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13章



    就在黑衣人思索着是不是给苏四娘一刀的时候,外间突然传来轻叩桌子的声响。黑衣人身子一僵,眼里的杀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四娘瞥了屏风一眼,捏着银针的手默默地缩回了袖子里。



    半个时辰后,黑衣人端着煎好的汤药过来了。只不过,眼下有个难题。床榻的男子已经昏迷了数日,别说是喂药了,就连张嘴都苦难。



    苏四娘不开口,黑衣人也不想跟她搭话,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一阵窸窣声过后,一直坐在外间的玄衣男子踱步走了进来。



    被他温润却暗藏汹涌的眸子一扫,黑衣人不得不低头向苏四娘请教。“还请姑娘想个法子。”



    苏四娘拿捏着分寸,端够了架子自然就顺着他递过来的台阶下了。“取根竹竿来,细的那种。”



    黑衣人不敢耽搁,放下药碗后立刻去执行了。没多大会儿,便拿着粗细不一的几根竹竿过来。



    苏四娘给了他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开始教他如何将药渡到那人口中去。



    一番折腾下来,已是丑时末。在这近两个时辰内,只有黑衣人偶尔问苏四娘一些问题,黑衣人的主子至始至终都未开过口。



    苏四娘正纳闷着,黑衣人已起身朝着她走了过来。“苏姑娘,天色不早了,在下这便送姑娘回去!”



    苏四娘可不想再被人扛着飞来飞去,说道:“准备一辆马车,我自己回去。”



    黑衣人犹豫不决。



    桌子再次被敲响,苏四娘循声望过去,这才认真的打量起玄衣男子的面容来。那是何等精致的一张脸!剑眉斜飞入鬓,温润的眸子如山涧泉水,清隽内敛,宛若天神!与苏家男儿的英武阳刚不同,他气质温润,端的是风度翩翩、谦谦君子。



    真是一幅好皮囊!苏四娘在心底赞叹。见惯了各色美人的她,亦忍不住多瞧了他几眼。



    “主子。”黑衣人恭敬地抱拳,等着他的指令。



    玄衣男子依旧没有吭声,而是抬手在桌面慢条斯理的写下了一个字。



    准!



    这是答应了苏姑娘的要求?黑衣人有些不解。主子行事向来谨慎,为了防止泄露机密,素来都是斩草除根。这次,居然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而破例,实属罕见!不过,主子的决定不容置疑,黑衣人迟疑了片刻,便去备马车了。



    苏四娘回到县衙后院的时候,天边已经有了一丝光亮。好在不言不语这两个丫头睡得沉尚未醒来,否则肯定要出乱子。



    黑衣人将苏四娘送到门口便打道回府了。回到客栈的时候,玄衣男子尚未歇下。



    “主子为何要留着她?若是走漏消息,可是后患无穷。”黑衣人犹豫着开口问道。



    玄衣男子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而后用手指蘸上茶水在桌子上写下一行字——杜仲醒来之前,她还不能死。



    “是属下鲁莽了。”黑衣人在茶渍风干之前读懂主子的意思,低头认错。



    玄衣男子抿了抿嘴,没再有其他动作。



    黑衣人识趣的退了出去。



    玄衣男子起身走到窗前,看着日头一点点的升起,脸色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