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章



    来回折腾了两趟,苏四娘早已饿得头晕眼花,一个没站稳,险些从马车上跌下来。



    “姑娘!”不语惊呼一声,上前搀住了她。



    苏四娘醒了醒神,道了声没事。



    “姑娘可是饿了?一会子回了城,奴婢去飘香楼给您订上一桌席面送回县衙?”不言贴身伺候她多年,早已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听说有吃的,苏四娘的精神果然好了许多。“烧鹅。”



    “是,奴婢记下了。”不言笑着应道。



    飘香楼不愧是凤阳县远近驰名的酒家,想的那叫一个周全。饭食送到县衙的时候,还热气腾腾的。



    苏四娘饱餐一顿,顿时觉得通体舒畅。



    这是她来凤阳之后,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了。倒不是说江氏准备的饭菜不够丰盛,实在是她的嘴太刁。



    在院子里消了消食,苏四娘便早早地歇下了。



    正房那边,江氏却了无睡意,正拉着苏三爷问东问西。“可是寺庙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守备营为何要请了玥姐儿过去?”



    提起今日发生的事情,苏三爷不由得一阵后怕。“说来话长......总之,你记住,这次四丫头是帮了为夫大忙了!”



    江氏惊愕的小嘴微张。“可是那病有治了?”



    苏三爷欣慰的点了点头。“不错!毒已经去了大半,将养一段时日就能痊愈。”



    “毒?不是疫症吗?”江氏不解的蹙了蹙眉。



    苏三爷端起茶碗灌了两口才接着说道:“是有人在水井里下毒!这几年天干,水源枯竭,好些村子的水井都不出水了,为了争一口水喝,村民之间矛盾不断,还闹出了人命......那苦主的儿子心气难平,一怒之下便在井水里投了毒,喝过那口井里的水的人也就中了毒......”



    “唉,这世道......”江氏听闻事情的来龙去脉,忍不住唉声叹气。



    “这次能顺利解决这件事,四丫头功不可没......明儿个你备一份谢礼,替为夫好好儿谢谢她......”苏三爷蹬掉官靴,抱着江氏就往榻上趟。



    江氏娇羞的推了他一把,嗔道:“哪里用得着夫君叮嘱,妾早就在准备了,绝对不会亏待了玥姐儿的......”



    金将军摆酒设宴,苏三爷可没少喝。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原处,苏三爷总算是能睡个好觉。



    再说苏四娘这边,因为晚上吃得比较咸,半夜的时候苏四娘口渴的厉害,摸黑去外间倒水喝。两个丫鬟跟着折腾了一天,想必累极了,竟睡的死死的没有被吵醒。



    外头月色正好,苏四娘了无睡意,索性披了衣服去院子里赏月。前世种种经历早已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如今的她,仿若一个老妪,任何事都无法让她内心掀起波澜。



    回顾前世的一生,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愚昧!因为对亲情的渴望,她一次又一次的低头,以为这样就能换来长辈一个青睐的眼神,一句关怀的话语。可直到她出嫁,她仍旧是国公府里一个不受重视的孤女,过得比丫鬟还不如。



    纵然她身怀绝技,却敌不过他们的步步算计。那平日里低眉顺目的庶妹,竟在她的茶水里下媚药,将她送上了那人的床榻,令她清誉尽毁,只得委身那人为妾。从此,她便被囚禁在后院的方寸之地,度日如年。就在她以为会老死在偏院的时候,贴身丫鬟却突然行刺,断送了她的性命,她到死都不知道是谁想要她的命。



    何等的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