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乌江,渡口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的早晨,微风中夹杂着一丝清冷。江上碧波荡漾,烟雾缭绕。清澈的江水拍打着船底,发出阵阵轻响。



    此时,已是日上中天。



    “姑娘昨儿个又歇的晚?”



    “天亮才合眼!”



    “姑娘又熬夜看书了?”



    “你小声些,莫吵着姑娘。”



    船舱外,两个作书童打扮的丫鬟正有一茬儿没一茬儿地说着话。若仔细打量的话,便会发现这二人无论是身高还是长相都一模一样。姐姐性子沉稳,名不言;妹妹性子活泼,名不语。两人唯一的区别在于姐姐不言比妹妹不语耳朵上多一颗痣。



    约莫又过了一个时辰,船舱里总算是有了动静。听到铃铛声,姐妹俩结束了交谈,推门而入。



    “姑娘可是要起身了?”不言踱步到床榻跟前,隔着鸦青色的床帐问道。



    床榻上的人没有吱声,只探出一只葱白细嫩的手来。不言忙上前,一手撩起床帐,一手将人扶了起来。



    这位娇娘子姓苏,名讳不为人知,在家行四,人称苏四娘。她十四五岁的年纪,端的是生了副好相貌,说是仙女下凡都不为过。晶莹如玉的肌肤,比那山巅的雪还要白,秀挺的五官精致立体,尤其是那双不含任何杂质眸子,清澈却又深不见底。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光。



    这样娇滴滴的一个美娇娘,纵然是跟随她左右多年的不言不语,见惯了她千般惹人怜的样子,此刻也有些移不开眼。



    兴许是刚睡醒的缘故,苏四娘不若往常看起来那般清冷无趣,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雾气蒙蒙,呆萌呆萌的,甚是可爱。



    待穿戴整齐,不语已经将热水奉上。



    苏四娘将白净的双手放在热水里泡了泡,这才回了回神。



    “什么时辰了?”她哑着嗓子问道。



    “午时三刻。”不言看了看日头,答道。



    苏四娘微微颔首,没再开口。



    不言似乎早已习惯了主子的少言寡语,催促着不语将膳食摆了上来。出门在外,食物不可能像在家里那般精致。除了白米粥,就只有几个馒头,一碟腌萝卜,一碟烩竹笋,一碟马蹄糕。不过,就算是这样的粗茶淡饭也比普通人家强上许多。



    苏四娘对吃食十分挑剔,吃了两口就放了筷子。



    “姑娘,这里距离云州城还有一段路程呢......”不言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身形,不得不壮着胆子劝道。



    苏四娘依旧我行我素,不肯再看一眼。“笔墨伺候。”



    不言不敢耽搁,将主子要的东西取了过来。



    苏四娘执笔慢悠悠的在纸上写着,每写一个字仿佛都用了毕生的力气。写满两页纸之后,她将笔搁下,等着纸上的墨迹干了,开口吩咐道:“将这封信送到贾府,按照方子上的叮嘱喝上七日,自然药到病除。”



    不言接过纸张,应了声是。



    原来,这苏四娘是个游医,精通医术,但凡她出手,就算是一只脚踏进棺材里了也能给救回来。不过,她生性散漫,不耐烦与人交涉,一月才诊治一个病人,而且诊金还相当昂贵,故而名声不怎么好。可即便如今,慕名而来的求医者仍旧络绎不绝。



    贾老爷,便是其中一个。



    贾老爷四十岁上下才得一子,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奈何好景不长,孩子长到五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从此就没再开口说过话。贾老爷四处求医,药吃了无数,都无济于事。得知苏四娘的大名,花重金请到她去府上给小公子看诊。苏四娘只是跟孩子单独待了一个时辰,孩子便就会哭爹喊娘了。贾老爷欣喜不已,奉上百两黄金以示答谢。而这百两黄金,苏四娘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叫不言拿来垫了桌子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