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世界是一个圈

“……夫人,你,你真是让我无话可说啊。”

    心中不由得赞服一声,苏凡见自己实在拗不过赵夫人,只能点头答应。

    “既然无话可说,那就赶紧去摘药吧。”

    虽然在苏凡的眼中,自己的美酒可比这些仙药珍贵的多,最起码五千年仙草起步,但现在可不能这么做,这毕竟是人情世故。

    更别说自己还骗了赵爷一家。

    这酒苏凡还有很多。

    药材昊天宗更是数不胜数,他没有必要占这些小便宜,来贬低自己的身份。

    “那好吧,夫人,我就自己看着摘了。”

    “去吧,去吧。”

    苏凡应了一声,在赵夫人的注视下,走到最近的药园里,随手摘了一株最常见的两千年药材,然后飞快地走了回来。

    “夫人,我摘好了,就这一株了。”

    看到苏凡手中的仙草,赵夫人的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林小兄弟,你确定就是这株仙药?怎么不拿那些三千年的药材?”

    “那可不行,一坛酒水,能值多少钱,再说了,赵大哥拿我当兄弟,我也不能黑他。”

    苏凡飞快地药材收入乾坤戒,不够赵夫人反悔的机会。

    反正现在毛台酒就在小屋里,苏凡不进屋去,这桩买卖就算成立了。

    “唉,林小兄弟,你这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赵夫人苦笑一声,无奈地点点头,算是认同了这一桩买卖。

    苏凡也不在意,反正自己已经发话了,这是最后一坛毛台酒。

    之后也有说辞。

    再来他过不了几天,就要离开浑天仙城了,之后能不能再见,都难说,到时候自己售卖毛台酒,天高皇帝远的,赵爷也不知道。

    就算知道了,也管不上了。

    “林小兄弟,这片药园,你感觉如何?”

    闲聊了一会,赵夫人看着郁郁葱葱的药园和其中忙忙碌碌的人影,突然开口问道。

    “很好啊,这片药园我听说是赵大哥花重金打造的,就是专门为了赵夫人你的病症,赵大哥用情至深,实在是吾辈楷模啊。”

    “唉。”

    听到这里,赵夫人的眼神立马就黯淡了下来。

    “我嫁入赵家五百多年,一直未能给景焕生育一子,实在是愧疚啊。”

    听到这里,苏凡心中微动,他对赵夫人的病,顿时有了几分好奇。

    “赵夫人,你的病是什么时候得上的,你还有印象吗?”

    “当然,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我和景焕成婚没多久,我突然就得了头疼毛病,寻遍名医也找不到病根,后来病的越来越重,若不是景焕不离不弃,我也坚持不到现在。”

    头疼,又是头疼。

    苏凡心中凛然。

    “赵夫人,你得病前后,有没有其他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

    “这?”

    赵夫人微微眯眼,似乎在回想那段时光。

    “那段时间我刚刚嫁入赵家,过了没多久,就赶上仙帝大人……嗯,我记起来了!”

    赵夫人眼睛一亮,似乎记起了什么重要的事。

    “我和景焕参加完仙帝公子的成人典礼没多久,我就开始有头疼的毛病了。”

    成人典礼?

    苏凡记得司马统领说过,仙帝儿子的成人大典,同样解封了内城。

    而赵夫人的病,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这个时间节点,太巧了吧?

    “后来病情不断加重,景焕为了我找父亲大人帮忙,最后父亲大人亲自出面恳求了仙帝大人。”

    “我早就看出来,赵大哥和赵伯伯是性情中人了。”

    苏凡表面赞许道。

    “所以我一直心中有愧,唉……”

    幽幽叹了一口气,赵夫人继续说道。

    “仙帝大人亲自出手探查,但说我的病情很古怪,是神识上的伤势,他也治不好,只有柏子夜交藤才能彻底根治。”

    柏子夜交藤是针对神识的特效药。

    当初六灵说过,万年份的柏子夜交藤甚至可以塑造第二神识。

    乃是绝对的极品。

    这么说来,赵爷为了找到柏子夜交藤,花了快五百年的时间。

    这也太痴情了吧!

    苏凡不得不默默地给赵爷点一个赞。

    “于是景焕这些年一直在寻找柏子夜交藤的下落,同时用其他仙药为我续命。”

    “续命续了五百年……赵大哥花费的仙晶,恐怕已经不能用海量来形容了。”

    苏凡啧啧称奇。

    说到这里,赵夫人的眼眶也是红了起来,显然是十分心疼赵爷。

    “对啊,近些年我病情加重,经常陷入深度昏迷,最长的时间,整整昏死了十年,每当我清醒的时候,都在劝景焕放弃,可他就是不听……”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赵夫人不必伤心。”

    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赵夫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好在景焕找到了柏子夜交藤的下落并且带了回来,本来都约好炼制铸魂正气丹了,结果又出了那事,要不是林小兄弟你出手,我这回怕是撑不下去了,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赵夫人说完,竟然朝苏凡盈盈一拜,吓得他赶紧侧身闪开。

    “赵夫人,你这可是折煞我了,万万不可啊。”

    “不不不,你不仅救了我,还救了景焕,这一拜,是必须的。”

    “……”

    赵夫人虽然看上娇弱,但性子极为刚烈,苏凡又怕自己伤了她,不敢上手,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赵夫人给自己行了一礼。

    “赵大哥知道这事,不把我撕了。”

    看着苏凡委屈巴巴的样子,赵夫人捂嘴一笑,说道。

    “景焕才不会呢,他很欣赏你的。”

    “诶,对了,赵夫人,赵大哥这一株柏子夜交藤是从哪里找到的啊?我看品相很不错。”

    苏凡突然有些好奇,柏子夜交藤这玩意六灵说过,培育手段极其繁琐,还必须消耗本源精气,在仙药里属于极品类型。

    光靠人,是培育不出来的。

    “我听景焕说过,他苦苦寻找了五百年,最后是在仙界的晓溪山交换而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

    苏凡点了点头,突然觉得有些熟悉。

    晓溪山?

    “晓溪山?赵夫人你说晓溪山?!”

    突然怪叫一声的苏凡,还把赵夫人吓了一跳。

    “对啊,就是晓溪山,林小兄弟,你怎么了?”

    “没,没事……”

    苏凡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解释了几句。

    敢情这一小段柏子夜交藤是自己托周庄送给商言那一份?

    鬼鬼。

    商言这个老毕登,竟然借花献佛。

    最后兜兜转转,还是自己出手,修复了自己的柏子夜交藤。

    那赵夫人确实该冲自己行一礼了。

    苏凡有些古怪地看了赵夫人一眼。

    仙界这么大,不过世界还挺小的。

    赵夫人此次邀请苏凡,就是受了赵爷的嘱托,想换毛台酒。

    毕竟女人好说话嘛。

    而且赵夫人确实想当面感谢一下苏凡。

    现在两方都很愉快。

    苏凡又跟赵夫人聊了一会,就主动告辞了。

    离开药园,苏凡出了一趟赵府,买了一些晚上需要用的东西。

    随后很快就回来了,一直没有出去。

    晚饭都是由侍女送达,在屋内就餐的。

    就这样,时间很快来到了午夜。

    当整个仙城都安静下来的时候,一道黑影,从赵府闪烁而出。

    正是换了一身夜行服的苏凡。

    虽然苏凡对夜行服极为反感,之前多次被黑衣人打劫,威胁,迫害。

    但现在,他也不得不换上夜行服。

    原本诸葛清风也想来的,但是被苏凡制止了。

    毕竟这是浑天仙帝的地盘,而且还是第一次探查,万一被人发现了,苏凡怕护不住她。

    为了安全起见。

    苏凡特意等到午夜过后,才出门行动。

    内城大街上已经没有人了,苏凡发挥自己体修的优势。

    没有释放出一丝灵力和仙力。

    完全凭借肉体力量,穿梭在大街小巷。

    宛如蜘蛛侠一般,安静,平稳,没有发出一丝的噪音。

    在起起落落之间,浑天仙宫的大门,出现在眼前。

    “终于到了!”

    躲在暗处,苏凡看着散发出淡淡光晕的大门光幕,陷入了短暂的思考。

    重新温习了一遍潜行计划,苏凡正准备来到光幕前,突然看见光幕泛起了淡淡涟漪,吓得他赶紧屏住呼吸,重新躲回暗处。

    没过一会,就有三名身穿吏服的仙吏从仙宫里走出。

    苏凡的视力很好,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三人脸上的愁容,他竖起耳朵,立马听到了阵阵抱怨。

    “加班终于结束了,布置了一整天仙宫,累死人了。”

    “嘘,小声点,咱们刚出仙宫,若是被仙帝大人听见,那就糟了。”

    “唉,这一天天的不停加班,俸禄就那么多,活的好累啊,一想到还要这么干接近半个月,我心里就堵的慌。”

    “抱怨什么,你不想干这活,多得是人想干,累?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行了行了,你也别说教了,前两天刚发了俸禄,今晚我做东,去天上人间放松一下。”

    “真的?那我可不客气了,开冲!”

    三名仙吏甚至从苏凡身旁穿行而过,不到两米。

    但躲在暗处的苏凡,一动不动,跟夜色完美的融入在了一起。

    看着三名仙吏远去,苏凡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恢复了实力就是好啊,心不慌,手不抖,跟着感觉走!”

    慢慢来到光幕面前,苏凡掏出了今天白天准备的东西。

    https://c/81275_81275056/22983750.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