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



    金将军没想到她这么痛快的就承认了,竟微微有些发愣。接下来的审问,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不言不语见他们冤枉自家主子,气得脸都变了。难怪刚到府里没多久就被人请了回来,原来竟是这些人在背后捅刀子,胡乱告状!姑娘好心帮他们的忙,他们不领情也就算了,还污蔑姑娘下毒,真是岂有此理!



    “你们少在这儿含血喷人!我们姑娘明明就是......”不言性子沉稳不轻易叫骂,但不语就不同了,她生来好动,更不是个能受得了冤枉气的主儿。



    “不语,住口!”不言生怕她说错话害了姑娘,忙出声打断。



    “明明是什么?”方大夫听出言外之音,便以为拿捏住了她们的短处。“别以为你们神不知鬼不觉的下了毒就无人察觉!”



    他顿了顿,而后对身后的药童说道:“把厨房用剩下的水呈上来!也好叫大人们瞧清楚,免得说在下冤枉了好人!”



    药童捧着个罐子上前,那里头装着满满的水。不过,那水的颜色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纯粹,带了些昏黄,不像是在水缸里放了很久的样子。



    “这就是证据!”方大夫颇为强硬的说道。



    苏三爷看了看四娘,不知道该不该插嘴。这丫头向来是个有主意的,过多的插手反而惹得她不高兴。



    苏四娘淡淡的回了个眼神,懒懒的道:“不妨当场验验?”



    方大夫愣了愣,没料到她居然会主动提出来。“也好!免得叫县令大人为难!”



    说着,便从随身携带的荷包里取出一根银针来。一般的毒物,在遇到银针之后都会变色,这也是医者代代相传的法子。



    只是,不管他试几次,银针始终未变色。



    顿时,方大夫的脸色有些难看。“这水可是你亲自端来的?”



    这话自然是对他的药童说的。



    药童不敢隐瞒,点了点头。“是,从未经手他人。而且,厨娘说,水缸里的水是昨儿个晚上就装满的,够一天的量,都是晚饭过后才去挑水。”



    这个时辰刚好是晚饭前,所以缸里的水应该是没人动过。而且,就算是要换水,厨房里人来人往的,不可能不被察觉。



    “方城,可有验出毒物?”金将军看够了热闹,打算秉公处理。



    方大夫身子一僵,神色看起来颇不自然。“这天下的毒物数不胜数,银针能试探出来的也只是其中一部分......”



    “其实,想知道这水有没有毒,方法很简单。”苏四娘漫不经心的上前一步,说道。



    “什么法子?”金将军好奇的问了一句。



    苏四娘盯着那个装水的罐子,道:“找个人喝下去。”



    众人听完她的建议,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



    乖乖,这丫头还真是敢说啊!



    “万一水里真有毒,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方大夫咬牙切齿的说道。他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么刁钻的人。



    苏四娘哦了一声,话不多说,直接从药童手里接过那罐子,仰头就喝了两口。



    “嘶......”众人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这绝对是个狠角色!



    苏三爷被她的举动吓坏了,赶紧上前阻止。“四丫头,你......”



    “我没事。”苏四娘擦了擦嘴角的水渍,面色一如既往平静。而后,她将一截皓腕伸到方大夫的面前。“有没有毒,把脉便知。”



    这一次,就连方大夫都有些不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