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夜风吹起她的长发,遮去她大半张脸。她肤色本就白皙,在月光的照射下,泛起冷冷的白,宛若孤魂野鬼。



    呵,她不就是带着前世记忆重生的鬼魂么?!



    苏四娘自嘲了一番,好不容易酝酿出了一丝睡意,打着呵欠就要回屋。只是脚还没迈出去,便察觉到一股劲风朝着她的后脑勺袭来。



    苏四娘尚未来得及出声,口鼻便被人捂了个严实。



    居然有人夜闯县衙!这贼人胆子不小!不知是不是看惯了生死,苏四娘内心莫名的平静,放下手臂放弃了挣扎。见她乖乖配合,身后那人才稍稍卸了几分力道。“得罪了!”



    说完,苏四娘腰间一紧,被人拎着上了屋顶。



    苏四娘:......



    难道是采花大盗?



    如今的淫贼都这么知书达理,先礼后兵?



    正胡思乱想着,苏四娘已经被扛着掠出十几丈远。几个起落,她被带到了城中一家客栈的二楼。



    “主子,人带来了。”掳走苏四娘的男人将她往房间正中一放,对着一位年轻的公子拱手道。



    苏四娘被扛着一路狂奔,脑袋还晕乎乎的,险些没站稳。若非那玄衣公子抬手扶了她一把,怕是要磕到桌角上。



    尽管只是短暂的接触,苏四娘还是察觉到了对方体内散发出来的强烈内息。对方无疑是一个练家子!



    唔,为了小命着想,她还是装作不知道好了。



    苏四娘垂下眼眸,淡淡的问道:“你们绑我来,所为何事?”



    她的处境虽然危险,但对方似乎并没有伤害她的打算。否则,那黑衣人手下在县衙后院就能把她解决了,不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将她掳来这里。不过在弄清楚对方的目的之前,苏四娘还是决定小心为上。



    “听闻姑娘医术不错,想让姑娘救个人。”玄衣公子端坐在凳子上喝着茶,开口的是他的手下。



    苏四娘抬眸看向这主仆二人。竟是来求医的!她不由得微微松了口气。



    “救谁?”她问。



    “姑娘请随在下来。”黑衣人手下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苏四娘瞧了屏风后的床榻一眼,越是靠近,血腥味就越浓,可见那里头的人受伤不轻。



    医者仁心,苏四娘倒是没想太多,进去之后便替那奄奄一息的男子把了脉。黑衣人守在塌边,面色冷凝,似乎极为在意榻上那人的生死。



    “如何?”待苏四娘把完脉,他开口问道。



    “气息紊乱,筋脉受损,受了很重的内伤。”苏四娘不紧不慢的说道。



    “救他!”黑衣人冷硬的要求道。



    苏四娘不满的睨了他一眼,走到书案前提笔写了张药方。“一个时辰内找到单子上所需的药材,否则无力回天。”



    黑衣人不敢擅自做主,拿着药方去屏风后去请示他的主子。得到首肯,他才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夜幕中。



    苏四娘方才被他扛着上跳下窜的时候还不觉得,如今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在眼前消失,她才见识到轻功的厉害。



    一炷香的功夫,那黑衣人便回来了,还带回了苏四娘所需的药材。



    苏四娘仔细检验了那些草药,觉得没问题后才冲着他点了点头。“三碗水煎成一碗水,连着服用半个月。能不能保住小命,就看他的造化了。”



    黑衣人听到后面,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搞了半天,她居然也没把握治好床榻上的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