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赵夫人换酒

“苏前辈,我愿意的!”

    出乎苏凡的意料,诸葛清风竟然答应的很快。

    “我刚才不都说了,计划还不完善,我只是把大概的想法告诉你,你不用急着答应,说不定到时候还有新的情况发生呢。”

    苏凡有些后悔刚才说那么快了,看到诸葛清风严肃且认真的表情,他心中暗暗责怪自己的鲁莽。

    “女帝大人待我不薄,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收留了我,让我有一处容身之地,还指点我修炼,助我突破到了渡劫期,现在是我报恩的时候了。”

    “……”

    女帝的性格苏凡很清楚,典型的外冷内热,看起来如同冰山,其实对自己人都是很好的。

    诸葛清风能有这样的反应,他不奇怪。

    “我怕了你了,到时候再说吧。”

    有些无奈地搪塞过去,苏凡刚想转移一下话题,诸葛清风厢房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

    和苏凡对视了一眼,诸葛清风清了清嗓子,压低了声音,走到房门前,轻声说道。

    “诸葛公子,请问林公子在你的房间吗?”

    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看着诸葛清风迎来的目光,苏凡轻轻点了点头。

    “在的,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夫人想请林公子一叙,但奴婢刚才敲林公子的房间,发现无人呼应,这才过来询问的。”

    听到这话,苏凡也不打算在诸葛清风的房间里待下去了,具体情况等他今晚夜探浑天仙宫后再说吧。

    “我知道了,我这就出来。”

    将诸葛清风推进内房,苏凡整理了一下仪表,推门而出。

    “赵夫人找我吗?”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每一次看见苏凡,侍女都有一种炫目的感觉。

    尤其是今天,眼前的林公子,仿佛太阳耀眼,让人无法直视。

    “咳咳,是的,夫人有事想跟公子商谈。”

    低下头,不敢去看苏凡,侍女怯生生地说道。

    “好,我们走吧。”

    苏凡扬起一丝笑意,却不知道自己又在无形之中,收割了一名少女的芳心。

    “公子,请随我来。”

    就这样,苏凡跟着侍女,在赵府里穿梭起来。

    走过不少小路,苏凡很快就来到一处从未来过的地方。

    眼前是一座椭圆形拱门,打眼看去,里面就是一处普普通通的后花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存在。

    不过在侍女的挥手示意下,苏凡慢慢走近其中。

    刚刚踏过拱门,眼前的画面就一阵变化流转,同时一股清新的药香就扑鼻而来。

    “原来内里,别有洞天啊。”

    苏凡眼睛一亮,惊叹一声。

    原来此地,就是赵爷专门为了赵夫人,重金打造的药园。

    堪比微型小林峰。

    药息虽然清淡,但胜在源源不断。

    对身子虚弱,不太能接受猛烈药性的人来说,非常适合温养。

    “林公子,这边请。”

    这一处药园并不大,小半亩,但药材种类可不少。

    琳琅满目的,最低的年份,都是千年。

    两千年的也不少,三千年也有,不过就稀少多了。

    至于四千年及四千年以上的的,苏凡暂时没看见。

    可能没有,也可能被隐藏起来了。

    毕竟,这种年份的药材,可不常见,也不便宜。

    在侍女的带领下,苏凡安走在药园外围,朝不远处的一座小屋走去。

    走走看看,苏凡发现药园里有不少人,正在打理这仙草仙药,搜寻了一会,苏凡很快就看到了二叔的身影。

    不过二叔可没有看到苏凡,正在专心致志地护理着药草。

    苏凡也不会傻的上去打招呼,跟着侍女,很快就来到小平房前。

    房屋装修的很精致,一看就出自于女人家之手,以暖色调为主,看上去十分温馨。

    “公子,夫人就在里面,你进去就好。”

    “好,麻烦你了。”

    苏凡微笑表示感谢,随后轻轻敲了敲房门。

    “请进。”

    柔和的声音传来,苏凡便推门而入。

    刚一进门,他就感到了丝丝热气扑面而来。

    原来屋内有一火炉,火炉上有一白色砂锅,里面正熬着些许汤药,颜色墨绿,散发出淡淡的苦味。

    “赵夫人?你这是在……煎药?”

    关上门,看着正在自己动手的赵夫人,苏凡有些惊讶地问道。

    “我听赵大哥说,你身子弱,这种事情,怎么不交给下人来做?”

    “嗨呀……瞧你说的。”

    赵夫人笑了笑,指了指一边的板凳,有些倔强地说道。

    “我又不是豆腐做的,这点小事情可以自己做,我最讨厌被人照顾的感觉,这些年一直拖累着景焕,现在身体好不容易康复了,自然要多多锻炼了,躺太久,身子会生锈的。”

    “赵夫人,说的有道理。”

    对于赵夫人,苏凡还是很有好感的,当然只是对她的为人。

    赵夫人是一个非常明事理的女人,若不是被病痛拖累,想必一定有自己的一番天地。

    “呵呵,林小兄弟,这个地方可是我的秘密基地,往日最喜欢来了,可惜因为伤病,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用过了,这几天才慢慢恢复启用。”

    “原来是这样,夫人,我也懂一些草药知识,这药让我来煎吧,你歇一会。”

    火炉的温度很高,苏凡看到赵夫人的额角微微渗出些许汗水,便主动开口道。

    “……好,那就麻烦你了。”

    赵夫人也没有矫情什么,很快就把煎药的任务交给了苏凡。

    “小意思,不知道今日夫人找我前来,有何事想问啊?”

    或许是真的有些热,赵夫人退到了一边,掏出一张绢丝手帕,轻轻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微微喘息着。

    “其实这件事,也是景焕拜托我的。”

    赵夫人温婉一笑,落在苏凡眼中,十分的柔和。

    “赵大哥?”

    苏凡微微一愣,反问道。

    “赵大哥有事怎么不来亲自找我,还让夫人你出面?”

    一听这话,赵夫人的脸上出现一个无奈的表情。

    “你别看景焕这人高马大的,其实面子薄的很,拉不下这脸开口。”

    “啊?什么事啊?赵大哥待我很好,有什么事我一定尽力做到。”

    苏凡赶忙回答。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昨晚……”

    “昨晚?昨晚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干啊?”

    赵夫人犹豫了一会,似乎也有些难为情,咬了咬牙,终于开口说道。

    “就是昨晚你们吃饭时喝的酒嘛,产自华夏的国酒毛台,就是这事。”

    “毛台?”

    “对,就是毛台!”

    话都已经说出来,也不怕别人笑话了。

    赵夫人索性放开了。

    “昨晚上景焕喝了你的毛台酒,一直念念不完,大半夜地就出门,跑去夜市了。”

    “这……”

    原来是为了这事,看来赵家父子的酒瘾还真不小,苏凡有些哭笑不得。

    “他在夜市问了好多熟人,都没有听说过毛台,也没听说华夏这个地方,他原本是想买一些毛台酒,或者预订一些也可以,但最后都无功而返,还真是奇怪。”

    找不到是对的,能找到才是怪了呢。

    华夏和毛台的名字都是自己编的,仙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地方。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赵大哥想要我的毛台酒啊,这怎么不早说。”

    一听这话,赵夫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林小兄弟,你身上还有国酒毛台吗?我可以买,或者你告诉我,华夏在何处,景焕他可以托人去买。”

    “额……这个嘛,华夏这个地方恐怕是找不到了,不过我身上刚好还有最后一坛毛台酒,既然赵大哥喜欢,我就双手奉上了。”

    虽然乾坤戒里还有不少美酒,但这玩意将来苏凡可是要拿出来卖的,要不是看在赵老爷子带自己进了一趟浑天仙宫,苏凡也不会主动拿一坛出来送。

    “华夏找不到了?林小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华夏……华夏并不在仙界,是在下界,也是我飞升之前待的地方。”

    眼看实在找不到借口了,苏凡只能硬着头皮编一个了。

    早知道昨晚就不出来嚣张了,现在事后擦屁股,自己都觉得尴尬。

    “原来是这样。”

    赵夫人一脸恍然,随即看着苏凡从乾坤戒里摸出的毛台酒,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那岂不是,这一坛毛台酒就是仙界最后一坛酒了吗?”

    “……”

    还真是一个谎言要用是个谎言来遮挡啊。

    苏凡心中苦笑连连。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那地方人不少,说不定其他飞升的修士身上也有保存呢。”

    “那也很珍贵了。”

    赵夫人由衷地说道。

    “这样,林兄弟,你开个价,这坛酒算我买的。”

    “真不用了……”

    看着赵夫人介意的表情,苏凡有些尴尬。

    “反正酒都用来喝的,迟早要被消灭,还谈什么价格,太伤感情了。”

    “亲兄弟,明算账,景焕拿你当朋友,我就更不可能占你的便宜了。”

    见药材也煎的差不多了,赵夫人起身,拉着苏凡走出了药林。

    “虽然我不太懂酒,但景焕说了,此酒千金难求,我也不知道价格,这样,你到这片药园去,随便摘一些药草,就当换了这毛台酒。”

    https://c/81275_81275056/22987558.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