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击中友军

费了好大的劲,苏凡又把老国师弄醒了。

    “国师,你再晕过去的话,我可立马就走了。”

    看到醒转过来的国师又有激动的晕过去的迹象,苏凡赶紧开口警示。

    果然,这句话的威慑还是很大的。

    老国师脸一红,强行镇压住疯狂跳动的心脏,老泪纵横起来。

    “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就算到,冥冥之中,有贵人相助幻渺仙朝,没想到,竟然真的来了。”

    “行了行了,感慨的话等会再说,国师,你赶紧告诉我你们幻渺仙朝到底什么情况,你知道其他人被关在何处吗?”

    看到国师这位老人家哭的如同一个孩童一般,苏凡心中非常不是滋味。

    想必他们一定受了很多的苦。

    “好的,苏前辈,老夫夜夜祈祷,没想到今日谪仙天降,我太高兴了。”

    “你赶紧说正事,少废话,我时间有限,一会要是天亮了,被人发现,大伙都要完蛋。”

    “好好好。”

    老国师这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始了陈述。

    幻渺仙朝的人现在被关在三个地方。

    一个是云顶宫,就是此地。

    关押的都是散仙以下的修士,看管相对比较松。

    因为渡劫期修士还无法使用仙力,几百个渡劫期修士都不够一个真仙杀的。

    第二个就是飞来殿。

    里面关押的都是散仙级别的人物。

    因为之前散仙和渡劫期修士都是混在一起关押的,比较混乱。

    幻渺仙朝的人引来雷劫,妄图制造混乱,趁机逃脱。

    但是他们小瞧了真仙。

    也小瞧了浑天宗。

    哪怕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渡劫期修士和散仙。

    在真仙的面前,就是蝼蚁。

    无非是强一点的蝼蚁和弱一点的蝼蚁。

    没有太大的区别。

    女帝联盟虽然被灭,但幻渺仙朝留下的人不少。

    为了方便看管,便分成了两拨。

    同时女帝也出面安抚了众人的情绪。

    让大家不要再做傻事。

    女帝愿意答应婚事,就是为了幻渺仙朝这些剩下的人。

    所以浑天宗也不敢逼迫的太厉害。

    仅仅限制了自由,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当然,诸葛清风事件除外。

    这也足以见得,郭家现有的力量,有多大。

    同时,苏凡也得到了最重要的消息。

    那就是女帝的住所。

    香鸾殿。

    女帝毕竟是浑天仙帝儿子看中的女人。

    在浑天仙宫里相对来说比较自由。

    除了不能离开仙宫外,其他地方都是可以自由出入。

    所以她会经常来云顶宫和飞来殿看望手下众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虽然女帝被强迫,幻渺仙朝的人都不愿意看见。

    但现实就是这样,没有办法。

    “苏前辈,你一定要救救女帝啊,老朽求求你了。”

    讲完了知道的一切,国师有些激动,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你这个人,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潜进来,就是为了救你们……”

    苏凡有些无语,刚想说什么,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开门!开门!人在吗?”

    国师和苏凡面色同时一变,闭上了嘴巴。

    缓缓起身,苏凡来到房门前,紧贴着墙壁,示意国师去开门。

    国师点点头,起身走到门前,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缓缓拉开门。

    “有什么事吗?老朽已经休息了。”

    苏凡紧贴着墙角,只要那人敢进来,苏凡会立刻出手,擒下他。

    “没事,就过来看看,确保一下安全。”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屋外传来,但似乎没有进来的意思。

    “大人,今晚的房不是已经查过了,怎么又要查一遍?”

    国师微微皱眉,有些疑惑的语气显得异常的自然。

    “你管那么多干嘛,我查查看……”

    很快,苏凡感受到了一股仙力的扫描,他立马有些慌乱,赶紧屏住了呼吸。

    虽然苏凡可以收敛自身的气息,让他宛如普通人。

    可他并不能屏蔽掉自身的呼吸和心跳。

    这种细致的仙力扫描,很有可能发现苏凡。

    无奈之下,他只能深吸一口气,同时尽可能的放慢心跳,看能不能躲过这次仙力探查。

    看到屋外的仙吏微微闭眼,不再说话,这熟悉的动作让国师很清楚对方正在干嘛。

    为了掩护苏凡,他不得不有所行动。

    “呜呜呜。”

    仙吏查房查了一半,突然听见一个悲伤的哭声。

    他睁开眼,立马就看到了双眼通红的国师。

    “你哭什么哭?”

    虽然有些不耐烦,但国师毕竟是一个老人。

    而且上面也有交待,不要把这些人逼得太狠了。

    “这么晚还在查房,你一定很寂寞吧。”

    仙吏:“……”

    “你来时携风带雨,我无处可避;你走时乱了四季,我久病难医。”

    仙吏:“……”

    “生为凡人,我很抱歉。”

    看着老国师哀怨的面容,站在屋外的仙吏,突然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忧伤。

    仿佛一块巨石压在了心头,让他无法呼吸。

    “打扰了,打扰了,你好好休息吧。”

    屋子里大致探查了一遍,没有什么异样,那个黑衣人胆子再大,也不会留在这里吧。

    仙吏自我安慰了一下,主动关上门,告辞了。

    站在一旁的苏凡脸已经憋得通红,直到仙吏收回仙力,关上房门后,才张大了嘴巴,无声地狂笑起来。

    一边笑,苏凡还一边给国师比着大拇指。

    这个老东西,不去当演员,真的可惜了。

    原本满脸哀愁的国师脸色变换,展露出了笑颜,轻声道。

    “让苏前辈见笑了。”

    “老国师,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方面的天赋。”

    苏凡捂着嘴,慢慢走到他的身边。

    可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重新打开。

    屋外亮堂的光线立马照射进昏暗的小房间。

    一道人影出现在门口。

    苏凡和国师的心跳同时停顿了片刻。

    “我勒个去!回马枪!”

    苏凡做梦都没想到仙吏的心思会这么缜密。

    他没有任何犹豫,看都没看那道黑影,一拳打去。

    同时另一只手猛然一拽,就把那道身影拉进了房间,同时飞快关上门。

    就是一顿胖揍。

    那道身影连叫都叫不出来,直接被苏凡一顿老拳,锤的晕了过去。

    “苏前辈,等一下,等一下,先别打了。”

    耳边突然传来国师的传音,苏凡头也不抬。

    “没事,我下手有分寸,打不死,让他多晕一会。”

    “别打了,苏前辈,他是自己人,他是风无情,风统领。”

    “风……风无情?”

    听到国师焦急的声音,苏凡终于反应了过来,他这才停手,低头看去。

    “你跟我说这是风无情?不对吧。”

    看着已经被打成猪头的那人,苏凡微皱,反问道。

    “错不了,苏前辈,是你下手太狠了,你看他身上,穿着我们幻渺仙朝的衣服啊。”

    “……”

    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穿的衣服,苏凡终于发现。

    自己好像真的打错了人了。

    “风无情这个家伙,进来之前也不敲门,这怪不得我。”

    满脸尴尬的苏凡不得不找个理由来甩锅。

    一边说,他一般运转起五行之水灵力,简单地为风无情活血化瘀。

    “咳咳咳……”

    在苏凡的疏通下,风无情脸上的淤肿很快就消除了下去,露出原本的样貌,同时传来阵阵轻咳。

    “风无情,还真的是你……”

    心中默念了一句,风无情缓缓睁开了双眼。

    “我……我这是死了吗?”

    双眼有些朦胧的风无情嘴巴微张,喃喃自语道。

    “我怎么看见了苏前辈?我难道回到过去了?嘶……好疼啊。”

    “风无情,是我,我是苏凡,你没死,你活的好好呢,别说傻话了。”

    苏凡脸颊微红,幸好房间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的脸色,不然那才叫尴尬。

    “风统领,你没事吧,苏前辈来救咱们了。”

    风无情揉了揉眼睛,看清了国师的脸,这才意识到不是幻觉。

    “我没死?”

    又揉了揉眼睛,风无情这回又看清了苏凡的脸。

    “真是苏前辈?”

    苏凡点了点头。

    “苏前辈,真的是你!太好了!”

    先是狂喜的风无情,突然冷静了下来,眉头微皱。

    “苏前辈,我记得刚才眼前闪过一道黑影,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你……刚才你是不是揍我了?”

    苏凡:“……”

    这种事情现在能承认吗?

    这不是在丢谪仙的人吗?

    “风统领,你刚才晕了过去,怕是做了噩梦吧,没事没事,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

    风无情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苏凡,继续问道。

    “那我的脸为什么这么疼?”

    “恩……”

    苏凡一时间找不出理由,身边的国师突然发话了。

    “我知道了!摔的,是摔的,风统领你刚才昏过去,摔倒了,碰到了脸。”

    “是这样吗?”

    风无情有些狐疑地看了看苏凡。

    “对对对,老国师不说我都忘了。”

    苏凡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他立马搂住了风无情的肩膀,和颜悦色地说道。

    “风统领,不要想太多了,事情的发展就是这样……”

    一边解释,苏凡暗中冲国师比了个大拇指。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https://c/81275_81275056/22976700.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