想,

    苏桃还是

    快步走过来,

    行了个礼轻声说:“小姐,

    少爷,

    夫人请你们去前厅。”

    苏籇从地上爬了起来,

    拍干净身上的

    泥土灰尘。

    “姐姐,

    娘找我们干什么?”

    文殊斜了他一眼,

    头也不回的

    走了。

    有

    病,

    她怎么知道将军夫人找她们干啥!

    苏籇挠挠头,

    也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到了前厅,

    这见到将军和将军夫人坐在首座那里。

    将军夫人见两人走进来笑着说道:“先坐下吧!一会李太医就到了。”

    苏籇和文殊屁股都快坐到凳上了,

    听到这一句话齐齐朝首座看去!

    将军夫人安抚的

    摆了摆手:“先坐下,

    太医过来是

    给我们诊平安脉的

    。”

    闻言两人默默坐了下来。

    丫鬟端上了茶水糕点。

    文殊朝自己这边放茶水的

    丫鬟小声说道:“端点瓜子上来。”

    丫鬟点点头小声应道:“是

    ,

    小姐。”

    没一会,

    丫鬟就端着瓜子上来了。

    文殊一边嗑瓜子一边听她们叨叨的

    聊天。

    太医很快就来到了,

    给将军和将军夫人先把了脉,

    说了几句注意事项,

    给苏籇把脉,

    建议苏籇多吃蔬菜。

    到文殊这里,

    太医把了好一会,

    笑着说道:“恭喜丞相夫人,

    这是

    喜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