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裁判!她带球撞人!

虽然稀里糊涂挨了一顿打,但风无情还是很高兴的。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碳难。

    苏凡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潜入浑天仙宫,想办法拯救幻渺仙朝。

    光是这份情,足以让他感动到五体投地。

    原来刚才仙吏查完房后,风无情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今晚明明已经查过房了,为什么深夜的时候还要再查一次。

    所以他就起身来找国师。

    因为不是第一次深夜拜访,之前几次风无情都是没有敲门的,所以这一下遭就糟了乌龙。

    不过从风无情身上,苏凡得知了一个好消息。

    那就是,婚宴当天,幻渺仙朝的所有人会以娘家人的身份出席。

    既然要出席,那就意味着要离开云顶宫和飞来殿。

    加上内城解禁,苏凡心头顿时活络起来。

    看样子当日可以趁乱将众人转移啊。

    又跟风无情和国师商量了一会,苏凡制定了一个初步的计划。

    那就是在婚宴当天带着幻渺仙朝众人,撤离浑天仙城。

    当然,前提是带走女帝。

    在云顶宫停留的时间有些长,距离日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赶去飞来殿怕是来不及,他必须要去一趟香鸾殿,见一趟女帝。

    “风统领,国师,这段时间,你把我的计划给大伙透露一下,让他们有一些心理准备,我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所以……”

    苏凡说着,在风无情和国师的体内种下了自己的标记,这样就可以确定两人的位置。

    “这是我特有的标记,就算是仙帝,不耐心找,也找不到,你们这几日稍安勿躁,我会想办法再联系你们的。”

    苏凡说着,又分别给了两人一个传音玉筒。

    风无情和国师满眼的感动,两人纷纷说道。

    “苏前辈,多亏了你啊,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女帝大人就拜托你了。”

    “苏前辈,上次昊天宗一别,没想到今日才相见,他日有机会,我一定要再去考一次试。”

    苏凡:“……”

    这个风无情,特瞄的考试考上瘾了。

    又叮嘱了两人几句,苏凡来到窗边,重新带上面罩,翻身一跃,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离开了云顶宫,苏凡开始回忆香鸾殿的位置。

    现在时间只剩下不到两个时辰了,必须抓紧。

    可是走着走着,苏凡突然停下了脚步,出了一声的冷汗。

    因为他想起来一个重要的事情。

    “我怎么出去啊?”

    跟着那个神秘的黑衣人混进了浑天仙宫,苏凡当时太兴奋了,一下子忘了这一茬了。

    自己该怎么出去?

    浑天仙宫这么大,再次碰上黑衣人的概率太低了。

    总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吧。

    ……

    苏凡思前想后了半天,但也没有想到办法。

    现在最坏的打算,就是天亮之后,苏凡在仙宫内去找司马统领或者秦天,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

    如果没有……

    苏凡已经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重新迈开脚步,苏凡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来到了香鸾殿。

    因为女帝没有被限制太多自由,而且还有人质在手。

    所以香鸾殿并没有仙吏看管。

    这里的宫殿就非常奢华了,看来是精心打造过的。

    又大又气派。

    苏凡甚至连侍女一类的人都没有看到。

    不过很快他就想清楚了。

    毕竟是女帝,苏凡很了解。

    对待朋友外冷内热。

    对待敌人毫不留情。

    借着月色,潜入香鸾殿,苏凡一路畅通无阻。

    硕大的宫殿十分昏暗,没有灯光。

    苏凡循着光源找去,很快就来到了寝宫的位置。

    因为那里,闪着灯光。

    不再犹豫,苏凡快步来到寝宫大门,侧耳倾听了一会,发现屋内没有什么动静,便轻轻推开大门,露出一道缝隙,钻了进去。

    寝宫相对来说,面积就小很多了。

    苏凡推门而入,一股淡淡的清香就扑鼻而来。

    他精神一振,很快就来到了内房。

    一眼就看到了有些熟悉的背影。

    一名女子,一身素衣,长发垂在了地上,坐在圆桌前。

    背对着自己,苏凡隐约看去,对方貌似正在挑灯夜读。

    “你若是再往前一步,我会立刻死在你的面前。”

    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女声突然在苏凡耳边响起,宛如一块万年寒冰,不可融化。

    苏凡暗叹一声,看来自己还是暴露了。

    不过,女帝这些日子怕是受了不少委屈。

    调整了一下语气,为了逗她开心,苏凡故意说道。

    “小灵儿,这么久没见,你怎么一开口就是死啊死的?翅膀长硬了?”

    寂静,死一般寂静。

    苏凡说完这话,空气仿佛都凝固住了。

    女帝一言不发,苏凡就站在她身后,没有再说话,也没有上前一步。

    “我……在……做梦……吗?”

    良久,女帝终于开口了,可是从她颤抖的声音,苏凡就可以听出她现在的心情。

    “怎么?三千年没见,你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了?”

    苏凡略带调笑的声音从女帝身后传来。

    她的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抖。

    她想转身,可她不敢。

    她害怕这是自己出现的幻觉。

    她害怕自己转过身,那个声音就会消失不见。

    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那宛如星辰一般,触碰不到的人。

    自己苦苦追寻等候了三千年的人。

    会再次销声匿迹,人间蒸发。

    “我很想转过身,但是我怕……”

    女帝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但她强忍着没有转身。

    “你怕什么?我不是在这呢吗?”

    “我怕我转过头,一切都成空。”

    “你再不转头,我可就走了。”

    苏凡实在有些哭笑不得,他费了老大的劲,才查到了女帝了下落。

    找到了她,接过现在对方连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他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我数三个数啊,你别后悔啊。”

    苏凡有些懒散的声音传来。

    “三……”

    话音落下,女帝终于忍不住,站起了身。

    “二……”

    她想转身,可是脚底仿佛生根了一般。

    “最后的机会了,我可真走了啊……”

    正当苏凡准备喊一的时候,女帝终于转过了身。

    “真的是你……”

    泪流满面的女帝伸出精雕细琢的右手,修长的手指微微向前,似乎想要去触碰苏凡。

    “是我啊,小灵儿,你的苏凡哥哥来了,开心吗?”

    斜靠在门柱上的苏凡,双手交叉,他已经摘下了面罩,一脸淡笑。

    女帝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

    时光仿佛回到了三千年前,自己身前是两道高耸的背影,自己的呼唤声中其中一道身影转过头来,也是这样的动作。

    这一刻,穿越了时间和空间。

    这一刻,穿越了三千年。

    这一刻,苏凡的身影和记忆中的那人,重叠在了一起。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千万人中,遇见了他们。

    三千年的等待,在时间的无涯荒野里。只有不断前行,才有相逢的那一天。

    苏凡哥哥没变,自己却老了……

    女帝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如同一阵白色旋风,飞快地扑入苏凡的怀中。

    “苏凡哥哥,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当年你和林念哥哥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

    “唉。”

    长长地叹了口气,苏凡搂住女帝有些冰凉的身躯,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地安慰道。

    “当年你还小,有些事情,不知道为好……”

    听了这话,女帝顿时把苏凡搂的更紧了。

    “苏凡哥哥,这些年,小灵儿已经长大了,长大了……”

    咳咳咳,你确实长大了。

    而且长的有点太大了。

    我快窒息了。

    幸好苏凡心口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要不然这会肯定要旧伤复发。

    带球撞人,这可是犯规的。

    而且还是两个球!

    这不得起飞……

    咳咳,不对不对。

    这不得两罚一掷,外加一个技术犯规?

    “我知道你变大了,但你能不能先松一下,太紧了,我有点受不了。”

    “不,不要。”

    女帝一边哭,一边埋着头,倔强地说道。

    “咳咳咳,小灵儿,苏凡哥哥身上还有伤,你再抱下去,我真的要出事了。”

    苏凡实在有些受不了,咳嗽了两声。

    “啊?苏凡哥哥,你没事吧。”

    听到苏凡有伤。

    女帝吓了一跳,赶紧松开了手。

    “没事没事,我不要紧的。”

    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苏凡,微微松了一口气,看着怀中梨花带雨的女帝,不由得的惊叹一声。

    这丫头还真是大变样了。

    当年还是一个搓衣板,怎么现在变成这幅模样了。

    苏凡比划了一下,心中暗自咋舌。

    这……恐怕一手无法掌握啊。

    单论容貌来说,女帝跟六灵不相上下。

    但身材方面。

    女帝可以说是完爆了六灵。

    而且此时女帝一身白色素衣,十分的单薄,完全是贴身。

    苏凡完全能感受到其中的雄伟壮阔。

    肤如凝脂,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

    天上仙子,不过如此。

    “苏凡哥哥,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小灵儿日思夜想,就想见你最后一面,如今这个愿望实现了,也是死而无憾了。”

    “死而无憾?”

    苏凡眉头一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https://c/81275_81275056/22973219.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