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14章



    苏四娘睡了个回笼觉,再次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回想起昨天夜里的遭遇,苏四娘不禁有些发愣。若非脖子处的痛感还在,她还以为只是做了一场梦。



    “姑娘可算是醒了,三夫人都派人过来瞧了好几回了。”不言听到床榻里的动静,上前挽起纱帐。



    苏四娘嗯了一声,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就去了江氏的院子。



    “昨儿个累着了吧?见你没醒,就没去打扰你。饭食在灶上热着,这就去叫人端过来。”江氏正在屋子里做针线活儿,见苏四娘进门,便笑着迎了上去。



    苏四娘在府上做客还赖床,有些不好意思。“给婶婶添麻烦了。”



    “都是一家人,哪就这么见外!”江氏笑盈盈的拉着她的手上了矮榻。



    苏四娘话不多,偶尔应付两句。



    “凤阳这边的花鼓戏还不错,玥姐儿可有闲情逸致去戏园子听戏?”江氏笑着问道。



    苏四娘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淡淡的说道:“正要禀明婶婶,在府上叨扰多时,是时候启程回青州了。”



    “怎的这么急?”江氏惊讶的挑了挑眉。



    “京都派来的人差不多该到了,若寻不着人,怕是要急了。”苏四娘解释道。到底是国公府的姑娘,虽然不受重视,但身份摆在那里,真要是不见了,怕是会连累念慈庵的师姐妹。



    苏四娘从小在那里长大,早已将那里当成了家。



    江氏想要开口挽留,却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国公府那边儿终于想起了四丫头,要接她回府,若是因为她的缘故而耽搁了,她如何能安心?



    苏四娘出门在外没带多少行李,收拾起来很方便。不到半个时辰,东西就全部打包好了。加上江氏给的一些土特产和几身新衣裳,满打满算也就三个包袱。



    “路上小心,到了青州派人捎个信儿过来。”江氏依依不舍的在门口送别。



    苏四娘难得露了个笑脸,朝着她挥了挥手。



    马车行至城门的时候,苏四娘碰到了方大夫一行人。不同于昨天的横眉冷对,方大夫竟是将姿态摆的极低,语气恭敬而客气。



    “在下有一事不解,还望姑娘不吝赐教。”



    苏四娘最不耐烦应付这些事,面色寡淡的说道:“水缸里我确实动了手脚,解毒丸的配方是先师所制,恕我无可奉告。另外,我没兴趣收徒弟!”



    三句话,解答了他心中全部的疑惑。



    方大夫张了张嘴:......



    她莫非有读心术?居然知道他想问什么!



    这姑娘真是不简单!



    苏四娘不方便透露,他也不勉强。朝着她拱了拱手,便退让到一边,让马车过去了。苏四娘一行人离开不久,又有一辆马车跟着出了城。



    “主子,前面马车里坐的是苏姑娘,她们好像也往京都方向而去。”手下尽职尽责的禀报。



    玄衣男子眉眼低垂,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握着书卷,听完帘子外头的传话,缓缓地抬起头来。外头的人等了半天也不见主子有什么指示,只得继续催马前行。



    苏四娘的身份,玄衣男子昨夜就已经知晓。出乎他意料的是,她竟是成国公的女儿!而且,还是原配所出的嫡女!究竟因为何故,棠棠国公府竟然会将一个姑娘家养在庵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