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章



    “姑娘,后面有辆马车一直跟着咱们......”出了凤阳县城数里路,不语总算是察觉出不对劲来。



    苏四娘唔了一声,漫不经心的说道:“同路而已,没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不语还想说些什么,就见不言朝着她摇头。



    大热天的赶路着实受罪!



    这不,刚动身没多久,苏四娘就闷出了一身汗。



    “我好像听到了水声?”她坐起身子问道。



    不言打起帘子朝外瞧了瞧。“路的尽头有条小溪,姑娘可要停下来稍作休息?”



    苏四娘点点头,她正有此意。



    车把式将马车赶到路边,后面的马车也跟着停了下来。若说之前同路是巧合,那么此刻对方的举动不得不惹人怀疑。



    “姑娘,他们也停下了......”不语小声的禀报。



    苏四娘回头打量了一眼,认出了后面那辆马车。驾马车的冷面男子,正是昨天夜里劫持她的那个黑衣侍卫。



    “姑娘,要不咱们报官吧?”那赶车的男子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真要动起手来,她们几个弱女子根本就应付不来。



    苏四娘垂了眼眸,慢条斯理的在溪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我饿了。”



    不言不语:......



    主子,这都什么时候了,您怎么还惦记着吃!



    苏四娘可不管什么危险不危险,就算是要去见阎王,她也不想做个饿死鬼!



    见主子这么淡定,不言不语担惊受怕的心渐渐地平复了下来。她们跟在主子身边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确实不应该如此惊慌。



    这么一想,心里轻松了许多。不言不语从包袱里拿出各种零嘴儿端到苏四娘的面前,苏四娘却直皱眉。



    “去找只鸡来,我要做叫花鸡。”她开口吩咐道。



    不言不语对视了一眼,有些为难。“这荒郊野岭的,上哪儿找去啊?”



    苏四娘昂了昂下巴,示意她们看十丈外的那群人。不巧,那冷面侍卫手里正抓着一只鸡,正要放血。



    两个丫头头一次觉得主子真难伺候!



    一刻钟后,不言和不语姐妹俩就把山鸡宰杀清理干净了。苏四娘从马车里拿出各种调料,瓶瓶罐罐一大堆。先是用盐里里外外搓上一遍,用上好的白酒匀匀的涂抹。腌制片刻之后,再将板栗辛香料填塞进肚子里,抹上一层蜂蜜,外面用芭蕉叶包了,糊上厚厚的一层稀泥。



    “姑娘,这就做好了?”不语看着那一坨泥球,表示有些失望。



    苏四娘没有吭声,继续拿着细竹签往上面扎。



    “姑娘,坑挖好了!”不言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丢下木棍过来帮忙。



    苏四娘将整只鸡埋进挖好的坑里,这才去溪边洗掉手上的泥。火堆燃烧殆尽之后,阵阵食物的清香慢慢的散发了出来,**着众人的味蕾。



    “原来这就是叫花鸡啊,还以为是架在火上烤呢!”不语深吸一口气,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不言拨开上面的一层炭火,拿着棍子将叫花鸡挖了出来。先前软软的一层泥此刻已被炭火烤干,成了硬硬的壳儿。



    苏四娘拿着木棒将泥壳敲开,散发着金黄光泽的叫花鸡便呈现在了三人面前。



    “哇,好香!”之前还满满嫌弃的不语惊喜得瞪大了眼睛。



    苏四娘拆了只鸡腿下来,剩下的全都赏了两个丫头。



    “唔,真好吃!”



    “肉质清甜爽口,外酥里嫩......”



    对面正啃着干粮的几人:......